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获74%产值工人仅占21%

尽管由表现管理与传递单位(Pemandu)负责推动的经济转型计划(ETP)的目的,是要使我国在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但一家研究智库揭露,预料仅有21%的经济转型计划产值将惠及我国受薪工人,而74%产值则系数流入企业的口袋,比例相当悬殊。

行动党升旗山国会议员刘镇东今日发表文告指出,这是智库义腾研究中心(REFSA)利用表现管理与传递单位的数据,计算所得的结果。

计划集中两大经济领域

刘镇东指出,经济转型计划所公布的多项“入口点计划”(EPP),也大多集中在少数国家关键经济领域(NKEA),特别是“石油、天然气和能源”及“大吉隆坡与巴生谷”领域。

他点出,国油在柔佛边佳兰(Pengerang)的提炼及石油化学综合发展计划(RAPID)以及捷运计划,就已经占了1770亿令吉总投资额的1000亿令吉。

“单是一个国家关键经济领域,‘石油、天然气和能源’就占据了投资的53%。”

10大投资项目就占80%

刘镇东(右图)更表示,经济转型计划10个最大“入口点计划”(EPP),它们的总投资额就高达1400亿令吉,或占了所公布投资项目的80%。

“这意味着一小撮工人和企业将从经济转型计划获得不对称的利惠。”

刘镇东指出,若政府只是制造一个分配失衡的经济,仅照顾已经非常富裕的企业,那根本称不上什么“转型”。

“我们作为一个高收入国,应将国家经济产值,转化成更多的工人薪金来分配,而不是造惠企业。”

若无转型计划也能达标

刘镇东表示,表现管理与传递单位设下非常有野心的目标,就是要从现在开始至2020年,将人均收入提升至4万8000令吉、制造330万的就业机会、1兆4000亿新投资、及每年6%的经济成长率。

他指出,根据该单位从2010年10月至2011年11月的8次宣布,其转型路线图表现看起来非常好,几乎达到所有目标。

不过,他说,根据智库义腾研究中心的仔细研究,事实可能并非如此。

刘镇东举例,不管有没有经济转型计划,我国的人均收入都有可能达到4万8000令吉。

“达到这个目标,不代表我们在2020年时,就比2009年富有两倍。”

许多大型计划早已存在

他补充,许多“入口点计划”在经济转型计划出现前,就已经存在了。

“当它(表现管理与传递单位)只是宣布一些早就出现的计划,如柔佛国际名牌商城(Johor Premium Outlet)或瑞吉酒店(St Regis Hotel),那经济转型计划怎称得上‘转型’?”

企业占便宜捞公共资源

刘镇东指出,更令人担心的是,许多企业是在占经济转型计划的便宜,以获得更多公共资源。

他举例,由Karambunai集团在沙巴所推动综合生态度假村,在2010年的工程预算原本只是30亿令吉,但被纳入经济转型计划路线图时就剧增至67亿令吉,在2011年被宣布成为“入口点计划”时更增加至96亿令吉。

他说,在第10大马计划下,这些计划将能享有政府支助10%的发展成本,因此“发展成本预算越高,公共注资就越高”。

“当表现管理与传递单位将这些计划命名为‘入口点计划’时,是否间接盖章批准了这些公共注资?”

“再一次,企业为了捞取本身利益而利用公共资金,也称不上什么‘转型’。”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