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October 2011

许光道文集与潘永强新著-下星期二办推展礼暨讲座

马来西亚政论家许光道文集《宁我是灯》及潘永强新著《我们的时代精神》即将面世,新书推展礼暨讲座会将于11月1日(星期二)晚7时45分,在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举行。 林连玉基金顾问黄明治先生及资深评论人李万千先生将主礼新书推展,随后由民间学者孙和声、政界新星刘镇东、年轻学人饶兆斌主讲“知识分子与时代精神”讲座。 1980年代是马华舆论界气象开阔的时代;各方健笔之中,许光道(驼侠)是特别引人注目的名字,因为他见解独到,敢言人所不敢言。《宁我是灯》收录当年轰动一时的专论文章,让读者回顾这位政论家的独特风格。 《我们的时代精神》收录学者潘永强对近年时局的精彩评论,分析施政失误、宪政失序、政党失职、政治失调、公民社会失灵等弊病所构成的国家衰败、精英堕落和底层破碎,并指出局部改革不会带来实质效果,只有反映时代精神的政经变革才有意义和价值。 该活动由隆雪华堂社经委员会(电话:03-2274 6645)及燧人氏事业联办,入场免费,欢迎公众出席交流。现场将展售燧人氏事业及其它本土新旧书籍,皆有特价优惠。 《宁我是灯》定价RM24,厚246页;《我们的时代精神》RM22,199页,由吉隆坡燧人氏事业出版(电话012-310 3300),从11月中旬开始可在各大书局买到。 隆雪华堂社经委员会、燧人氏事业 敬启

Read More许光道文集与潘永强新著-下星期二办推展礼暨讲座

罪案

本周遇到的事,刚好环绕罪案的话题。 10月26日星期三在寰宇电视预录本周政论节目——《新闻多看点》,刚好主持人萧慧敏前一晚开车车镜遭砸碎抢劫,在中文媒体和面子书引起涟漪。10月24日在国会部长希山慕丁总结内政部预算案辩论时,与他一来一往问了几道问题。 萧慧敏被抢引起大家热切关注当然因为她是公共人物,但也证明了她本身的经历绝非个案,而是一再地显示出罪案状况普遍日益严重,经历过或者见证或者听说的,大家都满肚子气憋了很久。 社会现象的发生事出必有因。社会其实像人的身体,牵一发动全身。有时脚痛可能和脚没有直接的关系,可能是脊椎的神经线出了状况。因此,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一定能解决问题。脚痛当头痛医最终把好好的病人医坏。最怕途中遇到个牟利的药商,乱开贵药自肥。 涉及财物的罪案何以发生?我的解释很简单,劫匪第一次抢劫多少和社会贫富差距、失业、就业不足、工资过低等有关系,是经济结构的问题。劫匪第二次抢劫可以归因于第一次抢劫没有被抓,是警察效率的问题。 从2012年财政预算案看来,政府不管国际经济全面衰败的格局,闭门造车高喊明年经济成长5-6%;也忘了国际危机的根源是金融衍生产品危机,大谈在吉隆坡设立国际金融中心;也无视国际屋业行情逐渐泡沫化,继续畅谈屋业发展作为刺激国内需求的主要领域。 当经济政策不着边际、不切实际时,罪案累累无疑反映出社会生病了。我说社会生病不是道德化的说法。我说的是政策没有处理好问题的症结,没有照顾好需要照顾的事情。 我国6成人口家庭收入每月不超过3000令吉,4成收入不超过1500令吉。面对突然爆发的通货膨胀,生活吃不饱、饿不死成了共同的窘态。政府除了抄袭民联预算案关注6成人口的说法,并宣布每户获得500令吉津贴之外就毫无对策。 民联提出要推行最低工资、要通过产业提升和自动化减少依赖外劳、要奖励托儿服务鼓励中下层妇女就业以提高家庭整体收入,也提出要改善公共交通、房屋和公共医疗以便增加国内的可支配收入,最终要打破垄断、打破官商寻租活动进一步增加国人的可支配收入。 和部长希山在议会厅内的一问一答,只能说百般无奈。警察的预算案一年比一年高(2010年45亿、2011年57亿、2012年63亿)。但我们并没有具体感觉到更安全。 从警察的人员调派就能明白这个政府关注自己的“安全”,多于你和我和路人甲乙丙丁的安全。从2005年警察皇家委员会改革报告书至今,刑事调查组(调查罪案)和政治部(跟踪政治人物)的人员编制一样多;过时地针对马共而设置的普通行动部队(前野战部队)在森林里就有过万人的编制,城里做巡逻的则少之又少。 抢劫罪案频频发生,源自于资源分配结构与城市设计的困顿,以致人人时刻都成为了潜在的受害者,人们开始相互猜疑与互不信任,更不利于治安改善的问题。媒体偶有报导劫匪当场被公众处于“私刑”,一再凸现警察与政府职能的失灵,也不利于我们共同建设一个宜居的城市。

