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市民的大同理想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选贤与能,讲信修睦 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
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
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男有分,女有归
货恶其弃於地也,不必藏於己
力恶其不出於身也,不必为已
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
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礼运: 大同篇》

《小市民的政治经济学》希望在众声喧哗中,让政治经济学的讨论,回归到人本的关怀。“小市民”笼统地指涉在政经权力中心以外的人们,而《大同篇》寥寥数语勾勒出现实中可能实现的理想国。

在这个从来没有深度讨论意识形态和政策的国度,经历了马哈迪超英赶美式的疯狂,关于经济的讨论,如果不是好大喜功,就是假公济私,背地里都要承载政府总体机能逐渐衰败的惨况,最终都是荒腔走调的决策。

在定期民主选举的压力下,推出各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政策方案是世界各国政治决策者的通病。在马哈迪式个人化领导模式底下,权力和资源集中在首相署,决策权力也集中在首相一人的好恶,往往脚痛当头痛医,如迁都布城最初的目的是解决吉隆坡的交通阻塞问题。

在现实世界里,人力、物资和时间都是有限的资源,都需要社会总体通过政治决策过程做出抉择,而抉择的代价是机会成本。例如,如果把政府投入在生产、经营、销售国产车的同等人力、物资和时间投入发展世界级的公共交通系统,则马来西亚早已没有人需要开车。

头痛医头、甚至脚痛当头痛医最大的弊端,是忘了经济就像人体,牵一发动全身。决策者只关注个别的项目和计划,看不到政策与政策之间的连接和相互影响,甚至盲目乐观地期待许许多多的个别项目最终效力于总体的福祉。

但要怎样做抉择?政治的最高体现是价值的分配,价值取向清楚以后,资源分配以及资源的使用顺序,就可以比较清楚的确立。意识形态的辩论之所以重要,在于协助价值的确立。

无论如何,就算意识形态的辩论不充分,政治经济决策也应该回归人本精神。人的躯体和精神恒常地要面对生、老、病、死,在物质面上则要解决衣、食、住、行的需要。决策者时刻都要问,政府在面对人的必然经历和人的基本需求做了什么?如何营造“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条件?

然而,我其实不是在谈“福利”。头痛医头的另一个表征是假设穷人都在等福利援助。当前欧美国家,尤其保守党-自由民主党执政的英国,在辩论如何确保福利金不会导致债务高涨,然后指涉穷人都是懒人。

马来西亚的经济辩论有一条主线是“扶弱”对“绩效制”。事实上,“绩效制”背后隐藏着某个程度的精英主义。“团结互助”(solidarity)或许是终结这个辩论的第三条道路,既不以施惠者的角度假设受援者是弱者,而是认知到人的无限潜能与对机会的渴求。

关键在于“壮有所用”。政府最重要的责任,就如凯恩斯发现的,是在就业上确保大部分的工人工字能出头。在2011年的世界经济论述当中,就是缺了政府在促进就业机会的职能的讨论。总体而言,就业、房屋、交通、土地运用、金融融资,都不能个别看待,而必须全局规划。

政治经济学的论述,以及论述的结果 — 政策,是有血有泪的。例如,因为贫穷而被迫骑电单车、在车祸中死亡或伤重的人们,都可以把他们的命运追溯到马哈迪的国产车计划与其机会成本上。

政治不是剧场,经济决策与人和生命息息相连,唯有回归人本,回到小市民的生活,才有大同的可能。

《小市民的政治经济学》的序文择要。

《星洲日报》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