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民联认清弱点互补不足-刘镇东倡行动党主攻城市

《独立新闻在线》专访刘镇东(上)

【本刊梁康撰述/苏晓枫摄影】民主行动党秘书长选举策略顾问刘镇东冀望来届大选民联各党吸取砂拉越州选举的教训,认清本身的弱点,并以互补不足的整体姿势对战国阵,同时,他称行动党对乡区议席不在行,因此应作为主攻城市地区的“城市政党”,包括可尝试到六至七成巫裔选民为多数的城市混合选区上阵。

然而,他承认,民主行动党要到雪兰莪州上阵马来选民居多的城市混合区会比较困难,因这关系到守住民联州政权,反之,该党可以在柔佛州尝试攻打这类选区。

民主行动党在2008年大选后,就曾扬言要尝试进军马来选区对垒巫统,以破除长期以来遭到巫统控制的马来主流报章抹黑为“反马来人政党”的刻板印象,然而,到了议席谈判的临门一脚,却出现民联盟党阻止或忧虑的声音,刘镇东接受《独立新闻在线》专访时剖析,以当前的局势,纵使该党在来届大选有机会在马来选民为多数的选区上阵,仍需考量选区种族结构及所在州属因素。

刘镇东坦言,民主行动党若在下届大选到一个九十巴仙巫裔选民的马来乡村选区上阵,势必寸步难行,反之,若是一个六十多巴仙巫裔选民的城市混合选区,则“还有得打”。

然而,谈到其中一个拥有最多城市选区州属的雪兰莪州,他承认,若该党要在雪州竞选上述议席,这会比较困难,因为拥有必须赢得政权方面的考量。

对于该党上阵内陆选区的可能性,他说:“若今天有这样的机会,当然,我们愿意去尝试,但是(问题是)今天有没有这样的机会?”

吸取砂拉越州选教训

刘镇东指出,民主行动党今日面对的问题是,被锁的很紧,因为所能竞选的议席太少,以2008年全国大选为例,民联三党在全国222个国会议席分配,即伊斯兰党66席、人民公正党97席及民主行动党47席,当中,公正党及行动党在其中六个议席与国阵出现三角战。

他指出,单以马来西亚半岛而言,三党竞选的国会议席,分别为伊斯兰党65席、人民公正党65席及民主行动党26席。

他也以此认为,民主行动党于来届大选,在半岛可竞选议席的增长空间不是很大。

针对如今也有批评指,尽管行动党竞选的席位很少,但是赢的席位却相对较多,他则说:“这个批评很难去评论,比如说本届砂拉越州选举,如果人民公正党更好地经营,我认为还可以打得更好,赢得更多议席。当然,批评要怎样(说)都可以。”

“下届大选要知道的是,砂拉越大选其实给我们(民联)一个教训,整个竞选运动,应该要很清楚自己的强弱之处,然后,互相互补,并以民联整体来展开竞选运动。”

民主行动党在今年4月落幕的砂拉越州选举,竞选15席,并赢得12席,人民公正党竞选49席,则只赢得3席,至于竞选5席的伊斯兰党则空手而归,其中,行动党在这场州选主攻的都是人联党的城市选区。

愿在砂柔攻马来人选区

民主行动党要在雪州上阵城市马来议席比较困难,但是,刘镇东却认为,该党其实可以到砂拉越州和柔佛州分别尝试上阵,砂州达雅人为主的议席,以及马来人为主的城市议席。

他说:“我们今天被锁得很紧,尤其是砂拉越,该州的每一个角落,我们都很愿意尝试的,若给我们(竞选),我们就会去。”

“至于柔佛,我认为政权(变更的)考量没有这样强,赢州政权的可能性没有这样高,主要是要赢得国会议席,因此我们当然也愿意去(柔佛州)竞选(马来选民为主的城市议席)。”

他说,该党无法在诸如90%为马来选民的乡区立足的原因,其实也关系该党在该选区的竞选机器根本无法操作,因为该党的竞选主轴以打出议题为主,但是乡村倚仗的却是绑桩政治。

他坦言:“下届大选对民主行动党而言,没有失败的空间。我们的席位相对人民公正党及伊斯兰党而言很少,所以每个要竞选的席位,就必须要考虑能够获胜。”