Read More罪案

槟快捷通管理不善 3年少收车费114万

总稽查司报告指出,槟城快捷通公司(Rapid Penang)从2007年成立以来至2010年为止,因管理不善导致少收的车费竟高达114万令吉;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希望由州政府来管理快捷通,因为中央政府并不了解槟城公共交通工具的状况。 据稽查报告指出,由于巴士司机不允许直接向乘客收取车费,乘客必须将车钱投入收费箱内,因此司机往往无法确保乘客缴付正确的车钱。 稽查署官员也发现,当司机将车钱移交保安公司之前,没有一套机制,点算巴士每天的行程究竟收取了多少车费。此外,保安公司点算车钱时,快捷通公司也没有派人监督点算的过程。 该报告指出,槟城快捷通公司自成立以来便一直处在亏损的状态,2008年的税前亏损达767万令吉,2009年的税前亏损更达到1068万令吉。 刘镇东冀州政府接管 因此,刘镇东在接受《光华日报》电访时指出,中央政府应该将快捷通交由州政府管理,这样才能建立一套完善的管理制度,避免继续有更多的亏损。 他说,中央政府“山高皇帝远”,无法有效地监督公司运转及配合槟城的交通状况,作出更好的一套措施,因此由州政府来管理会更妥当。 不过,刘镇东也表示人民并不习惯乘搭公共交通,因此大马的公共交通会亏损是“正常”的情况,但管理得当将减少亏损。 《光华日报》

