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竞选主要选区-许子根应领军檳上阵

民主行动党全国秘书长兼檳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认为,民政党全国主席丹斯里许子根博士必须领军在檳上阵,否则,对方的立场將站不住脚。

他说,许子根是一党主席,必须到该党主要竞选区上阵。许氏目前的情况与他在2008年大选时一样,当时他必须带领行动党在竞爭激烈选区上阵,这是他的责任,他別无选择。

“无论你(许子根)要如何形容檳州是民政党‘归零地’,或是具竞爭性的州属,你都必须要领军,你没得选择。”

他否认他上述说词是激將法,他只能说,若许子根不返檳,將令该党晚节不保,也只能说后者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他说,从政治策略而言,一名领袖必须带领其军队攻打最重要及具挑战性的战区,若不这么做,那他就完全站不住脚了。

他週日晚出席檳州行动党举办的“大选预算案?!”讲座会后,向记者是指出。

林冠英在记者会上针对许子根日前出席民政党全国代表大会时指將在下届大选继续领军该党领袖及候选人上阵一事,作出反应。

许子根別无选择

林冠英强调,政党的领袖,许子根必须这么做,对方別无选择,否则,就別再担任党领袖。

当被询及许子根在檳上阵是否对行动党有利时,他说,既然巫统已指该党必须夺回檳州政权,所以,行动党必须更严正的看待这项挑战。同时,人民也必须探討一旦檳政权落在巫统手中,檳州將面对的危机。致於是否对行动党有利,则交由人民自行判断。

对於民政党党员建议许子根以“王对王的方式”在峇眼上阵有何看法时,林冠英不愿回应,只说一切交由民政党决定。

“无论国阵派出任何候选人上阵,我们都会以平常心面对他们,尊重他们。”

会上,他调侃自称已鉴定了他的弱点的民政党檳州联委会主席拿督丁福南,是何时告知他本身的弱点的?同时,他还向丁福南致谢,並声称会针对其性格弱点作出改善。

黄泉安讥许子根好“功夫”

行动党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在会上借机讽刺许子根“功夫”了得,即使被促下台,仍可无视它,还想著在下届大选继续领军。

他说,上台靠机会,下台靠智慧,然而,许子根遭批评,受促下台,仍可不当一回事。

会上,他也批评我国明年度財政预算案是一个没有架构的改革,只让部份人民受惠,並未谈及国家未来的发展及更多惠及全民的政策。

他说,既然国阵要拨款,就应向檳州民联政府学习,每年制度化拨款,而非5年一度。

曹观友抨国阵不会理財

行动党檳州联委会主席曹观友针对首相日前宣佈的明年度財政预算案批评国阵不会理財,若继续让我国財务出现赤字,恐怕不用等到2019年,我国已破產。

他说,一位精明的理財者,必须確保收入多过开销,且还得有一定的储蓄,然而,国阵却没这么做,还在財政预算案出现赤字的情况下大派钱。

他相信,首相及財务顾问也了解这道理,然而,他们却不加理会,旨在收买选票。

他认为,这种腐败的政府应当被替换,才有望为国家与国民改运。

檳州议席巫统佔多数 首长职决定权仍归巫统

尽管首相兼巫统全国主席拿督斯里纳吉日前已保证巫统將不会夺檳首长的职位,表面上平息檳首长的爭议,惟,林冠英仍继续谈论此课题,並坚信一旦国阵夺得檳州执政权,无论谁出任首长一职,都不会是人民的首长,而是巫统的傀儡首长。

他在讲座会上主讲时表示,虽说巫统不会爭檳首长一职,但並未道出若巫统领袖不出任首长,该由谁来担任首长。

林冠英认为,以巫统在檳州议席的分配占多数,即15席,一旦该党获得全胜,巫统还是王者。尽管民政党、马华及印度国大党分別贏取全部议席即13、10及2个议席,一切决定仍就交由巫统决定。

他说,檳城与霹雳州有別,尽管霹雳州多数议席由行动党获得,但基於该州宪法已阐名霹雳州务大巨必须由巫裔回教徒出任,因此交由伊斯兰党决定,然而,州宪法內並未清楚阐名这一点。

因此,他促请檳民认清这一点,为我们的下一代著想,在下届大选时必须作出正確的选择,不要再让自己成为国阵的牺牲者。

《光明日报》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