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rch 2012

莱士:总检察长授权下.官员可“合法监听”

(吉隆坡29日讯)新闻、通讯及文化部长拿督斯里莱士雅丁说,根据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252条文,在总检察长的授权下,执法和调查官员有权展开“合法监听”(lawful interception),条件是有关通讯或含有触犯上述法令的资料。 他指出,除了上述法令,也有其他法令允许执法或调查官员侦听,如1961年绑架法令(内政部)、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及1988年危险毒品法令(国家反毒机构)、2009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反贪会)及2010年策略贸易法令(贸工部)。 莱士雅丁今日在国会下议院书面答覆行动党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的提问时说,根据198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234条文,侦听是不被允许的。 “但该法令252条文却阐明,总检察长可以赋权执法或调查官员侦听,以获取资料调查有关案件,新闻部只能在上述情况下获准侦听。” 《星洲日报》

Read More莱士:总检察长授权下.官员可“合法监听”

地方分权

亚洲民主化的经验显示,地方分权可以在没有民主的国家实行(如中国),但根据过去一党独大的国家的民主化经验,地方分权是落实民主参与很重要的策略。 来届大选看来逃不过在斋戒月前举行。这是马来西亚历史上朝野选情最接近、最有可能换政府的一次。然而,政党轮替不应该是终极目标,政党轮替应该是民主化的手段。 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检验,国阵不愿意接受朝野公平竞争的民主制度。下星期,国会将辩论选举改革特选委员会的报告书。据悉,国阵不准备再清理选民册、也不对降低投票年龄、确保公平的媒体报导等关键项目作出承诺。报告书的建议将留待第14届大选才来落实。 既然民主化无法在国阵治理下落实,民主化因此只好通过政党轮替来完成。换句话说,来届大选不能只是民联换国阵,新的替换旧的。这一换,要得像换电脑操作系统般,把“系统”背后的各种算计、预设和方程式全都重新换过。 民主化是平等的政治参与权利的扩大,或者更简单的说,让更多人参与决策的过程。然而,民主和国家这两个概念碰在一起,尤其是在版图辽阔的国家,可能就会让公共事务变成缓慢得一事无成。因此,民主化的过程当中,往往必须伴随着地方分权的落实。 地方分权,让公民比较直接参与地方上的公共事务,也让中央政府比较专注于外交、军事、宏观经济、贸易等大政策领域。 亚洲民主化稍有成就的前一党制国家如韩国、台湾、印尼,其民主化的成果往往是在地方的良好治理上收割。特别是在民主化、资源和权力下放以后,这些国家的首都以外的次级城市,得以与首都分庭抗礼,甚至在一些地方发展方面如生活品质都超越首都。 马来西亚虽然是以联邦制立国,但是中央政府不断集权,包括把过去不是中央政府的权力全都包办下来,如垃圾、水供和排污处理。又如,槟城或者吉兰丹的巴士应该走什么路线,全是联邦政府的权限。 我们的国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身份认同/族群意识是重要的社会分歧。一刀切的中央制度,在教育、广播电视、语言政策上,很难照顾到砂拉越伊班人的语言学习的需要,也很难让吉兰丹人为他们推动吉兰丹语带来任何帮助。 惟有通过中央下放权力、落实地方分权,才有可能让地方政府发挥衔接地方发展与国家利益之间的联结功能;这也让次级政府必须直接面对各地方上不同语言、文化、宗教与教育背景的在地居民,让地方政府与居民共同参与讨论和决定深刻影响着他们的日常生活的种种地方管理。 文章刊登于《星洲日报》言路版

Read More地方分权

柔南政治醒觉晚宴

《告别腐败,改朝换代》 (Ubah Sekarang Selamatkan Malaysia!) 柔南政治醒觉晚宴﹗ 日期:27-04-2012,星期五 时间:傍晚7时正。 地点:Cathay Seafood Restaurant,新山百合花园新国泰酒楼/Lot Ptd 85473, Jln Molek 2/4,Taman Molek, Johor Bahru. 超重量级演讲嘉宾: 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柔佛州反对党领袖兼士古来区州议员巫程豪、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检伟和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 個人票Per Ticket:RM70 普通席Per Table:RM700(一桌) 贵宾席V.I.P Table:RM1000(一桌) 联络人: Tang Chee Kia 016-7221283 Marcus 0197575705 Yap 0127192666 Kenji 0167025699 Sandra 010-8874798

