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的票仓(原文)

来届大选将考验巫统这个世界上目前在位最久的民选政府(中共、越共和北韩不算在内),是否可以在完全放弃“政治中间”(非马来人、要求廉政的马来人)之后还能继续执政,让我们检视巫统的票仓。

自308大选以来,几乎所有的民调都显示,6成以上的马来选民认为巫统贪腐,但假如当日选举,只有4成半马来选民准备投票给民联,这中间有1成半的选民不满巫统却也不相信民联。他们将决定下届大选的成绩。

巫统自2005年7月希山慕丁亮剑以来,自我放弃了自1991年起在“2020宏愿”框架下全面和直接收编非巫裔选民的“大联盟”策略,走向仰赖巫统马来选民基本盘的偏锋。但巫统的票仓真的固若金汤?

巫统这些年长期执政,主要靠以下的票仓群体:巫统党员、公务员、军警及其退伍人员和联邦垦殖区。巫统通过执政的便利和资源收编这些群体,并且通过选区不公平划分放大这些群体的效应。例如,我的选区有6万5千名选民,加浦最新的选民人数达12万人,首相署部长纳兹里的选区则只有2万3千名选民,布城更少,只有7千人。

上届大选选民册上有1千60万名选民,投票率7成,也意味着只有700余万选民出门投票。巫统的逻辑是,其号称有300万余名党员,假如每名党员都投票给巫统,巫统肯定包赢。当然现实并非如此。其一,我们都熟悉马华党员人数如何灌水,巫统也不例外。其二,巫统党员不是与世隔绝的群体,也会受社会风潮(例如上届大选的查宫、现在的牛事件)影响。

许多公务员上一届投票给反对党,宣泄对“睡觉首相、贪婪驸马”的不满,以及对前雪州大臣基尔颁发“扫把奖”给表现不佳的公务员。马来西亚公务员体系官员与普通公务人员的薪金差距很大,有学者指最高级别的公务人员薪酬是最低级别的30倍以上,但选举却是每人一票。政府被迫于日前收回新的薪资合约,其中最大的原因是高官们给自己加了高薪,底下的人员怒火燎原。公务人员近距离看政治,对贪腐问题特别有感受。

军警过去都是在警局和军营里,以邮寄选票方式投票。随着国会关于选举改革的特选委员会的建议,下届大选可能有望改革。当军警可以自由投票,不必担心遭到麻烦,巫统的这个票仓就不一定取得过去一般平均9成以上的支持。

联邦垦殖区是敦拉萨推行的土地改革政策,成功在不国有化原有的地方地主的情况下,为没有土地的村民提供耕者有其田的机会。只是,垦殖区的参与权在1989年后就没有开放。换句话说,现在的参与者,是数十年前没有土地的年轻乡民。他们的第二代、第三代并没有受到同等的待遇。最近垦殖区机构的企业臂膀谈上市,让一些垦殖民不满,而有了些许松动。当然巫统也通过国阵依靠沙巴和砂拉越的土著票仓,这容后再议。

巫统的票仓在乡村的格局发挥得最好。如今高度城市化、资讯快速流动以后,这个优势似乎已经不再。巫统失掉中间选民,票仓也在松动当中,换政府也许不一定可能,但至少也不是不可能。这就是此时此刻的格局。

刊登于《星洲日报》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