Year 2011

飞萤终止飞行意味着更少的沙巴和砂拉越人民返家度过2012年圣诞节

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1年12月29日在吉隆坡发出的文告 当飞萤终止其飞往沙巴和砂拉越的航班后,要到沙巴和砂拉越旅行将变成更困难和昂贵。 马航-亚航的合作将导致更多航班被终止。看来亚航将成为最大的受惠者,而大马人民则受损。一边厢马航和飞萤减少航班,一边厢亚航将崛起成为主要,或唯一在特定航线服务的航空公司。例如,山打根-吉隆坡航线已完全被亚航垄断。[1] 更少航班和高价机票不但对旅客带来不方便,也对整体经济带来坏影响。非盈利研究机构REFSA指出: 更少航班意味着航空公司职员和地勤人员的工作量减少,这将导致更少的就业机会、更少收入和更少的消费力; 更少旅客意味着德士、酒店、咖啡馆、小贩和商业有更少收入和就业机会; 长期而言,更少航班意味着人们有更少的机会相见、合作、创新和创造经济活动 马航-亚航的合作本应为各造带来好处。但是,其首先导致的是飞萤收起其翅膀。 第一,国会被告知数千名柔佛居民对航班被取消感觉非常失望;报导指出,自马航-亚航合作消息公布后,飞萤的基地,梳邦机场的乘客流量减少了30%。 第二,国库控股一手主导飞萤执行董事拿督梁振栋辞职。他匆忙在2个星期内辞职,于12月10日离开。他将投入国库控股旗下另一家公司Destination Resorts and Hotels的新工作。 在 马航-亚航于8月宣布合作后,飞萤的员工对他们的前途非常担忧。这次合作协议将引入原本是飞萤的宿敌,即丹斯里东尼进入其母公司。 国库控股可能在把飞萤推向绝境,因其船长已经被调离了,而以前的宿敌成为最高管理层之一。虽然马航新任总执行长阿末佐哈里受到各方尊重,但他缺乏航空业经验。梁振栋和阿末佐哈里的经验,可能足以制衡东尼。 现在,飞萤职员要求获得拯救是最自然不过的事。不过,飞萤将会迈向自我解体。飞萤的解体对类似我这般的旅客是一个坏消息。梁振栋领导期间的飞萤让我受益良多,让我们有更多的飞行选择。 更多的联接、低价、鼓励竞争和增加消费者的选择,都是大马继续成长和发展的重要因素。 但是,由政府关联公司之国库控股和联昌国际银行CIMB联合主导让东尼进入马航的动作,导致了万千大马人民的损失。 在万千大马人受到航班取消、收入降低和就业机会减少的影响前,务必要立即停止这种垄断性的合作方式。 让新委任的阿末佐哈里有更大自主权,让东尼留在亚航,这样经济才会更有动力,大马人民才会受惠,而竞争将促使亚航和马航更强大。 再者,创造更多的航班,才会让我们的东马朋友可以乘搭廉价航班回家。 刘镇东 [1] Reduced direct flights dampen Sandakan economy – Khoo. Borneo Post online, 5 Dec 2011. Retrieved on 21 Dec 2011.

