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门造车

马来西亚经济是世界上依赖外贸比重非常高的国家之一,然而国内的政治辩论却避而不谈,往往是在不同的程度上重复土权会依布拉欣阿里式的闭门造车阿Q精神。

讨论当代社会变迁,有两个精彩的非主流说法值得我们关注 — “蝴蝶效应”和“黑天鹅”。蝴蝶效应指人类社会与自然世界相符,个别蝴蝶在亚洲的某个角落振臂,最终可能在千里之外纽约等地掀起千层浪。经济像人体,必须整体勘察,不能头痛医头,更万万不能脚痛当头痛医就是此理。

“黑天鹅”则指天鹅都是白的,黑天鹅的出现几乎不可能,因此人们在认知上排除黑天鹅的存在。这就像完全浸淫在现实世界的政策制定者、经济学者、商人等,无法想象现有的制度和格局会在目前仍无以察觉的未来危机中重新洗牌。黑天鹅不是没有,只是我们还没看到。就像阿拉伯之春,在2010年杪看来,是多么的不可能,2011年结束前,我们已经经历了新加坡的选举震撼、伦敦骚乱、印度的反贪示威、智利的要求高教免费运动、连华尔街也闹占据了。

辛亥革命百年,意外买到一本精彩的书–雪珥著《辛亥:计划外的革命–1911年的民生与民声》。按作者的铺陈,辛亥革命可以追溯到1910年中。橡胶在美国福特公司开发廉价的T-Model车款以来,胶价不断上升,橡胶股到了1909年也成为全球瞩目的炒卖项目。疯狂的橡胶股自1909年起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海众业公所)炒卖,至1910年中开始泡沫化且突然崩盘。橡胶股崩盘,引出四川铁路公司负责人亏空公款炒股的丑闻。当时修建铁路都交由贪腐严重的私营化作业,其中川路又向全省农民强行征收股金,铁路没修好,钱却没了,引发农民“暴动”。长话短说,武昌起义之所以发生在武昌,因为当时武昌的重兵都调去四川镇压暴动,留下了空隙。算是没有计算到“黑天鹅”出现的一例。

当时世界最大的橡胶产地是马来亚,所以某个程度上大清帝国的崩解像蝴蝶效应般,与我们的土地有着间接又直接的关系。其中一间上市的橡胶公司还叫做“Kota Bahroe Rubber Estate Ltd.”,足见当时世界经济体系趋向一体化,各方因而相互牵连。

马来西亚的经济与世界的关系也不是昨天才开始。大量华裔新客南来卖猪仔始于1860年代,恰好因为美国内战是史上第一个靠锡制容器携带粮食的战争。印裔大量迁徙而来则与美国汽车工业的发展和第一次世界大战大量使用天然胶当轮胎有着莫大的关系。

话说回头,2012年财政预算案,估计明年经济成长5-6%,一切歌舞升平,什么欧元危机、美国严重的就业问题、日本增长停滞等等,都是反对党杜撰的谎言,与国内经济

毫无关系。马来西亚的发展就这样闭门造车地驶向未知,在下一个蝴蝶效应和黑天鹅事件中才又自圆其说一番。

原文
《星洲日报》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