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November 2011

国会与预算

国会下议院于11月23日经过8天的政策辩论和12天的“委员会阶段”辩论,通过了总值2320亿令吉的2012年财政预算案。值得反思的是,到底我们的议会制度,纯粹只是橱窗,还是可以把国民对政府的期望化成政策? 国阵在2009年12月差点无法通过2010年预算,最终议长一再拖延会议,等到首相纳吉和翁诗杰等人从吉隆坡中华独中的活动返抵国会才投票,以66票比63票惊险通过。 经此一役,国阵在大部分的时候都部署近70名左右的议员驻守国会,以便在野党要求算票时超过反对党的席次。国会一般以“声音投票”通过法案,谁大声就谁决定。 这次也不例外,国阵总动员满朝高官在国会等着通过2012年财政预算案。由于国会没有真正的委员会制度,耗时12天所谓的“委员会阶段”其实只不过是把国会开会权杖降下,改称国会议长为“委员会主席”,但在同样的会议大厅,所有议员都能参与辩论。 就这样,议员们如赶场般把25个部门的预算草草了事,有些部门三个小时,有些部门五个小时的辩论就算交差。 民联的替代财政预算案就建议成立7个每个20名议员左右的国会委员会,按照领域长期监督,包括一、国务与国际事务部门(首相署与外交部等),二、经济与财政相关部门,三、安全相关部门,四、教育、人才与就业相关部门,五、农业与乡区发展相关部门,六、基本设施、资源管理与环境相关部门,七、社会福祉相关部门。 最后一晚最后一个部门是内政部的预算。总动员的国阵议员,在晚上近10时,每每遇民联议员向负责总结的副部长附加提询时都表现得不耐烦,都那么迫切地通过预算回家去。 我恰巧成为本次预算案辩论最后一名参与辩论的议员,针对内政部预算案时质询政府是否打算废除死刑,或者至少暂缓执行死刑。也质疑政府何以没有要求警方专注治安问题而不是在政治上扮演角色。 目前警察负责侦查异见人士的政治部与负责整治罪案的刑事调查组人员编制一样多,显然没有把小市民的治安问题当作警方首要工作。警察部队竟然仍在预算当中指出“共产党”是情治单位的查询对象。 单是在本月,就有四名我认识的人被打枪,其中有三人是受伤的。坐在国会大厅,看着执政党嘻哈之间草草通过了预算案,在想,到底坐在议会里的人,有多少理解民瘼? 《星洲日报》言路  

