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镇东:把母语教育变成国家的资产

针对备受争议的莱纳斯关丹稀土厂计划,马青中委兼国阵青年团幕僚长符策勤形容,引入稀土厂计划是遭“殖民主义者愚弄”的决策。

符策勤昨晚是“国阵民联大比拼:拿出你的政策来!”论坛的问答环节中,如是受询表示。

当时,现场一名公众(右图)询问,莱纳斯稀土厂及柔佛东海岸边加兰石油发展计划引起当地人民反弹,甚至发动集会提出抗议。

“我想问的是,国阵这些计划上,考量的是经济或者是人民的感受?”

决策者遭殖民主义愚弄

符策勤回答时表明,他个人反对关丹稀土厂计划。

“将稀土厂放在关丹,是殖民主义者愚弄第三世界愚蠢决策者(的做法)。”

稀土厂由国际贸易及工业部从澳洲引入关丹,原子能执照局也在日前批准临时营运执照。

他透露,大家需了解的国际稀土开采工业的背景,美国与澳洲皆有稀 土原料,但它们并不开采,反之中国为全球供应95%稀土的国家。

这名公众与符策勤的这番话,同样令台下公众拍掌叫好。

证明太阳能厂有害就关

不过,符策勤(左图)话锋一转,矛头指向民联槟城政府。他说,德国博世公司槟州峇都加湾兴建太阳能制造厂,也引发污染争议。

他指出,尽管太阳能感觉很清洁,但其提炼过程被指会污染河水与食水,甚至对人体有害。

他冀望,如果证实此事属实,民联也应考虑关掉这家公司。

符策勤于1994年加入马华,99年中选为马青总团代表。他在2001年着写《左眼右眼看华人》。

其他主讲人分别是民青团总秘书刘华才、升旗山国会议员兼民主行动党中委刘镇东,以及峇都区国会议员兼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

若争取有望大选前关厂

蔡添强也回应莱纳斯稀土厂议题表示,首相纳吉最近都非常听民联的话,包括在民联反对公务员薪金制度后,也跟着宣布把它取消。

蔡添强乐观的说,相信大家加把劲施压下,稀土厂计划甚至有望在大选前宣布撤销。

这项由甲华堂青年团在第12届全国大选后举办的系列公民论坛活动,昨晚在甲州培风中学怀萱进行。主持人为甲华堂青年团团长柯新庆。

共有12个单位参与举办昨天的论坛,包括《当今大马》、《独立新闻在线》、甲董联会、林连玉基金甲联委会、老友联谊会、青运甲分会、惠安青、晨钟青及吴氏青。

国阵缺乏咨询学生受害

另一方面,朝野双方辩论双方的教育政策上,也有一番精彩的唇枪舌剑。

蔡添强(右图)认为,从政者不应该不理会民意,擅自插手教育政策。

他举例说,教育部的一些政策如宏愿学校、英化数理等,都是在缺乏咨询下推行,最后令孩子受害。

“民联若是执政,会加强咨询的工作,包括与董教总联系等,即使执行也会先局部执行,看到成效后才全面执行。”

刘华才则反驳说,一个国家的成败胥视教育,因此须从全面性来探讨及检讨教育,政府也咨询了专家及智囊团的意见,并考量市场需求才推行。

马哈迪独决定数理英化

此外,刘镇东跟现场公众分享前首相马哈迪推行英化数理的小故事。

他说,马哈迪在2002年时退休前,原本想要恢复英语学校,遇阻后才改为英化数理政策。

“当时就有巫统党员问,若老师英语好数理不好,或数理好英语不好,怎么办?”

“马哈迪在巫统大会上答说,不用紧,我们就用放映机与软件,让老师与学生一起学习英语与数理。”

“马哈迪在2003年财政预算案里,规划在5年内拨出50亿令吉推行,然而第1年就用了30亿令吉,来买荧幕与放映机。”

为此,刘镇东强调,决策权力不能集中在一个人手上,需尊重全国各地对教育的需求,同时应该摆脱单语民族主义。

海外唯一拥纯华文学校

符策勤也从海外局势来点评本地华教发展,他说,散布在中港台以外的海外华人有3600万人口,大马占了640万人或12%。

他续说,大马是唯一从幼儿园至高等教育学府,都设有纯华文教育学府的国家。

“新加坡哪怕是一个拥有74%华裔人口的国家,也没有纯华小。”

刘华才也强调,政府拥有保留母语教育的决心,同时也关注独中。

他举例,政府拨款给华小,废除1961年教育法令所允许教长废除华淡小等。

怎可说政府不注重独中 

“是的,我们至今没有承认独中文凭,但我们不曾忽略独中的发展,我们以开放式态度来看独中的发展。”

“我们也拨款给独中,(落实)以地养校制度;第2,我们在发出100令吉给学生方面,也包括给独中生。”

“所以,你怎可说国阵政府不注重我们的独中发展,高等教育基金拨款也开放给独中生申请。”

刘镇东调侃说,刘华才与符策勤的想法落伍了40年。

母语教育应成国家资产

“两位(的想法)好像在70年代的时候,当时在印尼、全东南亚学华文是要杀头的,那时的大马真的很好。”

“308大选后,连民联都可以固定派钱给独中、华淡小及教会学校及宗教学校,我觉得我们应该去到另一个层次,就是探讨把母语教育变成国家的资产。”

刘镇东(右图)认为,中央政府应该将有关教育的政权下放给方,甚至可让各州或地方决定本身的教育措施。

“届时,马来西亚将会是一个不一样的国家,华人可学淡米尔文,印度人可以学华文,马来人可以讲华语。”

暗示政府承认统考文凭

符策勤也暗示政府或会承认统考文凭。他说,“关于独中统考文凭的承认,我们有最新的一个消息是,慕尤丁最近进行着教改,我们希望会有改变。”

蔡添强重申,搞政治的手不应该碰教育,教育更不是像首相纳吉般在大选前喊出“我帮你、你帮我”的话,便可以搞好。

他建议,是否要承认统考文凭或其他的学术文凭,应该交由一个学术鉴定委员会来负责。

因误解马大列百强大学

在辩论政府大学的国际排位时,刘镇东说,马大2006年因被误会拥有45%的国际学生,因此才会被列百强内,当时校内45%的华印裔学生被当成中国与印度学生,马大被误为够国际化。

“大学好不好,取决于有没有顶尖级大师学者,有没有影响世界的一流文献,有没有好的学生?”

“这与政治有关,50年代时全世界最好的大学是仰光大学,但进入60年代东南亚最好的大学是马大。”

“政治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今天在在大学做管理的竟然升为教授。别的大学要升为教授,你必须有出版、见地及影响力,大师才能做教授。”

教授升等不只是看管理

“70年代以前的马大,是学生自己管学生的,包括药房、食堂、会所 、巴士等。但今天管学生的人可以因为管学生而升为教授,他们不需写论文。”

曾在工艺大学执教的刘华才(右图)讥讽说,刘镇东不曾在大学教书,因此不清大学的情况。

他反驳说,“要升为教授,考量5项因素,包括文献、教学、研究、咨询及管理,而不是只有管理而已。”

他透露,大马的副教授约占大学师资60%,而教授级师资就才5.3%。

《当今大马》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