Read More飞萤终止飞行意味着更少的沙巴和砂拉越人民返家度过2012年圣诞节

民联寻求突破巫统种族论 借福利国概念摆脱困兽斗

《独立新闻在线》专访刘镇东(下) 【本刊梁康撰述/苏晓枫摄影】民主行动党秘书长选举策略顾问刘镇东点出,当前的政治舆论“战场”已受困在由巫统主导的宗教、文化及族群身份认同议题,伊斯兰党提出的“福利国”,正是让民联走出困局、将“战场”导向利于民联的政治及经济民主化议题的出口。 刘镇东(右图)引述独立民调中心自2008年大选迄今的多项民调的结果说,六成马来人知道和明白巫统贪污,但是当中愿意支持民联的马来人,最高峰则只有四成半表明愿意投给民联,还有15%是即使明白巫统贪污,但是仍然不敢投给民联。 询及这是否在于,民联一直以来突出巫统的问题,反而忽略本身作为替代政府的议题?他接受《独立新闻在线》专访时说:“巫统一直突出宗教、身份认同和族群(议题),而我们(民联)则是一直在应战,话语权并不在我们手上。” “直到BERSIH(净选盟),政治民主化的东西才打得很强。” 今年7月9日,由来自公民社会团体联盟组成的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BERSIH 2.0,简称为净选盟)成功在政府的封锁下,在吉隆坡街头号召逾五万人的集会,表达要求选举改革的意愿,政府最终也在10月期间成立选举改革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承诺正式选举改革的议题。 冀福利国开拓言论空间 记者提及马来社会对伊斯兰党在民联内的地位的忧虑,例如,在聂阿兹抛出伊斯兰刑事法课题后,有学者即表达“希望民主行动党在此课题上有所退让,好让 伊斯兰党能向支持者交代”的看法,普遍反映马来社会的忧虑。换言之,他们可能认为行动党太强势,主导民联。若追溯308后多个争议,如“阿拉”字眼课题, 伊斯兰党给马来社会感觉“都在向友党退让”,因此他们希望能在刑事法课题上,保留一些空间。 刘镇东则认为,这是在于(舆论)“战场”的关系,如今处于巫统选择的战场,即要促成民主行动党或伊斯兰党要牺牲其一的局面。 “(如今)关键在于由谁主导这个‘战场’,若继续以宗教及族群作为主打,(民联将)走不出去,并卡在那边,形同困兽斗!” 他说:“其实伊斯兰党(如今)的福利国,是经过该党内部两派十多年争执后(而达成的),(该议题)就是(为了)要带出政治民主化。” “如果伊斯兰党能够在福利国开拓(舆论)空间,‘战场’就很清楚。” 他也认为,其实民联三党对于政治民主化及经济民主化的议题大致上都已达到共识,比较棘手的则是宗教及文化议题,因此,要在来届大选走出格局,就必须主导战场,导向政治民主化及经济民主化议题。 马来社会未有舆论风潮 刘镇东他指出,其实“福利国”议题也是要尝试打破新经济政策,其实从“阿拉”字眼议题到丹州伊斯兰刑事法以前,伊斯兰党一直在尝试走在中间路线。 他认为,伊斯兰党如今要在吉兰丹州推行伊斯兰刑事法,其实存在担心失去吉兰丹州政权的考量。 “无论如何,我认为,(社会)整个大的(政治觉醒)感觉还未到,下届选举的关键及‘战场’,就是要把政治民主化和经济民主化这两个议题打出来,但是迄今(有关议题)还没有一个很强的声音。” “华人社会的感觉已经很强烈,但是马来社会还没有看到很大的论述。” 具体问及,是否要达到类似1998年“烈火莫熄”改革,他认同说,要达到像“烈火莫熄”的风潮,再进一步强化2008年308政治海啸。 “马来社会还没有达到风起云涌的地步,马来政治要(靠一股)风潮,不能纯粹只是看如何防守本身的议题,而是要带出像烈火莫熄的整个风潮,308是有一股东西,但是还没有出来。” 马来人关注公平甚于民主 询及马来社群舆论的背景,长期以来伊斯兰党谈论宗教议题,巫统则是族群议题,鲜少有关于自由及民主价值议题,因此是否要带动这些价值会比较困难,刘镇东说:“某个程度上,确实是这样,马来社会的价值可能不是民主及自由,但是却是公平。” “当然,怎样定义公平是另当别论,但是新经济政策背后的基础理论仍是公平和正义,这论述在马来社会是可行的。” 他点出:“巫统彻头彻尾的整个论述就是说,华人或英国人对我们‘不义’,所以我们今天要纠正那个‘不义’,而其论述的价值就在公平与正义,从伊斯兰或马来人要谈民主自由论述会很难,但是公平与正义却是可以谈的。” 他指出,国阵如今也频频阻拦由民联挑起的议题,并形容国阵就像“墨鱼”,就是“不管你讲什么议题,就针对你的议题反击,喷得你满身墨汁,而无法进行下一步行动。” 他点出,巫统妇女组主席莎丽查的国家饲养企业的“养牛”议题,就有一些部落客点出莎丽查的丈夫及儿子通过有关计划获得的薪水并不公平的问题,如果能更强烈地推动整个议题,这会是一个空间。 绩效论不适合马来社会 另外,对于在野党过去在非巫裔之间盛行的绩效论述,刘镇东认为,其实绩效论述不太适合马来社会,因为对马来人而言,其主流论述是认为本身为弱者,而绩效则是强调强者才能获胜,因此未来的方向应该跳脱绩效论述,以团结互助及均等机会的价值为主。 “当然,无可否认,绩效论述拥有其时代背景,即很多非马来人没有获得(公平)机会,但是我们(如今谈及)要平等机会,不在于说强者就要获得权势,关键就在如何确保强者如何扶弱。” “通过均等机会,将可以让我们跳出旧的辩论,要考虑的就是如何跳出去,从中找到交集点。” 行动党需适应时代转变 对于行动党在民联组成以前,主要政敌是马华公会,因此往往以很高的姿态批判后者有关国阵对待非巫裔的问题,然而,如今民主行动党在民联要和盟党合 作,能否适应,刘镇东认为,能否适应在于个人的看法,而他本身是在1999年加入民主行动党,即正值“烈火莫熄”改革的时代,而他个人当时就希望,该党能 够以全民姿态去面对国阵。 他也坦言,适应转变其实是每一个政党都要面对的问题,特别是民主行动党内不同领袖来自不同背景,有的是来自“烈火莫熄”背景,也有些是纯华人或纯印度人背景出生。 他也引述已故伊斯兰党主席法兹诺(Fadzil Noor)在2000年伊斯兰党大会上致词时的一段谈话,作为当前情况的借镜。 “他(法兹诺)说,我们现在突然间多了很多党员。突然间多了很多城市、不同背景的党员。我们现在不能够让这个成为culture shock(文化冲击)。我们要让这个成为我们加分的,是为我们加分的。我们要认知到,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但是,怎样从这个巨大的变化里面,让我们更加 壮大。” 刘镇东说:“我觉得,我们今天面对的东西,其实也反映出社会的改变。” 他表示,政党的作用就如一个平台,吸纳不同的东西,从而探寻出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方案。…

