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anuary 2012

巫统的票仓(原文)

来届大选将考验巫统这个世界上目前在位最久的民选政府(中共、越共和北韩不算在内),是否可以在完全放弃“政治中间”(非马来人、要求廉政的马来人)之后还能继续执政,让我们检视巫统的票仓。 自308大选以来,几乎所有的民调都显示,6成以上的马来选民认为巫统贪腐,但假如当日选举,只有4成半马来选民准备投票给民联,这中间有1成半的选民不满巫统却也不相信民联。他们将决定下届大选的成绩。 巫统自2005年7月希山慕丁亮剑以来,自我放弃了自1991年起在“2020宏愿”框架下全面和直接收编非巫裔选民的“大联盟”策略,走向仰赖巫统马来选民基本盘的偏锋。但巫统的票仓真的固若金汤? 巫统这些年长期执政,主要靠以下的票仓群体:巫统党员、公务员、军警及其退伍人员和联邦垦殖区。巫统通过执政的便利和资源收编这些群体,并且通过选区不公平划分放大这些群体的效应。例如,我的选区有6万5千名选民,加浦最新的选民人数达12万人,首相署部长纳兹里的选区则只有2万3千名选民,布城更少,只有7千人。 上届大选选民册上有1千60万名选民,投票率7成,也意味着只有700余万选民出门投票。巫统的逻辑是,其号称有300万余名党员,假如每名党员都投票给巫统,巫统肯定包赢。当然现实并非如此。其一,我们都熟悉马华党员人数如何灌水,巫统也不例外。其二,巫统党员不是与世隔绝的群体,也会受社会风潮(例如上届大选的查宫、现在的牛事件)影响。 许多公务员上一届投票给反对党,宣泄对“睡觉首相、贪婪驸马”的不满,以及对前雪州大臣基尔颁发“扫把奖”给表现不佳的公务员。马来西亚公务员体系官员与普通公务人员的薪金差距很大,有学者指最高级别的公务人员薪酬是最低级别的30倍以上,但选举却是每人一票。政府被迫于日前收回新的薪资合约,其中最大的原因是高官们给自己加了高薪,底下的人员怒火燎原。公务人员近距离看政治,对贪腐问题特别有感受。 军警过去都是在警局和军营里,以邮寄选票方式投票。随着国会关于选举改革的特选委员会的建议,下届大选可能有望改革。当军警可以自由投票,不必担心遭到麻烦,巫统的这个票仓就不一定取得过去一般平均9成以上的支持。 联邦垦殖区是敦拉萨推行的土地改革政策,成功在不国有化原有的地方地主的情况下,为没有土地的村民提供耕者有其田的机会。只是,垦殖区的参与权在1989年后就没有开放。换句话说,现在的参与者,是数十年前没有土地的年轻乡民。他们的第二代、第三代并没有受到同等的待遇。最近垦殖区机构的企业臂膀谈上市,让一些垦殖民不满,而有了些许松动。当然巫统也通过国阵依靠沙巴和砂拉越的土著票仓,这容后再议。 巫统的票仓在乡村的格局发挥得最好。如今高度城市化、资讯快速流动以后,这个优势似乎已经不再。巫统失掉中间选民,票仓也在松动当中,换政府也许不一定可能,但至少也不是不可能。这就是此时此刻的格局。 刊登于《星洲日报》

Read More巫统的票仓(原文)