Read More槟快捷通管理不善 3年少收车费114万

黑天鵝

纳西姆.塔雷伯(Nassim Taleb)的畅销书《黑天鹅》(The Black Swan)讲述这个世界其实是由许多原本被视为不可能的事件所形塑。很多我们事后孔明般认为理所当然的是事情,在事发前都被认为极不可能。 常识告诉我们天鹅都是白色的,所以也让我们很少意识到黑天鹅的存在。看来我们并没有质疑直觉(counter-intuitive)的天赋。 相对于2011年初的格局,世界政治局势出现超出一般想象的局面。这些变化都是无法逆转的和永久的,而且在未来重新定义整个世界。 没有人预料到中东会爆发阿拉伯之春。同样地,新加坡选举刮反风、伦敦骚乱、印度的反贪示威、智利的要求高教免费运动,到现在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利比亚强人卡达菲倒台、死亡,都是今年年初时始料未及的。 以后,当我们回过头来,2011年对世界史也许会像1968及1989年一样重要。1968年我们共同见证了反越战示威掀起的浪潮触发全球性的反建制运动。1989年东欧解体大概是上个世纪令人最意料之外的景观。 正如1968和1989年,既有的世界政治和经济秩序也在2011年逐步崩解中,但新的世界秩序却仍未成形。 当我们无法预知黑天鹅是否即将莅临大马时,马来西亚展现着巨大且刺眼的经济、政治和人口结构矛盾。 在经济方面,有六成人口每月家庭收入少于3千令吉;而最底层的四成人口的家庭收入则少于1500令吉,其中原本应备受保障和优惠的土著却占了这个阶层的三分之二。 无可否认地,当经济稳定成长时,这群低收入群体仍可苟且生存。可是,一旦通膨突然在经济放缓时无预警地闯入,那将难以维持平衡。 在乡村地区,只要气候许可,许多村民都靠耕种农作物和饲养家禽来维持半自供自给的生活。但是住在城市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家庭一旦碰到经济萧条时根本无路可退。 对一个成长缓慢、国力薄弱的国家来说,这是一项严峻的挑战。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我国的城市人口在2008年占了70.36巴仙,是1980年的35巴仙的一倍。 这将挑战执政党的正当性。对城市居民而言,他们可以轻易地接触面子书和其他社会媒体,资讯来源多元且不易被政府封锁控制的。每天在城里碰到到处炫耀财富的朋党,已侵蚀了巫统自称拥护马来人的基础。 巫统一再地在选举中生存下来全靠大规模的选区划分的不公与不均。65巴仙的席位都在乡村地区,例如,加埔区(Kapar)在今年第一季据称有 122,011名选民;而2008年大选时有104,185名选民,巫统席位平均选民人数则为49,429名选民(根据2008年大选数据)。 透过操纵选举制度,巫统扩大了犹如“定存”的选民群体,其中包括巫统成员、公务员、警卫部队、武装部队、联邦土地局垦殖民,及沙巴和砂拉越的土著。 事实上,巫统是个维护狭隘既得利益的政党。在2008年的全国大选中,共有1060万人登记成为选民,其中将近245万人没去投票。国阵拥有51.4巴仙的多数选票,反对党则获得48.6巴仙的选票。 根据选举委员会,共有1598万名公民在2011年8月已年满21岁。但截至今年6月,只有1227万人登记成为选民。换句话说,还有23巴仙或370万人还没有登记履行他们投票的义务。 黑天鹅有可能会出现在下届大选的初次投票的200万名选民中——130,000(估计数据),276,621(选委会数据)及851,260(选委会数据)人已分别在2008、2009和2010年登记。预计共有900,000新选民在2011年登记。 必须承认的是,通过有问题的登记制度登记的新选民肯定大有人在,例如正在进心中的漂白计划,将外籍劳工变成有选举资格的公民,并且集中在民联的边缘席位,那将对国阵十分有利。当年2004年回教党在丁加奴的经验就是一个实例。 不过,真正的选民可能还是远远超过幽灵选民的人数。 典型的新选民一般都是年轻的城市选民,而且马来人多于非马来人。马来西亚有50巴仙人口小于25岁,70巴仙小于40岁。这正是阿拉伯之春的人口特征。 显然,2012年财政预算案并未提及经济鸿沟的问题,也没有为40以下的年轻人提出任何远景。从政治层面来看,早前提出修订安全法令的建议,早已无法满足人民越来越殷切的盼望,以建立一个更民主的社会。 这些经济、政治和人口结构的矛盾,都有可能导致黑天鹅出现在马来西亚。 火箭报

Read More黑天鵝

刘镇东要求首相解释 报告迟呈国会原因

行动党升旗山国会议员刘镇东要求首相拿督斯理纳吉,针对2010年度总稽查司报告延误2个星期才提呈国会,作出解释。 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时,这么表示。 “国会现在已经结束针对财政预算案政策层次的辩论,(纳吉)结束了才来公布(总稽查司报告),议员没有机会在辩论预算案的同时,针对2010年度总稽查司报告进行辩论,首相必须作出解释,为什么总稽查司报告延误了2个星期才提呈(国会)。” 他说,总稽查司于周五发表的文告中指出,国会自1982年以来,总稽查司报告必须经过内阁阅读后,才进行公布。 “按照英国国会传统,总稽查司报告必须是在国会辩论预算案之前提呈,并指纳吉此举经已违反国会精神及传统的做法。” 他质疑,纳吉延误提呈报告是基于政府外国顾问团的建议,以便将名为“转型财政预算案:维护人民及国家和谐”的2012年度财政预算案的利好消息,与2010年度总稽查司报告的坏消息,分开作出公布,转移视线。 “我想,这些外国顾问是建议将好消息与坏消息分开公布,这也不符合国会精神,政府也必须作出解释。”

Read More刘镇东要求首相解释 报告迟呈国会原因

The Black Swan

Nassim Taleb’s bestseller “The Black Swan” talks about a world shaped by highly improbable events. He argues that most of what that we take for granted after the event was considered impossible before the event. We know swans are white and that acquired common sense…