Read More柔南政治醒觉晚宴

Johor Fund Raising Dinner

《告别腐败,改朝换代》 (Ubah Sekarang Selamatkan Malaysia!) 柔南政治醒觉晚宴﹗ Date:27-04-2012,Friday Time:7pm sharp Venue:Cathay Seafood Restaurant, Lot Ptd 85473, Jln Molek 2/4,Taman Molek, Johor Bahru. 超重量级演讲嘉宾: 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柔佛州反对党领袖兼士古来区州议员巫程豪、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检伟和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 Per Ticket:RM70 Per Table:RM700 V.I.P Table:RM1000 Contact Person: Tang Chee Kia 016-7221283 Marcus 0197575705 Yap 0127192666 Kenji 0167025699 Sandra 010-8874798

Read MoreJohor Fund Raising Dinner

新加坡重判大马人轻饶本国人? 维权人士再吁政府拯救杨伟光

马来西亚人杨伟光在新加坡被判死刑一案有新进展,“为杨伟光请命”运动今日质疑新加坡司法机关歧视马来西亚人,一方面判杨伟光死刑,另一方面却轻饶两名同样涉嫌运毒罪的新加坡人。 根据“为杨伟光请命”协调员饶兆颖,一名名为谢春林(译音,Chia Choon Leng)的新加坡人,虽然已被确认为指使杨伟光运毒的幕后老板,也已经被控以26项罪名,不过控方过后却撤销一切控状。 另一名名为高博强(Koh Bak Kiang)的新加坡人,则同样受到谢春林的指使运毒,但新加坡法庭最终只判他运送不超过14.99克的毒品罪成,只需监禁而逃过死刑。 新加坡法律规定,只有运毒超过15克者,才会被判强制死刑。 提呈备忘录给副外长 饶兆颖(左图中)也是一名律师,她今日到国会大厦把一份备忘录提呈给外交部副部长里查烈,希望马来西亚政府能介入此事,保护马来西亚公民的生命。 她也与班底谷国会议员努鲁依莎、升旗山国会议员刘镇东及斗湖国会议员蔡顺梅召开记者会,质疑新加坡司法机关歧视马来西亚人。 “两名新加坡人逃过死刑,而杨伟光则被判死刑,这是国籍歧视。我国政府之前说不能介入新加坡的司法制度,但政府这次应该帮助杨伟光,除非政府认同这种国籍歧视。” 我国死囚增至164人 刘镇东表示,在争取新加坡总统特赦杨伟光的同时,马来西亚政府也应该检讨本国的死刑制度。 他指出,去年2月22日我国监狱内只有696名死囚,但在1年之后,已经增加164人至860人,显示我国死刑判罚有增加的趋势。 他促请政府检讨目前的死刑制度,即使不能完全废除死刑,也应该至少检讨对毒品罪的判罚,即把判死刑与否交给法官定夺,而非强制死刑。 挑战新国选择性提控 杨伟光已经在今年1月27日通过律师拉维入禀法庭,挑战新加坡总检察署选择性提控杨伟光,但却放过杨伟光“老板”谢春林的决定。 根据新加坡媒体早前的报道,新加坡高庭在审讯中发现,谢春林是当时联络杨伟光的人,以说服后者为他运送“礼物”。后来,这些“礼物”被发现就是毒品,而这也导致杨伟光入罪。 杨伟光在过去4年都被囚禁于死囚室中,目前仍在等待新加坡总统的特赦决定。 杨伟光现年22岁,是一名马来西亚沙巴人。根据“为杨伟光请命”运动所发布的资料,他于2007年遭毒枭诱骗运送47克海洛因而在新加坡被捕,过后被判处死刑。他在犯下此一致命性的错误时未到19岁,完全不知道贩运毒品的刑罚是死刑。 在被监禁之后,杨伟光在佛法中得启发,并立志将余生投入于辅导狱友及警惕群众有关于毒品的致命性危害。 马来西亚非政府组织与多名政治人物,都通过各种活动,希望说服新加坡总统赦免这名22岁青年的死刑。

Read More新加坡重判大马人轻饶本国人? 维权人士再吁政府拯救杨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