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没政治理念只能派钱-论者称民主经济须向左走

【本刊特约彭雪琴撰述】民主行动党升旗山国会议员刘镇东与全国大选备战委员会文宣组组长丘光耀左右开弓抨击马华公会派马币100元给60岁党员的做法为政坛笑话,在世界上绝无仅有,印证了马华公会无法提出有效的政治意识论述,并提出我国政党必须拿出价值论述,为国家的未来导航。

此外,政治学者饶兆斌点出民主制度当中的迷思,即“占领华尔街运动“恰恰反映出民主制度未必是能够照顾绝大多数人意愿的政治制度,因此他提出政治制度应该向左走的看法。

刘镇东(右图)表示,马华公会派发100元给予60岁党员的做法恰恰证明了,当初丘光耀不断攻击马华公会无法有效提出政治意识论述的说法是正确的。

“马来西亚没有意识形态辨识的证明是什么呢?(这个)的证明是马华公会开始分党产……人家用政府来派钱,它用党产来派钱!”

刘镇东也接着莞尔地说:“(马华公会)捐出3000万,这个告诉大家不要把钱捐给马华公会,把钱捐给我们!”

讥马华发老人年金

丘光耀则直接炮轰马华公会派发100元的做法是在效法民联在槟城派发“老人年金“的政策。不过,他认为马华公会的做法反映出政党内部缺乏政治理想,因此需要通过派发奖金来达到“选举动员“的效果。

“蔡细历认为马华公会没有钱没有理想,就用这个方式问谁60岁了,因为很多60岁的党员已经冬眠,他是要吹口哨,告诉大家选举到了!”

他也指出过去许多的马华公会党员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入党,因此蔡细历必须靠这样的方式来“唤醒“所有的乐龄党员来添加大选胜算。

刘镇东与丘光耀是在今晚出席于隆雪华堂举行的“大马政治改革论坛:向左走?向右走?政治意识对对碰“论坛上发表以上的看法。该论坛是为了配合刘镇东新书《小市民的政治经济学》出版而举办,另一名与会的主讲人为政治学者饶兆斌。尽管天公不作美,该论坛还是吸引了近250名观众前往参与。

邱光耀回应马华抨其爆粗

自从回国积极参与行动党事务后就不断挑战蔡细历并且扬言会在大选直接与其对碰的丘光耀在论坛中一再强调本身志不在当议员,也表示挑战马华公会总会长的举动是为带起议题论战,以引起另一轮的政治海啸。

他说,本身从来就不在乎个人在大选的输赢,因为专事研究历史研究的他更志在监督及督促而非走入议会厅。

“我输没有关系,但是打蔡细历来引起政治海啸,那才是我主要关注的,说我很想当议员,那是废话(bullshit)!”

“我演说100分钟,说1分钟的粗口,去放大那1分钟,再说我只说粗口,只有蠢的人才会中计。”

他也表示行动党领袖没有指令他停止原有的表达模式,并且还不断地受到行动党各地领袖邀约站台,足以证明本身的说辞并没有引起党内人士的不满。他补充说,一些稍微的修正或许存在,不过没有人制止他以本身的风格去演说。

“这就是我的风格,就好象演唱会也有LMF(Lazy Mutha Fucka),究竟LMF有什么问题?”

LMF为1999年在香港成立的一支摇滚乐队,在其歌曲创作中混有大量的粗口歌词。

自由平等须并存于左翼思想

丘光耀坦言本身是不择不扣的社会主义分子,不过所谓的左翼不是简单得如共产党所实行的管理模式,因为在真正的左翼思维当中,自由及平等必须并存,只有平等而没有自由的左翼思想并非他所倡导的。

他以提出可持续发展概念的瑞典前首相英瓦尔卡尔森(Ingvar Carlsson)为例表示,卡尔森曾经明确阐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认知其实有所错误。因为特定的法律是针对穷人及弱势群体而设立,并非针对所有人。

“如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当我们设立法律禁止人们在桥底下睡觉的时候,那是不是所有人都不可在桥底下睡觉?但是对于有需要协助的弱势群体呢?”

行动党须免于成为选举机器

不过,丘光耀也承认社会主义在全球格局下面对了新的危机。他说,社会主义党面对的已经不是过去所提的简单的资本主义,而是在全球化下所出现的全球热钱流动现象,那是一种寡头金融投机主义 。

他认为,这是一个价值重塑的时代,所以各个政党必须拿出价值论述,才能真正为国家的未来导航。对于行动党,丘光耀毫不客气地指出行动党也必须确保本身不会成为选举机器,否则与宿敌马华公会将没有任何的分别。

“最重要是怎么样不要让行动党成为选举机器。如果政治仅是找吃,跟马华公会有什么分别?”

丘光耀指行动党及马华公会最大的差异在于价值观的区别,因为社会主义八个字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但马华公会的价值观却是“人人为我,我掠人人“。 他也说,行动党必须避免趋向“议席形态“,为了选举而争执、斗争。他举例民联应该在政治论述上寻求突破,跳脱种族的框架,提出新的建议,如委任第一位女性副首相、让内阁中30%的成员为女性等。

刘镇东在演说中认为,民联三党在政治民主化及经济民主化上的共识一致,因为无论是在反贪腐或是最低薪金制等课题上都没有太大的差距,同时都认可最终要将大道收费站国有化。不过,在文化部分却的确还存在许多需要商讨的范畴。而他期许埃及的新一轮选举能够将伊斯兰发展推向中间路线。

“比如说,推倒穆巴拉克的时候,我们运了1万多人回来,过去这些年来,埃及大学是很重要的活水源头。如果埃及选举,选出伊斯兰的兄弟会,能够开出一个新的典范,那我们就能够说,世界上回教的典范不再是恐怖或极端,而是走向中间。”

绕兆斌:民主也须向左走

政治学者饶兆斌(右下图)则提出了民主制度当中的迷思,点出“占领华尔街运动“恰恰反映出民主制度未必是能够照顾绝大多数人意愿的政治制度,因此他提出政治制度应该向左走的看法。

“占领华尔街告诉我们,民主其实是很苍白,无法真正反映人民心声,所以,不只是经济向左走,民主也应该向左走,来反映人民心声。”

他也表示,从美国的现状看来,两大政治派系都已经被财团控制,投票,事实上也只是让大财团让他们发挥经济作用的管道,票决的民主根本就是贵族的游戏,难以期许政治超越左右。

不过,他最后表示,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况还没有来到一个真正的民主阶段,也不存在民主应该向左还是向右的忧虑。

“可能我超前了,马来西亚还没有到民主,我就批判向右还是向左的民主。民主可能有右、有左,但是的确有超越的性质,我所谓政治体制必须向左走,是认为我们要更多的想象空间。”

《独立新闻在线》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