Read MoreThe Black Swan

林冠英:竞选主要选区-许子根应领军檳上阵

民主行动党全国秘书长兼檳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认为,民政党全国主席丹斯里许子根博士必须领军在檳上阵,否则,对方的立场將站不住脚。 他说,许子根是一党主席,必须到该党主要竞选区上阵。许氏目前的情况与他在2008年大选时一样,当时他必须带领行动党在竞爭激烈选区上阵,这是他的责任,他別无选择。 “无论你(许子根)要如何形容檳州是民政党‘归零地’,或是具竞爭性的州属,你都必须要领军,你没得选择。” 他否认他上述说词是激將法,他只能说,若许子根不返檳,將令该党晚节不保,也只能说后者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他说,从政治策略而言,一名领袖必须带领其军队攻打最重要及具挑战性的战区,若不这么做,那他就完全站不住脚了。 他週日晚出席檳州行动党举办的“大选预算案?!”讲座会后,向记者是指出。 林冠英在记者会上针对许子根日前出席民政党全国代表大会时指將在下届大选继续领军该党领袖及候选人上阵一事,作出反应。 许子根別无选择 林冠英强调,政党的领袖,许子根必须这么做,对方別无选择,否则,就別再担任党领袖。 当被询及许子根在檳上阵是否对行动党有利时,他说,既然巫统已指该党必须夺回檳州政权,所以,行动党必须更严正的看待这项挑战。同时,人民也必须探討一旦檳政权落在巫统手中,檳州將面对的危机。致於是否对行动党有利,则交由人民自行判断。 对於民政党党员建议许子根以“王对王的方式”在峇眼上阵有何看法时,林冠英不愿回应,只说一切交由民政党决定。 “无论国阵派出任何候选人上阵,我们都会以平常心面对他们,尊重他们。” 会上,他调侃自称已鉴定了他的弱点的民政党檳州联委会主席拿督丁福南,是何时告知他本身的弱点的?同时,他还向丁福南致谢,並声称会针对其性格弱点作出改善。 黄泉安讥许子根好“功夫” 行动党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在会上借机讽刺许子根“功夫”了得,即使被促下台,仍可无视它,还想著在下届大选继续领军。 他说,上台靠机会,下台靠智慧,然而,许子根遭批评,受促下台,仍可不当一回事。 会上,他也批评我国明年度財政预算案是一个没有架构的改革,只让部份人民受惠,並未谈及国家未来的发展及更多惠及全民的政策。 他说,既然国阵要拨款,就应向檳州民联政府学习,每年制度化拨款,而非5年一度。 曹观友抨国阵不会理財 行动党檳州联委会主席曹观友针对首相日前宣佈的明年度財政预算案批评国阵不会理財,若继续让我国財务出现赤字,恐怕不用等到2019年,我国已破產。 他说,一位精明的理財者,必须確保收入多过开销,且还得有一定的储蓄,然而,国阵却没这么做,还在財政预算案出现赤字的情况下大派钱。 他相信,首相及財务顾问也了解这道理,然而,他们却不加理会,旨在收买选票。 他认为,这种腐败的政府应当被替换,才有望为国家与国民改运。 檳州议席巫统佔多数 首长职决定权仍归巫统 尽管首相兼巫统全国主席拿督斯里纳吉日前已保证巫统將不会夺檳首长的职位,表面上平息檳首长的爭议,惟,林冠英仍继续谈论此课题,並坚信一旦国阵夺得檳州执政权,无论谁出任首长一职,都不会是人民的首长,而是巫统的傀儡首长。 他在讲座会上主讲时表示,虽说巫统不会爭檳首长一职,但並未道出若巫统领袖不出任首长,该由谁来担任首长。 林冠英认为,以巫统在檳州议席的分配占多数,即15席,一旦该党获得全胜,巫统还是王者。尽管民政党、马华及印度国大党分別贏取全部议席即13、10及2个议席,一切决定仍就交由巫统决定。 他说,檳城与霹雳州有別,尽管霹雳州多数议席由行动党获得,但基於该州宪法已阐名霹雳州务大巨必须由巫裔回教徒出任,因此交由伊斯兰党决定,然而,州宪法內並未清楚阐名这一点。 因此,他促请檳民认清这一点,为我们的下一代著想,在下届大选时必须作出正確的选择,不要再让自己成为国阵的牺牲者。 《光明日报》

Read More林冠英:竞选主要选区-许子根应领军檳上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