Read More民联寻求突破巫统种族论 借福利国概念摆脱困兽斗

巫裔游离票若转移 民联有望夺政权

(槟城24日讯)民主行动党秘书长选举策略顾问刘镇东分析指出,马来人15%游离选票如果支持民联,中央政权就很有可能易手。 他指出,根据独立民调中心3年以来的调查显示,有60%马来人知道巫统是贪污败坏的政党,不过其中只有45%支持民联,其余15%对民联不够信心。民联必须尽力取得这些游离选票的支持,如果他们都支持民联,国阵就会失去政权。 另外,针对前雪州州务大臣基尔坐牢事件,刘镇东认为反贪会存有“演戏”成分。他说,雪州还有许多贪污案件,这只是冰山一角,反问反贪会为何不调查其他案件? 他认为,反贪会必须直接向国会负责,而不是隶属首相署,因为隶属首相署的反贪会并不独立。也是升旗山区国会议员的刘镇东,是在周六移交校服予打枪埔贫穷学生时,这么表示。 刘镇东是以国会选区拨款5000令吉,协助这些贫穷学生,共有70户学生受惠。各国会选区都有进行这项援助计划,受惠学生可以获得校服、校鞋及袜 子。随后,刘镇东移交校服予其中一户贫穷学生家长刘金枝(61岁),受惠学生有3名,分别为雷瑞霆(13岁)、雷锐发(9岁)及雷卉欣(7岁)。