Read More国会与预算

马华派钱吹响选举结集号-刘镇东指国阵剽窃左

马华日前宣布派发100令吉给乐龄党员之举,被对手视为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正在吹响“选举结集号”的动作,动员党员为大选备战。 行动党全国大选备战委员会文宣组组长丘光耀认为,蔡细历是觉得马华基层不管是老中青,都已经失去了热情与理想,才会想到派发100令吉给乐龄党员,让马华在大选时动起来。   “蔡细历可能认为马华已动不起来,才想要发钱推动基层。” 蔡细历日前宣布,马华准备耗费3千万令吉,以颁发100令吉给30万名60岁以上的党员,至于党员的新生儿将会获得200令吉。 丘光耀昨晚是在“大马政治改革论坛:向左走,向右走?政治意识形态对对碰”论坛上,如是表示。 这项在隆雪华堂举办的论坛,主要是配合行动党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新著《小市民的政治经济学》而举办,旨在探讨左派思维与意识形态论述重要性。 攻城拔塞应有意识形态  丘光耀强调大马民主制度仍流于“选举运动”,行动党不应该成为一个只是推动选举而已的政党,应更深入探讨国家政策。相信大选将在百天之内举行的丘光耀坚持,民联3党若要攻下布城,就必须拥有本身的意识形态论述。 不过在马来西亚提出政治论述,却要面对重重的困难,尤其是时机错误及遭到炒作及扭曲。他举例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发表公务员瘦身论,结果惨遭巫统喉舌《马来西亚前锋报》炒作为种族议题,变成马来人饭碗议题,就连行动党领袖都不愿出面力挺,导致潘俭伟被迫转去挑一马人民商店售卖劣质品议题。 “有时领袖也必须考量现实问题,不得不说言不由衷的话。”   熟悉背景再拟公共政策    刘镇东则认为,民联在拟定公共政策时必须深入了解公务员的组成背景。   他举例,大马警员人力不足,主要在于文警太多,政治部就有5000人,而参与刑事工作的则有9000人。   “我们有3000名红头兵(联邦后备队),负责镇压集会;还有,在森林里对付共产党的普通行动部队,则有1万5000人。” 前首相曾是费边社成员 刘镇东指出,大马因缺乏辩论及论述,在公共领域需求上就无法与时并进,虽然民间社会已准备更细致探讨问题。他指出,我国当权者一方面打压左翼,然而另一方面却剽窃左派政策,这包括苏联使用的5年计划,以及史大林的新经济政策,这也用在大马。   他透露,就连已故首相阿都拉萨率先在彭亨落实的垦殖民计划–联邦土地发展局,都曾在韩国收伏左派时派上用场。   刘镇东表示,韩国当时提供廉宜租金农耕地给最顽固的左翼份子,而身为英国社会主义组织费边社会员的阿都拉萨,也是从费边社学到这一招。这方式除了解决贫富悬殊问题,又能带动经济发展   “敦拉萨是1956年在彭州落实垦殖民计划,当地拥有马共马来支队。” 文化民主化差异缺共识   询及民联3党在回教国与世俗国立场承认,刘镇东认为这是民联3党存在的“文化民主化”差异。他指出,民联3党目前在“政治民主化”立场一致,在“经济民主化”角度上也有很大的交集。   “我们在以后再回头解决问题,寻找一个符合彼此利益的机制。” 让经济政治体制向左走  另一方面,另一名主讲人政治学者饶兆斌则表示,今天的民主制度已成为大财团的游戏,人民无法表达本身的心声。  “我们所认为多年民主的模范,已经无法反映人民的心声,这是政治制度的问题,不只是经济政策的问题。”   “香港大学政治学教授王绍光2年前着书就说,我们所熟悉的代议制民主,先天性就是右派用来保护有产者的政治体制。”   “民主体制已大大削弱了民众的参与,民主变成只是制度上程序化、虚拟化….或只是每4年投票。”   饶兆斌认为,我们应该思考当经济政策向左走时,应怎样让政治体制也一样向左走。   “我们应该有一种政党法来规范资金来源,避免财团控制政党,使政党能够真的是政策制定反映心声。” 《当今大马》

