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与预算

国会下议院于11月23日经过8天的政策辩论和12天的“委员会阶段”辩论,通过了总值2320亿令吉的2012年财政预算案。值得反思的是,到底我们的议会制度,纯粹只是橱窗,还是可以把国民对政府的期望化成政策?

国阵在2009年12月差点无法通过2010年预算,最终议长一再拖延会议,等到首相纳吉和翁诗杰等人从吉隆坡中华独中的活动返抵国会才投票,以66票比63票惊险通过。

经此一役,国阵在大部分的时候都部署近70名左右的议员驻守国会,以便在野党要求算票时超过反对党的席次。国会一般以“声音投票”通过法案,谁大声就谁决定。

这次也不例外,国阵总动员满朝高官在国会等着通过2012年财政预算案。由于国会没有真正的委员会制度,耗时12天所谓的“委员会阶段”其实只不过是把国会开会权杖降下,改称国会议长为“委员会主席”,但在同样的会议大厅,所有议员都能参与辩论。

就这样,议员们如赶场般把25个部门的预算草草了事,有些部门三个小时,有些部门五个小时的辩论就算交差。

民联的替代财政预算案就建议成立7个每个20名议员左右的国会委员会,按照领域长期监督,包括一、国务与国际事务部门(首相署与外交部等),二、经济与财政相关部门,三、安全相关部门,四、教育、人才与就业相关部门,五、农业与乡区发展相关部门,六、基本设施、资源管理与环境相关部门,七、社会福祉相关部门。

最后一晚最后一个部门是内政部的预算。总动员的国阵议员,在晚上近10时,每每遇民联议员向负责总结的副部长附加提询时都表现得不耐烦,都那么迫切地通过预算回家去。

我恰巧成为本次预算案辩论最后一名参与辩论的议员,针对内政部预算案时质询政府是否打算废除死刑,或者至少暂缓执行死刑。也质疑政府何以没有要求警方专注治安问题而不是在政治上扮演角色。

目前警察负责侦查异见人士的政治部与负责整治罪案的刑事调查组人员编制一样多,显然没有把小市民的治安问题当作警方首要工作。警察部队竟然仍在预算当中指出“共产党”是情治单位的查询对象。

单是在本月,就有四名我认识的人被打枪,其中有三人是受伤的。坐在国会大厅,看着执政党嘻哈之间草草通过了预算案,在想,到底坐在议会里的人,有多少理解民瘼?

《星洲日报》言路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