民政党和国阵领导何时才会学懂?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2年1月17日发出的文告 民政党领导人从其政治主人,即巫统身上学会的政治之道,就只是对巫统卑躬屈节。他们无条件接受巫统主导国阵成员党。 1. 向联邦政府乞讨 民政党槟城州主席拿督丁福南最近攻击槟州首长林冠英没有使用“恰当管道”向联邦政府乞讨“糖果”或工程计划。很明显的,丁氏和民政党在要求人民向联邦政府乞讨。 就是民政党习以为常的乞讨行为招致人民的反感,并在2008年3月8日把国阵踢出槟州。 官方媒体《马新社》日前报导,丁氏说“如果槟州首长对任何计划有疑问,他应该使用恰当的管道去处理,而不是通过媒体”。 但愿丁氏勿忘记,是联邦政府在征收税务,其有责任发展全国各州。林冠英只是代表槟城人民说话。他不必为人民的权利去向联邦政府乞讨,这是联邦政府责无旁贷的责任。 如果联邦政府无法满足人民的要求,乃至宪法的规定,那就推举新的领导人入驻布城首相署吧! 2. 针对Sungai Nyior收费站撒下的谎言 民政和其他国阵领袖针对槟州民联政府散播谣言,指民主行动党无法撤除Sungai Nyior收费站。 必须说明的是,收费大道是由联邦政府控制,而民联州政府已经建造了替代道路。毋庸置疑的是,唯有联邦政府可以撤除收费站。在此关节,民政党的领袖是否忘了必须向联邦政府乞讨撤除收费站? 所有国阵成员党领袖必须铭记的是,是林冠英孜孜不倦地反对代表收费大道业者的联邦政府延长收费期限。 3. 减少人民的财政负担 我支持林冠英向丹斯里诺莫哈末耶谷发出挑战,针对减少收费站课题进行辩论。政府必须了解的是,在国际经济萎靡不振之际,加强国内消费和需求是确保我国经济成长的关键。 促进国内消费的最佳方法是增加人民可支配的收入!无可奈何的是,国阵却反其道而行,其允许私人企业透过收费大道和不必要的“税务”榨干人民的血汗钱。 刘镇东

Read More民政党和国阵领导何时才会学懂?

普腾收购案是否另一宗土地掠夺案?

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2年1月18日在槟城发出的文告 联邦政府与国库控股是否正在密谋把位于吉隆坡一带策略地点的地皮,通过普腾收购案偷龙转凤移至丹斯里赛莫达手中? • 赛莫达控制的DRB-HICOM收购普腾后,也一并接收普腾位于沙阿南面积250依格的土地,以及其他帐面价值低、还未被重估的资产 • 赛莫达已在2011年4月控制了大马邮政公司,后者在全国拥有许多高价值土地 • 赛莫达正在收购大马铁道公司,后者拥有更多的土地 • 赛莫达拥有的MMC公司是巴生谷捷运系统的承包商之一,这允许他决定如何利用位于巴生谷的策略性土地 赛莫达手上企业不止上述,其旗舰企业,即MMC和DRB-HICOM也涉及了许多国家战略性领域和工业,掌控了数百亿的合约,囊括米饭、糖、港口和独立发电站等等。 赛莫达也即将通过Puncak Semangat公司进军通讯业,据报道其即将瓜分4G通讯网络最大的频谱。 这些一系列的动作令人非常令人怀疑,有关方面正密谋把属于联邦政府的资产转移至赛莫达的手中,以防万一联邦政府在来届大选变天,国阵起码继续掌握这些战略资产。 身兼财政部长的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有必要向国民解释这一切。 刘镇东

Read More普腾收购案是否另一宗土地掠夺案?

Malaysia yang Tidak Arogan

Oleh Ahmad Cholis Hamzah, MSc Membaca buku kumpulan tulisan Liew Chin Tong anggota parlemen muda Penang Malaysia yang berjudul: “Speaking for the REFORMASI GENERATION” saya ingat kondisi Indonesia semasa Orde Baru dulu. Pak Chin Tong – begitu saya menyebutnya menulis tentang hiruk pikuk politik di…

Read MoreMalaysia yang Tidak Arogan

DAP Bukit Bendera Parliamentary Liaison Committee FOR 2011-2012

DAP Bukit Bendera Parliamentary Liaison Committee for 2011-2012 Chairman                           Liew Chin Tong Deputy Chairman                Koay Teng Hai Vice Chairman                    Kaliyappan A/L P Renganathan Secretary                          Lim Hui Ying Asst Secretary                   Lim Siew Khim Treasurer                          Yip Goot Siew Organising Secretary        Lim Cheng Hoe Publicity Sectetary           …

Read MoreDAP Bukit Bendera Parliamentary Liaison Committee FOR 2011-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