Read More巫裔游离票若转移 民联有望夺政权

民联寻求突破巫统种族论-借福利国概念摆脱困兽斗

《独立新闻在线》专访刘镇东(下) 【本刊梁康撰述/苏晓枫摄影】民主行动党秘书长选举策略顾问刘镇东点出,当前的政治舆论“战场”已受困在由巫统主导的宗教、文化及族群身份认同议题,伊斯兰党提出的“福利国”,正是让民联走出困局、将“战场”导向利于民联的政治及经济民主化议题的出口。 刘镇东(右图)引述独立民调中心自2008年大选迄今的多项民调的结果说,六成马来人知道和明白巫统贪污,但是当中愿意支持民联的马来人,最高峰则只有四成半表明愿意投给民联,还有15%是即使明白巫统贪污,但是仍然不敢投给民联。 询及这是否在于,民联一直以来突出巫统的问题,反而忽略本身作为替代政府的议题?他接受《独立新闻在线》专访时说:“巫统一直突出宗教、身份认同和族群(议题),而我们(民联)则是一直在应战,话语权并不在我们手上。” “直到BERSIH(净选盟),政治民主化的东西才打得很强。” 今年7月9日,由来自公民社会团体联盟组成的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BERSIH 2.0,简称为净选盟)成功在政府的封锁下,在吉隆坡街头号召逾五万人的集会,表达要求选举改革的意愿,政府最终也在10月期间成立选举改革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承诺正式选举改革的议题。 冀福利国开拓言论空间 记者提及马来社会对伊斯兰党在民联内的地位的忧虑,例如,在聂阿兹抛出伊斯兰刑事法课题后,有学者即表达“希望民主行动党在此课题上有所退让,好让伊斯兰党能向支持者交代”的看法,普遍反映马来社会的忧虑。换言之,他们可能认为行动党太强势,主导民联。若追溯308后多个争议,如“阿拉”字眼课题,伊斯兰党给马来社会感觉“都在向友党退让”,因此他们希望能在刑事法课题上,保留一些空间。 刘镇东则认为,这是在于(舆论)“战场”的关系,如今处于巫统选择的战场,即要促成民主行动党或伊斯兰党要牺牲其一的局面。 “(如今)关键在于由谁主导这个‘战场’,若继续以宗教及族群作为主打,(民联将)走不出去,并卡在那边,形同困兽斗!” 他说:“其实伊斯兰党(如今)的福利国,是经过该党内部两派十多年争执后(而达成的),(该议题)就是(为了)要带出政治民主化。” “如果伊斯兰党能够在福利国开拓(舆论)空间,‘战场’就很清楚。” 他也认为,其实民联三党对于政治民主化及经济民主化的议题大致上都已达到共识,比较棘手的则是宗教及文化议题,因此,要在来届大选走出格局,就必须主导战场,导向政治民主化及经济民主化议题。 马来社会未有舆论风潮 刘镇东他指出,其实“福利国”议题也是要尝试打破新经济政策,其实从“阿拉”字眼议题到丹州伊斯兰刑事法以前,伊斯兰党一直在尝试走在中间路线。 他认为,伊斯兰党如今要在吉兰丹州推行伊斯兰刑事法,其实存在担心失去吉兰丹州政权的考量。 “无论如何,我认为,(社会)整个大的(政治觉醒)感觉还未到,下届选举的关键及‘战场’,就是要把政治民主化和经济民主化这两个议题打出来,但是迄今(有关议题)还没有一个很强的声音。” “华人社会的感觉已经很强烈,但是马来社会还没有看到很大的论述。” 具体问及,是否要达到类似1998年“烈火莫熄”改革,他认同说,要达到像“烈火莫熄”的风潮,再进一步强化2008年308政治海啸。 “马来社会还没有达到风起云涌的地步,马来政治要(靠一股)风潮,不能纯粹只是看如何防守本身的议题,而是要带出像烈火莫熄的整个风潮,308是有一股东西,但是还没有出来。” 马来人关注公平甚于民主 询及马来社群舆论的背景,长期以来伊斯兰党谈论宗教议题,巫统则是族群议题,鲜少有关于自由及民主价值议题,因此是否要带动这些价值会比较困难,刘镇东说:“某个程度上,确实是这样,马来社会的价值可能不是民主及自由,但是却是公平。” “当然,怎样定义公平是另当别论,但是新经济政策背后的基础理论仍是公平和正义,这论述在马来社会是可行的。” 他点出:“巫统彻头彻尾的整个论述就是说,华人或英国人对我们‘不义’,所以我们今天要纠正那个‘不义’,而其论述的价值就在公平与正义,从伊斯兰或马来人要谈民主自由论述会很难,但是公平与正义却是可以谈的。” 他指出,国阵如今也频频阻拦由民联挑起的议题,并形容国阵就像“墨鱼”,就是“不管你讲什么议题,就针对你的议题反击,喷得你满身墨汁,而无法进行下一步行动。” 他点出,巫统妇女组主席莎丽查的国家饲养企业的“养牛”议题,就有一些部落客点出莎丽查的丈夫及儿子通过有关计划获得的薪水并不公平的问题,如果能更强烈地推动整个议题,这会是一个空间。 绩效论不适合马来社会 另外,对于在野党过去在非巫裔之间盛行的绩效论述,刘镇东认为,其实绩效论述不太适合马来社会,因为对马来人而言,其主流论述是认为本身为弱者,而绩效则是强调强者才能获胜,因此未来的方向应该跳脱绩效论述,以团结互助及均等机会的价值为主。 “当然,无可否认,绩效论述拥有其时代背景,即很多非马来人没有获得(公平)机会,但是我们(如今谈及)要平等机会,不在于说强者就要获得权势,关键就在如何确保强者如何扶弱。” “通过均等机会,将可以让我们跳出旧的辩论,要考虑的就是如何跳出去,从中找到交集点。” 行动党需适应时代转变 对于行动党在民联组成以前,主要政敌是马华公会,因此往往以很高的姿态批判后者有关国阵对待非巫裔的问题,然而,如今民主行动党在民联要和盟党合作,能否适应,刘镇东认为,能否适应在于个人的看法,而他本身是在1999年加入民主行动党,即正值“烈火莫熄”改革的时代,而他个人当时就希望,该党能够以全民姿态去面对国阵。 他也坦言,适应转变其实是每一个政党都要面对的问题,特别是民主行动党内不同领袖来自不同背景,有的是来自“烈火莫熄”背景,也有些是纯华人或纯印度人背景出生。 他也引述已故伊斯兰党主席法兹诺(Fadzil Noor)在2000年伊斯兰党大会上致词时的一段谈话,作为当前情况的借镜。 “他(法兹诺)说,我们现在突然间多了很多党员。突然间多了很多城市、不同背景的党员。我们现在不能够让这个成为culture shock(文化冲击)。我们要让这个成为我们加分的,是为我们加分的。我们要认知到,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但是,怎样从这个巨大的变化里面,让我们更加壮大。” 刘镇东说:“我觉得,我们今天面对的东西,其实也反映出社会的改变。” 他表示,政党的作用就如一个平台,吸纳不同的东西,从而探寻出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方案。 原来链接:专访刘镇东(下) 《独立新闻在线》专访刘镇东(上)冀民联认清弱点互补不足 刘镇东倡行动党主攻城市  

