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镇东否定603大选可能性

虽然《彭博社》日前引述匿名官员预测全国大选落在6月3日,但是行动党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却否定这个看法,并嘲讽这名发放消息的人士,傻傻搞不清楚大马的政治现实。

刘镇东肯定地说,首相纳吉不会在6月3日举行大选,因为这将令东马吹起反风,并非国阵所乐见。

游子回乡影响家人票向

他透露,趁着5月30日、31日的丰收节,以及6月1日、2日的达雅节,东马游子届时将会回乡投票。
 
NONE“砂拉越民进党一名领袖就说,那时大家(游子)回乡时将城市不好意识带回来影响响村乡,不利国阵,这番话点出问题所在。”

他续说,国阵极力要保住东马票仓,上届大选东马57个国会议席,国阵仅输了亚庇及古晋2席。

“再者,国阵上届大选在沙巴的得票为49%,在野党(包括独立人士)则有51%。”

他透露,更不用说,6月2日是国家元首的华诞。

除吉隆坡大马没有城市

刘镇东昨晚在行动党沙巴宣传秘书陈泓缣所著的新书《沙巴民主攻略》及“马来西亚民主攻略:两线制与地方分权”讲座上,针对最新一轮大选日推敲发表看法。

其他3位主讲人分别是陈泓缣、政治学者黄进发,以及默迪卡调查中心经理陈承杰,主持人是出版社编辑杨洁。

刘镇东认为,而大马的民主问题是过于中央集权,地方分权是民主化的重要过程,中央应尽量将权力下放给州属或地方。

他透露,中央集权的结果,便是地方无法均衡发展,其中一个例子便是吉隆坡在独立前与槟州、柔州经济表现非常平均,然而至今吉隆坡的经济比2州大出8倍。

“我甚至有一个假设,除了吉隆坡以外,(大马今后)没有其他城市了。” 

地方分权是合作出路?

他指出,目前所面对是一个侵略型的中央政权,它利用各种“寻租机会”来获取利益,中央政府愈来愈多钱,根本不需要去看其他州属。

刘镇东也举例,政府当初将钱花在布城的建设上,每年还需拨出20亿令吉租金给布城机构。

刘镇东表示,国人不只要看到两线制落实、换掉国阵政府,也要看到民主转型。

他说,大马须在民主转型框架内谈论地方分权,否则只会营造更多的地方诸候。

刘镇东也挑出民联3党在身份认同方面所面对的异见问题,但他相信只要落实地方分权,将会是民联的一条出路。

身份认同议题未达共识  

他指出,民联3党在民主化及经济部分,立场一致或大同小异,仅剩身分认同这个包括宗教、种族及皇室的部分。

“地方政权可能是解决大马长久以来,身份认同一个起点。”

他举例,若由布城来决定教育方针,其拟出的是全国划一的政策,若是下放到州属或地方,则可根据当地实质需求来拟定。

没政治意识可被钱收买 

NONE黄进发也表示,东马没有政治意识型态,这比西马还糟糕。

“西马存有种族政治与宗教政治,这是坏的政治(状况),但这好过没有意识型态的砂拉越与沙巴,最后能够为钱收买。”

他指出,有人说不要政治化议题,但能够政治化表示这个社会进步到一个程度,因此说不要政治化的人是不能接受社会现实的人。

黄进发也说,西马的两线制,谈论的是民主化、善政,并跟威权及贪腐杠上,但两线制的结果双方最后比拼政绩,政治会变得无趣。

沙州有望诞生副首相?

他说,东马被吸纳为大马一人分子,从历史上来看这是平衡新加坡的土著票仓。

他指出,巫统一直防卫东马,这些年来也安插穆斯林出任首长,砂州有马兰瑙穆斯林首长泰益玛目,而沙州则有慕沙阿曼。

他透露,东马政治悲哀的一点是,这些领袖只求在东马的封地内当家,不求问鼎中央,因此他们都知道,巫统不会让他们入主中央。

“但沙巴巫统今天有了问鼎中原的捷径,他们可以想像巫统副主席沙菲益出任副首相的可能性。” 

炮轰东马趁机要挟中央

黄进发表示,沙巴也企图阻挡州内政党全国化,但在砂州已行不通,因为几乎所有在野党都是来自半岛。

他也炮轰东马议员要求增加东马的国会议席,将东马议席比例拉高至全国三分之一,形容这是东马精英威胁中央的手段。

“这是废话,这只会让东马精英获得更多权力去(向中央)拿钱,去威胁中央政权而已。”

“这些所谓的造王者其实是东马政治利用(优势)向中央需索,不代表会发放下去。这其实跟巫统精英以马来人名义拿利益后没办法下放的道理一样。”

下届大选关键是州政权

这名政治学者认为,第13届全国大选的关键,并非在于三分之二国席的攻守战,而是在于是否取下州政权。

“否则,民联就算获49%的选票,(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也只是空头议员而已,没人当一回事。…取下州政权就让有钱去招兵买马,培养势力。”

他指出,若是为了修宪一事而图捍卫三分二优势,基本上除了选区划分外,宪法已没有什么可以改变之处。

冀提升东马州政府权力

他也建议,中央将东马两州政府升为1.5级政府,令它们比半岛各州的2级政府地位还高,同时落实2.5级省政府及及3级县市议会,这可让一些省政府可以自治。

黄进发认为,地方分权资源下放,将会在地方政治上促成两线制。
 
朝野未关注新生代声音

NONE另一方面,陈承杰也批评在来届大选瞄准沙巴的朝野政党,忽略了州内新生代的声音。
 
“我们看到沙巴卡达山裔新生代在西马机场驾德士,他们在家乡面对外劳抢饭吃的困境,这问题执政党与在野党没有好好去了解。”

他续说,80年代的沙州因木材业成为全国最有钱的州属,当年山打根被誉为“小香港”,如今却成沦为贫穷州属。

“还有,治安也是一个问题,有一次默迪卡民调中心去仙本那进行民调,发现街上没有人,询问警察下才知道海盗来了。”

《当今大马》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