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干净选举-马国青年奋起

【记者吕苡榕台北报导】2007年起马来西亚的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Bersih2.0)每年举办游行,呼吁政府建立独立选举机制,今年7月9日联盟在吉隆坡游行,要求马来西亚政府让所有政党都有公平的媒体近用权、改革通讯投票制度以及修正选举人注册资料。但游行活动当天,参与民众遭警察以暴力镇压、喷射催泪弹,更有许多人遭逮捕。事件之后,一群马来西亚青年公开呼吁各界持续关注干净选举的诉求,他们自称“709世代”。

“709世代的出现,是马来西亚这几十年社会压制开始松动的结果。”马来西亚槟城升旗山国会议员刘镇东指出,过去马来西亚的青年不一定关心选举,留学生更不想回到故乡,但这次联盟活动,却有不少海外留学青年热烈响应。

联盟游行号召许多人上街头,必须归功社群网站的普及,让马来西亚人民即使在媒体受政府管制的状况下,依然有办法互通讯息,但光有社群网站并不能保证运动成功。刘镇东认为,激发民众站出来的是另外两个理由:社会长期贫富不均与通货膨胀,民众普遍感觉薪资已无法维生,要求改变声浪自然高涨。

“马来西亚就像70年代的台湾,政府管制严格,媒体传播工具都掌握在政府手中。”刘镇东中,国家有大量产业遭垄断,例如糖业、电信、医疗,这些服务品质不良却遭垄断的公共事业,让一般人必须花更多钱,才能获得他们想要的产品或服务。“与欧洲等各地不同,马来西亚的中产阶级无法在政治上发挥影响力,因为马来西亚政府的收入有一大半依靠石油出口,换句话说,政府并不依靠纳税的中产阶级支撑财务。”

因少了中产阶级对政治民主化施加压力,马来西亚的选举依然不透明。“我们的选举是执政党说哪时要举办就随时可以举办,但民众须先登记成为选民才可以投票。”刘镇东说,但选民登记完成需要3个月才生效,如果执政党抢在这之前选举,选民无法投票。目前马来西亚约有4百万青年尚未登记成为选民,709世代也不断呼吁年轻人登记,才有能力为自己发声。

马来西亚的贫富差距是政府须面对的问题。刘镇东说,马来西亚政府大量引进外籍移工,导致境内光合法移工就有2百万、非法也有2百万。“过去移工被限制在特定工作种类,但财团要求之下,政府逐渐放宽限制。”刘镇东说,这些移工拉低平均薪资,导致年轻人的薪资只能勉强温饱。

移工人数多,企业总以廉价劳动力补足技术发展的停滞,不愿提升产业技术,“结果高楼大厦很多,但这些高楼都是工人一砖一瓦搭起来的。”刘镇东认为,要改变这样的问题,首先得制订基本薪资,本劳、移工皆适用,降低雇主使用移工的意愿,另外是产业提升,让工人成为有技术性的专业工人,工资自然就抬高。

2011 年,许多独裁的政权一一被推翻,看着709号召青年上街头,刘镇东表示,马来西亚的和平政党轮替或许即将出现,问及是否担心原本的反对党上台后,反而成为另一个人民憎恨的对象,刘镇东坦言,即使是反对党,也得在错误和修正中摸索前进,就算反对党未来上台后腐化了,但至少马来西亚跨过这一步,人民有力量让反对党上台,就有能力让下一个烂政府垮台。

《台湾立报》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