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间

在政治上,中间总是令人难以捉摸,但只要任何一个政治联盟能够站稳中间路线,跨越种族、宗教、地域(沙巴、砂拉越),就有机会拿下中央政权。

国阵是目前世界上经选举执政最久的政权,其前身联盟首次在1955年联邦选举中,就已赢得政权成为自治政府。

国阵政权能够如此长命,都必须归因於善用萝卜与大棒策略的缘故。萝卜从把发展合约赠给大亨钜子到恩庇巫统的乡村基层不一而足;而可怕的大棒,则让异议人士在无审讯的情况下直接被逮捕扣留数年,甚至媒体也遭静音。

但是,国阵长存还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因为没有替代选项。

或更精确一点的说,国阵运用萝卜与大棒策略确保没有任何类似国阵的替代联盟得以存在。

马来西亚当前的政治格局,国阵长久以来架设了一个制度,一方面让自己一党独大,然后利用狭隘的种族思维划分两个反对党——将回教党划为回教徒、民主 行动党是非马来人政党,让在野党一直很难成为单一替代政府。与此同时,国阵将自己包装成“中间”联盟,伪装自己横跨各种族、宗教及区域,照顾全民的利益。

在没有干净与公平的选举体制与公正的媒体情况下,任何中庸的中间替代联盟都会在一冒起时就遭到无情摧毁。

从1964、1974、1982、1995到2004的全国大选,我们都看到国阵因不同的原因几乎横扫各个族群的选票。1978年及1986年全国大选,国阵拿下各个族群的选票,唯独惨输华人票。

各族群反建制大风分别在1959、1969、1990及2008年吹起,选票以不同程度转向在野党,其中,只有1999年是个异数,马来票大幅靠向在野党,但同时,有超过半数的华裔选票应该是反建制的,却因为害怕回教国及印尼反苏哈多暴力复制的阴影下,把票投给了执政党。

在1990年全国大选,以国阵在中间、两反对党为旁支的结构几遭攻破,但却在选战最后几天出现变数,登姑拉查里在沙巴戴上看似十字架的卡达山头饰的照片,遭国阵利用抨击为背叛马来人之举。当时,大部分的华裔及近半数的马来人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替换政府。

自2008年全国大选以来,国阵要赢得下届大选的方程式,就是绝不承认两线制的事实,因为国阵只是得到51%选票支持。事实上,国阵在西马只赢得49%的选民支持。

国阵除了打压在野党在媒体报导上曝光的空间,同时也发展出三大策略,一是摧毁安华作为候任首相的威信;二则诱导回教党领袖进入“马来人─回教徒”的排外论述当中;三就是把行动党描绘成极端的坏人。

所以,自2008年3月全国选三年半以来,民联所达成的成绩不可轻视,迄今为止,民联都还牢牢站稳中间道路的立场。

目前,非传统媒体的发展要比20年前更加成熟,同时,我们也有高达70%的人口居于城市地区,更容易接触到不同的意见与声音;相比之下,我国在1980年,不过只有35%城市人口。

另一方面,当希山慕丁自2005年7月挥舞短剑,巫统就由右翼主导政策,他们就已经将政治中间路线拱手相让在野党。而且,到目前为止,民联依然踞守中间。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