Read More马华派钱吹响选举结集号-刘镇东指国阵剽窃左

马华没政治理念只能派钱-论者称民主经济须向左走

【本刊特约彭雪琴撰述】民主行动党升旗山国会议员刘镇东与全国大选备战委员会文宣组组长丘光耀左右开弓抨击马华公会派马币100元给60岁党员的做法为政坛笑话,在世界上绝无仅有,印证了马华公会无法提出有效的政治意识论述,并提出我国政党必须拿出价值论述,为国家的未来导航。 此外,政治学者饶兆斌点出民主制度当中的迷思,即“占领华尔街运动“恰恰反映出民主制度未必是能够照顾绝大多数人意愿的政治制度,因此他提出政治制度应该向左走的看法。 刘镇东(右图)表示,马华公会派发100元给予60岁党员的做法恰恰证明了,当初丘光耀不断攻击马华公会无法有效提出政治意识论述的说法是正确的。 “马来西亚没有意识形态辨识的证明是什么呢?(这个)的证明是马华公会开始分党产……人家用政府来派钱,它用党产来派钱!” 刘镇东也接着莞尔地说:“(马华公会)捐出3000万,这个告诉大家不要把钱捐给马华公会,把钱捐给我们!” 讥马华发老人年金 丘光耀则直接炮轰马华公会派发100元的做法是在效法民联在槟城派发“老人年金“的政策。不过,他认为马华公会的做法反映出政党内部缺乏政治理想,因此需要通过派发奖金来达到“选举动员“的效果。 “蔡细历认为马华公会没有钱没有理想,就用这个方式问谁60岁了,因为很多60岁的党员已经冬眠,他是要吹口哨,告诉大家选举到了!” 他也指出过去许多的马华公会党员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入党,因此蔡细历必须靠这样的方式来“唤醒“所有的乐龄党员来添加大选胜算。 刘镇东与丘光耀是在今晚出席于隆雪华堂举行的“大马政治改革论坛:向左走?向右走?政治意识对对碰“论坛上发表以上的看法。该论坛是为了配合刘镇东新书《小市民的政治经济学》出版而举办,另一名与会的主讲人为政治学者饶兆斌。尽管天公不作美,该论坛还是吸引了近250名观众前往参与。 邱光耀回应马华抨其爆粗 自从回国积极参与行动党事务后就不断挑战蔡细历并且扬言会在大选直接与其对碰的丘光耀在论坛中一再强调本身志不在当议员,也表示挑战马华公会总会长的举动是为带起议题论战,以引起另一轮的政治海啸。 他说,本身从来就不在乎个人在大选的输赢,因为专事研究历史研究的他更志在监督及督促而非走入议会厅。 “我输没有关系,但是打蔡细历来引起政治海啸,那才是我主要关注的,说我很想当议员,那是废话(bullshit)!” “我演说100分钟,说1分钟的粗口,去放大那1分钟,再说我只说粗口,只有蠢的人才会中计。” 他也表示行动党领袖没有指令他停止原有的表达模式,并且还不断地受到行动党各地领袖邀约站台,足以证明本身的说辞并没有引起党内人士的不满。他补充说,一些稍微的修正或许存在,不过没有人制止他以本身的风格去演说。 “这就是我的风格,就好象演唱会也有LMF(Lazy Mutha Fucka),究竟LMF有什么问题?” LMF为1999年在香港成立的一支摇滚乐队,在其歌曲创作中混有大量的粗口歌词。 自由平等须并存于左翼思想 丘光耀坦言本身是不择不扣的社会主义分子,不过所谓的左翼不是简单得如共产党所实行的管理模式,因为在真正的左翼思维当中,自由及平等必须并存,只有平等而没有自由的左翼思想并非他所倡导的。 他以提出可持续发展概念的瑞典前首相英瓦尔卡尔森(Ingvar Carlsson)为例表示,卡尔森曾经明确阐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认知其实有所错误。因为特定的法律是针对穷人及弱势群体而设立,并非针对所有人。 “如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当我们设立法律禁止人们在桥底下睡觉的时候,那是不是所有人都不可在桥底下睡觉?但是对于有需要协助的弱势群体呢?” 行动党须免于成为选举机器 不过,丘光耀也承认社会主义在全球格局下面对了新的危机。他说,社会主义党面对的已经不是过去所提的简单的资本主义,而是在全球化下所出现的全球热钱流动现象,那是一种寡头金融投机主义 。 他认为,这是一个价值重塑的时代,所以各个政党必须拿出价值论述,才能真正为国家的未来导航。对于行动党,丘光耀毫不客气地指出行动党也必须确保本身不会成为选举机器,否则与宿敌马华公会将没有任何的分别。 “最重要是怎么样不要让行动党成为选举机器。如果政治仅是找吃,跟马华公会有什么分别?” 丘光耀指行动党及马华公会最大的差异在于价值观的区别,因为社会主义八个字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但马华公会的价值观却是“人人为我,我掠人人“。 他也说,行动党必须避免趋向“议席形态“,为了选举而争执、斗争。他举例民联应该在政治论述上寻求突破,跳脱种族的框架,提出新的建议,如委任第一位女性副首相、让内阁中30%的成员为女性等。 刘镇东在演说中认为,民联三党在政治民主化及经济民主化上的共识一致,因为无论是在反贪腐或是最低薪金制等课题上都没有太大的差距,同时都认可最终要将大道收费站国有化。不过,在文化部分却的确还存在许多需要商讨的范畴。而他期许埃及的新一轮选举能够将伊斯兰发展推向中间路线。 “比如说,推倒穆巴拉克的时候,我们运了1万多人回来,过去这些年来,埃及大学是很重要的活水源头。如果埃及选举,选出伊斯兰的兄弟会,能够开出一个新的典范,那我们就能够说,世界上回教的典范不再是恐怖或极端,而是走向中间。” 绕兆斌:民主也须向左走 政治学者饶兆斌(右下图)则提出了民主制度当中的迷思,点出“占领华尔街运动“恰恰反映出民主制度未必是能够照顾绝大多数人意愿的政治制度,因此他提出政治制度应该向左走的看法。 “占领华尔街告诉我们,民主其实是很苍白,无法真正反映人民心声,所以,不只是经济向左走,民主也应该向左走,来反映人民心声。” 他也表示,从美国的现状看来,两大政治派系都已经被财团控制,投票,事实上也只是让大财团让他们发挥经济作用的管道,票决的民主根本就是贵族的游戏,难以期许政治超越左右。 不过,他最后表示,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况还没有来到一个真正的民主阶段,也不存在民主应该向左还是向右的忧虑。 “可能我超前了,马来西亚还没有到民主,我就批判向右还是向左的民主。民主可能有右、有左,但是的确有超越的性质,我所谓政治体制必须向左走,是认为我们要更多的想象空间。” 《独立新闻在线》

