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镇东抨开放日是错误作法-称政府以冷战思维管制

【本刊刘伟鸿撰述】槟城升旗山国会议员刘镇东认为,政府是以冷战思维拟定《电脑专才法案》以管制业者。另外,他抨政府机构办开放日根本是错误的概念,绕过国会、浪费公帑。

刘镇东说,政府机构举行开放日收集立法意见,非但违反了国会作为立法机构应该仔细研究法案内容的功能,而且设立国会遴选委员会讨论及拟定草案更能够为纳税人省钱。

“以国会选举改革遴选委员会作为例子,设立一个委员会只需要朝野政党九名议员,再加上十多位工作人员,就可以全国巡回收集意见。这个肯定比依德里斯加拉(Idris Jala)所花费的政府转型计划开放日的马币500万来得少。”

他举出澳洲内阁或者是私人议员欲在国会通过法案时,必须要经过委员会讨论阶段,收集各方不同利益集团的意见,方能够三读通过,而非如我国政府“不知所谓地提出法案”。

他更调侃道:“也许是科学部不像‘依德里斯部门’那样有钱来烧,所以科学部才会出现混乱现象。”


学、工艺及革新部(科学部)效仿首相署举办的政府转型计划开放日,针对《2011年电脑专才法案》(Computing Professional
Bill 2011)举行开放日收集意见,但是由于当天科学部官员没有解释该法案的核心内容而出现一片混乱,令业者们的怨声四起。【点击:电脑专才法案开放日混乱 资讯业者斥管制扼杀创意】

刘镇东在昨晚8时在隆雪华堂举办的“《电脑专才法案》是科技的倒退或进步?”讲座上发表上述谈话。

业者应该自行了解法案

在场的另一名主讲人马华公会专才局委员王晓亭却有不同的看法,她认为资讯工艺业者应该自行了解法案的内容,而不是等待政府的“喂养”(Spoon-feed)。

“(草案里的)每一条的条文来讨论是不切实际的,这个开放日主要是收集意见。业者应该采取主动(Initiative)来研究该法案,而不是等人来喂养。”

王晓亭(右图)指出,马华公会已经在该开放日提呈自己的反对立场,包括草案注明,注册需有大学文凭,这将导致人才无法就业和造成人才流失等问题。

她举起一份有关我国14岁少年成功设计Android程序的报道,说:“(专才法)第14和19条文阐明没有向政府登记就会被罚款,而且该少年是没有大学资格的,是否他因此就不能自行设计程序?”

她也认为,科学部不应该使用“草案”(draft)一词,因为这只会让业者的大众以为该法案是不能进行讨论了,而是强迫性要业者同意,所以才会引起反弹。

政府以冷战思维管制业者

刘镇东尝试“猜测和揣摩‘摸不着头脑’的法案的政府背后的圣意’”,认为政府的冷战思维就是该法案草拟的中心思想。

“冷战的思维定义是外边全部都是坏人,只有里面的人是好人,所以该法案的‘国家关键信息基础’涵盖范围很大,并且是由政府首席保安官员(Chief Government Security Officer)来主导。”

他认为,此法案可能就是要以走后门的方式来推翻马哈迪在多媒体超级走廊宣言的不审查网际网络保证,并认为假如直接取消掉保证并强制管制的话,会损及纳吉的形象。

“纳吉一向来都是走向亲美路线,《纽约时报》会把我国政府直接取消不审查网际网络保证放上头条,而这是纳吉所不愿看到的。”

大财团寻租扼杀本地创意

刘镇东指出,我国一直奉行寻租经济模式(Rent-seeking)可能就是至今资讯工艺大财团没有提出反对的原因,并认为我国应该通过政府工程来扶助本地资讯工艺行业,而不是只是服从大财团的利益。

“举个例子,前首相阿都拉(左图)曾在2004年提出让全部政府部门采用‘开放源头’(Open source)软件,但是在微软代表跟部长吃几个饭后便不了了之。”

他认为,我国已经错过能够扶持本地工业的最佳时机,因为政府现在主要是“靠拢大户,踢掉小户”,而且最近的政府采购的100万台手提电脑都是向中国购买,根本无法帮助提升本地工业生产和技术水平。

寻租活动是指个人或公司使用政治或社会影响力来攫取政府工程,使到国家财富没有相对的均匀分配于大众,反而只是服务于几家私人企业利益,导致有需要的中小型企业无法得到基本起始资源来发展。

有的学者更直指我国商业巨子陈志远、赛莫达等都是因为与当权者有密切利益而崛起垄断我国某些经济领域,如卫星电视、白米买卖等。

王晓亭促刘镇东正面思考

王晓亭以“应该正面思考”来回应刘镇东的论述,并认为大众包括业者应该加强本身的正面态度,而不是一直批评政府。

“我认为大家加强个人道德品行是很重要的,不要以负面态度来看待政府开放日一事!”

但刘镇东以毛泽东名句“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来反击,更指政治和政策制定不是激励课程,不能以道德论述作为标准。

“政府要管理那么多事情,最重要的是如何安排事务优先秩序(Priority),研究背后政府的哲学很重要!”

《独立新闻在线》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