Read More民联寻求突破巫统种族论-借福利国概念摆脱困兽斗

理想的陨落

原文: 这是我很不愿意写的一篇文章。但是看到新纪元学院理想的陨落,身为校友,我痛心疾首。 我在≪华教运动,动或不动≫(新纪元学院校友会,2011)的序文打上了<告别新纪元>的标题,希望通过文字交待我们这十余年来对新纪元和华文教育的参与和思考,让现在在台面上主事的人认真读一读,让我们超越过去的思维局限,也让我个人从此告别新纪元的讨论。 新纪元校友在母校的未来方向有义务也绝对有资格发言。如果说董事和理事们出钱出力,那么校友们也出钱缴学费,更重要的是,我们付出生命中最美好的岁月,来参与这个之前不存在的教育实验。 我们到新纪元,期许以自身的生命力量,参与一个对抗主流教育思维的大学理想。马来西亚的大学,不是政府以高压管制的,就是私人盈利导向的,我们期许新纪元开出民办学府的第三条道路。 新纪元向华社募款,就不能办与政府大学或者私立学院没有两样的大学。我们的大学不必有三院九系,我们的大学也不必有数以万计的学子,更不必有百亩校地。我们需要理想和理念,以及大师,和抱有理想的学生。新纪元可以只有300名学生,甚至可以资助这300名精挑细选、接受我们理念的学生;可以没有大学的名义,但不能没有大学的理想和理念。 新纪元学院董事会和理事会日前决定在“没有别的申请者”的情况下,通过莫顺宗升任院长,让校友们痛心疾首。 董事会和理事会本身委任包括谢瑞平博士和蔡维衍博士的咨询理事会,指出如果升格大学,莫顺宗先生不符资格担任校长。我一向主张新纪元必须以“现在已是大学”的意识基础来办校,不能让华教运动向来反对的政府来定义什么叫大学。我们必须在思维上超脱对手的格局,才有开创新局的可能。 委任只有行政经验、没有全面学术经验、没有国际学术学刊出版资历的莫顺宗升正院长,我们跟政府大学委任没有学术资历的行政人员担任校长没有什么两样。 根本的问题是,新纪元诸公没有认真地寻找大师,或者完全就不理解大师之于大学的重要。一所没有大师的大学,就是一所没有灵魂的大学。有人说,新纪元请不起大师。我说,还没有找,怎么知道请不起?有想过要找吗? 我们总不能把新纪元当杂货店来办。董教总、新纪元反建制、反对现有教育格局的理想性格在哪里?新纪元诸公到底有开创新局的思维吗?新纪元学院这样下去,只是继续失去方向,继续陨落。 我明白很多前辈的确在推动新纪元付出了很多努力。但主事的几位负责人对大学没有概念,在几回的争议当中,浪费了十余年的岁月。如果主事的人觉得很难做,反躬自省时也觉得做下去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只能端出让大家感觉理想陨落的安排,我建议现有的负责人全退,让新纪元有新的开始,让新一代的领袖重新为新纪元寻找契机。 (星洲日报/言路.作者:刘镇东.国会议员)  

Read More理想的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