伊斯兰党认为时机未到

伊斯兰党早前就表态反对行动党在来届大选上阵马来选区,根据《星报在线》上周六报道,伊斯兰党雪兰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卡立沙末(Khalid Samad)透露,在伊斯兰党及人民公正党的内部谈判会议上,曾提及民主行动党计划于来届大选在马来人选民占多数的议席上阵议题;然而,他表明,伊斯兰党的立场是反对此事,并解释这是因为该党认为马来社会尚未能接受此事。

卡立沙末(左图)也说,民主行动党有上述意图,是为了要破除当前被评为单元种族政党的印象,以便成为多元种族政党。

询及卡立沙末的论述,其实其另一个层面的顾虑是,如果直接由民主行动党对垒巫统,后者将借此制造威胁马来人地位的论述,宣称若民主行动党派一名华裔候选人上阵,一旦巫统败阵,就会导致增加多一名华人议员,刘镇东并未直接回应,而是说,这个论述未必成立,因为这是假定行动党势必会派华裔候选人对垒巫统。

追问及这是否意味着行动党会在有关议席派马来人上阵,他也说,这也不一定。

询及会否有可能以槟城的其中一个华裔选区与民联盟党的马来选区互换,并打破上述论述,他坦承:“如今整个议席谈判,大家有时候很进步,有时候也跳不出原有的论述,现在时机还未成熟,还未看到(谈判)能够去到多远,今天……当然整个议席谈判考验的是每一方的智慧。”

国会距离届满期限不到两年,而以国阵频密打造有利趋势的动向,明年随时都很可能会举行全国大选。

要半成城市马来人对民行改观

刘镇东表示,行动党今天派多少位马来候选人,和是否派马来候选人都不是关键,反之关键在于,民主行动党的主要目标,就是要让逾一半的城市马来人对民主行动党改观,认可该党可以成为组成新政府的一员。

“若仍未能完全认可,至少也要做到不排斥。”

他也以独立民调中心的调查支持其观点,他说,该中心自2008年大选以来多次重复的民调显示,已有逾六成的马来人认可巫统及国阵贪污腐败,但是,愿意支持民联的马来人,最高峰还是只去到四成半,换言之,就是仍有15%的马来人属于真空,有潜质转向支持民联。

“来届大选对行动党最关键的,是否有一半的马来选民能够接受行动党作为新政府的其中一员,因为我们逃不掉的,下届大选,三个政党会联合民联对国阵,如果有一半马来人觉得作为新政府的成员不是问题,能够接受有行动党的民联,就像华裔(在308大选)可以接受伊斯兰党作为民联一员一样。”

他也假设,若非马来人全部吹反风,而达到至少四成半的巫裔支持民联,这样就会变天。

破除城乡迷思,成为城市政党

刘镇东也点出,我国朝野政治人物对于城市及乡区选区仍然存在迷思,误以为乡区就是马来人为主,城市则是华人,并未认清时代其实已经变迁的现实。

他认为,其实朝野双方对于国内的社会转变和人口迁徙,都缺乏深刻的社会学了解,其实如今半岛大部分的城市选区马来选民都已经是主流,只是可能还有部分仍然保留在乡下投票的地址。

询及行动党是否应该进军乡区,而非设限在安于城市选区现状,刘镇东则不认同行动党应进驻乡区,反之,是要继续发展成强大的城市政党。

他解释,无可否认虽然全国222个国会议席,高达65%属于乡区,但是,随着时代发展,却是越来越多人口会迁移到城市居住,例如1957年独立时只有11%人口居住在城市,但是,到了1980年已增至31%,如今则是高达70%人口住在城市。

“而且乡村和城市的距离和各种联系已经缩得很小,我认为走向未来,行动党要成为一个强的城市政党,可以把各族民意,以跨越族群形式提出。”

“此外,也可带出城市及一般小市民治理、生活素质品质问题。难道马来人不关心(这些事情)吗?也是关心的。因此行动党应该把这一块做好。”

对于行动党是否将最吃重的乡区议席,让伊斯兰党或人民公正党去面对,他则纠正,如今主要面对乡区议席的还是伊斯兰党,人民公正党上阵的乡区议席也很少,主要都是半城乡地区。

“我们的问题是,如果我们可以打多一倍的议席,我们当然可以去乡区竞选,但是我们能上阵的议席有限。”

原来链接:专访刘镇东(上)

《独立新闻在线》专访刘镇东(下)民联寻求突破巫统种族论 借福利国概念摆脱困兽斗

 

《独立新闻在线》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