Read More马华没政治理念只能派钱-论者称民主经济须向左走

国会下议院驳回辩论5州巴士罢工紧急动议

我今天接获下议院议长的通知,驳回我于上周五提呈有关要求辩论森美兰、霹雳、槟城、吉兰丹和彭亨州城市巴士业者罢工危机的紧急动议。 议长给予的理由是陆路交通委员会(SPAD)正在采取即时的步骤与相关业者进行磋商,以解决相关问题。 我对议长不通过这项动议感到非常失望,因为这否决了人民代议士辩论这项关乎大众利益和非常紧急课题的权利。 森美兰州的Transnasional Berhad-Cityliner于日前宣布停止城市巴士服务。有关公司也通知了槟城州政府,将在10天内终止其巴士服务。 泛大马巴士业者协会也发出了警告,即17家城市巴士公司将取消80条涉及400辆巴士的路线。 如果该问题没有获得立即解决,将导致成千上万大马人民面对诸多不便,以及带来无远弗届的负面影响。 其实,本次发生的危机不仅仅涉及城市巴士领域。其他问题如长途巴士多次发生意外,其经营公司面对财务困难,也必须获得立即的关注和解决,以防更惨痛悲剧的发生。 有鉴于此,我在原本的动议内敦促下议院辩论和议决内阁制定针对公共巴士的新政策,乃至一并解决城市巴士罢工的危机。 刘镇东 升旗山国会议员 2011年11月21日

Read More国会下议院驳回辩论5州巴士罢工紧急动议

批政府无理延长槟威大桥收费-刘镇东指车流大增不

马友乃德集团和公积金局在联手收购南北大道公司后,延长槟威大桥特许经营合约的做法引起非议。行动党升旗山国会议员刘镇东今天批评政府未能就此提出强而有力的理由。

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出示工程部长沙兹曼给予他的书面答覆表示,其中未解释,马友乃德集团和公积金局是基于什么理由,延长槟威大桥收费长达17年。

Read More批政府无理延长槟威大桥收费-刘镇东指车流大增不

罚款额更高,禁区几乎涵盖全国 在野党全力猛轰“非法集会罚案”

政府今日向下议院提呈的《2011年和平集会法案》恶评如潮,在野党火力全开猛轰这是一个“非法集会罚案”,因为非法集会的罚款数额不但比目前的法令更高,集会禁区更几乎遍布全国。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戏称,一旦政府实施这项新法令,民众几乎无法在国内任何地方举行和平集会。 林冠英也是峇眼国会议员,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批评,这项法案设定的罚款惩戒竟比原有的警察法令更高。 根据现有的《1967年警察法令》,举办或参与非法集会者,罚款最高数额是1万令吉或最低2000令吉。 新出炉的和平集会法案在控制集会方面也将会更加严谨,若举办集会者没有在30天前预先通知警方,将被罚款1万令吉;参与集会者也将被罚款2万令吉,形成双重惩罚。 【点击阅读法案全文】 法案任由警方定义“集会” 林冠英说,新法案是任由警方为“集会”下定义。 他指出,现有的刑事法典和《1967年警察法令》分别是将“集会”,定义为3人和5人聚在一起,但在新法案却没有定义,多少人聚集一起才被视为“集会”。 他担心,这将导致警方可以任意逮捕任何人,然后再向他们罚款2万令吉。 “这不是赋予公民更多的自由,反而更加限制了公民的自由。” 禁区50公尺内不能集会 林冠英指出,法案所阐明的集会禁区包括水坝、蓄水池、滤水站、添油站、医院、消防局、飞机场、祈祷场所和幼儿园等地,同时人们也不可在这些禁区的50公尺范围内进行集会。 他表示,马来西亚到处各地都是法案所指的禁区,添油站比祈祷场所还来得多,因此这项法案无疑是导致人们无法集会。 他开玩笑说:“就算是到森林集会也不行,因为担心附近会有水坝。” 法案不能只顾虑大型集会 询及政府推出这项法案,是否要人们在体育馆内办集会,林冠英则表示不认同。 他认为,集会是个获公认的人权,因此法案不应只是顾及到大型集会。 他反问,若只有一小撮人欲举办一个小型集会,难不成也要求他们租用体育馆? “我们不要只是看(集会)大小,但这是所有大马人所享有的人权。” “我们必须顾虑到那些小型集会,如果他们要租用体育馆来办集会的话,我觉得不符合逻辑。” 林冠英提醒,净选盟2.0也一度有意向警方申请准证,在默迪卡体育馆办大集会,但该联盟尚未提出申请,就已遭回拒。 办婚礼不必准证唯一进步 无论如何,他也举出法案的唯一改进之处,就是人们在举办丧礼或婚礼前,再也不必向警方申请准证。 “这是我们所看到的唯一进步。” 《当今大马》

