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惊艳

台湾过去25年来的民主化成果,在纷扰的政治中不容易验收,真正开花结果在地方治理的惊艳当中。韩国与印尼从独裁政体走向民主开放的过程中也有类似经验。只有在地方治理的竞争中,小市民才能在日常生活中直接体会民主化的果实。

自小阅读自台湾进口的书籍、中学毕业前曾经考虑到台湾深造、知道台湾统独南北的政治分水岭在浊水溪,但本周与行动党议员曹观友、黄和联和张聒翔等人自费访问台湾考察选举,第一次踏足这个在文化上深刻地影响我的宝岛。

行程当中,参观戒严时收押政治犯的景美人权文化园区最能体会台湾威权统治时期的悲剧,访问高雄市看到台湾偕同民主化而来的中央权力下放地方,创造了充满可能性的宜居城市。读过很多关于大马政治良心犯被囚禁经验的文字,但在已经成为人权园区的景美监狱,看到如今台面上的政治人物,他们20余年前因为政治参与而被囚禁的斗室,其中的震撼难以言喻。大马以后一定要把甘文丁扣留营开放为学习人权的中心。

从威权走向民主,台湾政治的媒体闹剧、语言暴力和族群动员,都不见得是民主化最好的示范。但如果没有民主选举、没有朝野竞争、没有权力和财力下放地方,就不会有让人为之惊艳的高雄市。

尽管台湾生产总值是马来西亚的两倍以上,但中央政府2012年预算为1千939亿令吉,比马来西亚的2千320亿令吉少。可是地方政府权力与财力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格局。台北市的预算为185亿令吉,而高雄市的预算则是158亿令吉;这与雪兰莪州16亿令吉和槟城的7亿余令吉的预算相形见绌。

有民主选举不保证就有具前瞻性的宜居城市。澳洲最大城市悉尼都市生活品质每况愈下,第二城市墨尔本则被选为全球最宜居城市。印尼首都雅加达是永远的梦魇,第二大城市泗水则在民主化、权力下放后成为该国宜居城市的先行者。台北市也不过尔尔。

理念清晰的城市规划、便利的公共交通、卫生和垃圾处理是对任何城市的基本要求。但要判断一个城市是否为未来做好准备,则可从节能减碳、生态资源(尤其是水源)的管理和文化的活力入手。

高雄市感动我的是那些不会为个人或党团赚取可观政治分数的建设∶500公里不与公路重叠的脚车专用道、多个近年来建设湿地公园、成功整治的河川,还有活跃的文化场景──电影拍摄、流行音乐、艺文工作者渐渐视高雄为未来的文化之都。

选举政治有时让政治人物选择简易显见的事情来做,台湾政治就是充斥着这类表演。脚车专用道、湿地、清新的河川和文化氛围,朝夕之间仓促不来,需要一点理想和远见,谢长廷、陈菊这些从美丽岛大审的异见人士到想象城市未来的领袖,让台湾民主化对小市民的生活品质有了些许实质的提升。

高雄惊艳说明民主化要对小市民的生活有所提升,必须包括中央权力下放地方的议程。

(星洲日报/言路.作者:刘镇东.国会议员)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