Read More罚款额更高,禁区几乎涵盖全国 在野党全力猛轰“非法集会罚案”

村委主席与村长二重制不变-联邦拒绝下放权力予州

【本刊梁康撰述】政府坚持维持乡村发展委员会主席与村长双重制度,并指州政府管辖的村长仅是负责习俗,然而东马沙巴及砂拉越两州却实行不一样制度,当地之村长角色可能较为重要,而薪水也比发展委员会主席高。 民主行动党籍升旗山(Bukit Bendera)区州议员刘镇东(右图)今日在国会下议院口头问答环节,针对政府将乡村发展委员会主席津贴从马币450元赠至800元及开会津贴从马币30元增至马币50元,而提出附加问题。 刘镇东说,如今州属出现功能重叠的乡村发展委员会主席及村长职位,并认为联邦政府不应承上述日益增加的开销,而是应该下放权限给州政府。 然而,乡村及区域发展部副部长哈山马立(Hassan Malek)表示,由于联邦宪法和州宪法第九列表(jadual 9)皆分别阐明的,乡村发展委员会负责的发展及安全的事宜仍属联邦政府管辖范围,以及由州政府管辖的村长则是负责习俗。 “因此,这是不能争议的事宜。” 砂州仍拖欠村委会主席津贴 不过,国阵砂州加帛(Kapit)区国会议员亚历山大(Alexander Nanta Linggi)在第二道附加提问提出,沙巴和砂拉越并没有履行上述乡村发展委员会主席津贴增至马币800元的制度。 他也指出,砂拉越甚至迄今拖欠该800元的津贴,而有关增加的津贴并没有发放给沙巴州村委会主席,反之,只有马币650元的津贴。 哈山马立则表示,砂拉越州的乡村发展委员会拨款已在2012年财政预算案下发放给州政府,然而,如今拖欠津贴的原因仍然还有一些技术性问题等待内阁在近期内决定。 他说,有关问题主要是砂拉越州的乡村发展委员会组织架构与半岛不同,因此砂拉越州政府要求重新考量有关津贴的机制。 沙巴州村委会主席津贴缩水 另外,针对亚历山大指沙巴州村委会主席津贴只有马币600元,哈山马立则纠正,沙巴州的村委会主席津贴其实只有马币300元,反之,是村长才有马币650元津贴。 他解释,这是由于沙巴州政府提出,该州村长的角色比村委会主席吃重,因此,该州的津贴有所调整,而村长津贴是从马币600元增至650元。 他也说明,上述做法主要是因为“我们不要扰乱各州属的制度。” 《独立新闻在线》  

Read More村委主席与村长二重制不变-联邦拒绝下放权力予州

RM 780.84 juta sebagai pembayaran elaun JKKK dan JKKKP diperuntukan dari 2006-2011

Daripada : YB Tuan Liew Chin Tong [Bukit Bendera] Tarikh : 17 November 2011 Soalan : Minta Menteri Kemajuan Luar Bandar dan Wilayah menyatakan jumlah peruntukan untuk elaun dan bilangan ahli Jawatankuasa Kemajuan dan Keselamatan kampong (JKKK) dan Jawatankuasa Kemaju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Persekutuan (JKKKP)…

Read MoreRM 780.84 juta sebagai pembayaran elaun JKKK dan JKKKP diperuntukan dari 2006-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