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镇东否定603大选可能性

虽然《彭博社》日前引述匿名官员预测全国大选落在6月3日,但是行动党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却否定这个看法,并嘲讽这名发放消息的人士,傻傻搞不清楚大马的政治现实。

刘镇东肯定地说,首相纳吉不会在6月3日举行大选,因为这将令东马吹起反风,并非国阵所乐见。

游子回乡影响家人票向

他透露,趁着5月30日、31日的丰收节,以及6月1日、2日的达雅节,东马游子届时将会回乡投票。
 
NONE“砂拉越民进党一名领袖就说,那时大家(游子)回乡时将城市不好意识带回来影响响村乡,不利国阵,这番话点出问题所在。”

他续说,国阵极力要保住东马票仓,上届大选东马57个国会议席,国阵仅输了亚庇及古晋2席。

“再者,国阵上届大选在沙巴的得票为49%,在野党(包括独立人士)则有51%。”

他透露,更不用说,6月2日是国家元首的华诞。

除吉隆坡大马没有城市

刘镇东昨晚在行动党沙巴宣传秘书陈泓缣所著的新书《沙巴民主攻略》及“马来西亚民主攻略:两线制与地方分权”讲座上,针对最新一轮大选日推敲发表看法。

其他3位主讲人分别是陈泓缣、政治学者黄进发,以及默迪卡调查中心经理陈承杰,主持人是出版社编辑杨洁。

刘镇东认为,而大马的民主问题是过于中央集权,地方分权是民主化的重要过程,中央应尽量将权力下放给州属或地方。

他透露,中央集权的结果,便是地方无法均衡发展,其中一个例子便是吉隆坡在独立前与槟州、柔州经济表现非常平均,然而至今吉隆坡的经济比2州大出8倍。

“我甚至有一个假设,除了吉隆坡以外,(大马今后)没有其他城市了。” 

地方分权是合作出路?

他指出,目前所面对是一个侵略型的中央政权,它利用各种“寻租机会”来获取利益,中央政府愈来愈多钱,根本不需要去看其他州属。

刘镇东也举例,政府当初将钱花在布城的建设上,每年还需拨出20亿令吉租金给布城机构。

刘镇东表示,国人不只要看到两线制落实、换掉国阵政府,也要看到民主转型。

他说,大马须在民主转型框架内谈论地方分权,否则只会营造更多的地方诸候。

刘镇东也挑出民联3党在身份认同方面所面对的异见问题,但他相信只要落实地方分权,将会是民联的一条出路。

身份认同议题未达共识  

他指出,民联3党在民主化及经济部分,立场一致或大同小异,仅剩身分认同这个包括宗教、种族及皇室的部分。

“地方政权可能是解决大马长久以来,身份认同一个起点。”

他举例,若由布城来决定教育方针,其拟出的是全国划一的政策,若是下放到州属或地方,则可根据当地实质需求来拟定。

没政治意识可被钱收买 

NONE黄进发也表示,东马没有政治意识型态,这比西马还糟糕。

“西马存有种族政治与宗教政治,这是坏的政治(状况),但这好过没有意识型态的砂拉越与沙巴,最后能够为钱收买。”

他指出,有人说不要政治化议题,但能够政治化表示这个社会进步到一个程度,因此说不要政治化的人是不能接受社会现实的人。

黄进发也说,西马的两线制,谈论的是民主化、善政,并跟威权及贪腐杠上,但两线制的结果双方最后比拼政绩,政治会变得无趣。

沙州有望诞生副首相?

他说,东马被吸纳为大马一人分子,从历史上来看这是平衡新加坡的土著票仓。

他指出,巫统一直防卫东马,这些年来也安插穆斯林出任首长,砂州有马兰瑙穆斯林首长泰益玛目,而沙州则有慕沙阿曼。

他透露,东马政治悲哀的一点是,这些领袖只求在东马的封地内当家,不求问鼎中央,因此他们都知道,巫统不会让他们入主中央。

“但沙巴巫统今天有了问鼎中原的捷径,他们可以想像巫统副主席沙菲益出任副首相的可能性。” 

炮轰东马趁机要挟中央

黄进发表示,沙巴也企图阻挡州内政党全国化,但在砂州已行不通,因为几乎所有在野党都是来自半岛。

他也炮轰东马议员要求增加东马的国会议席,将东马议席比例拉高至全国三分之一,形容这是东马精英威胁中央的手段。

“这是废话,这只会让东马精英获得更多权力去(向中央)拿钱,去威胁中央政权而已。”

“这些所谓的造王者其实是东马政治利用(优势)向中央需索,不代表会发放下去。这其实跟巫统精英以马来人名义拿利益后没办法下放的道理一样。”

下届大选关键是州政权

这名政治学者认为,第13届全国大选的关键,并非在于三分之二国席的攻守战,而是在于是否取下州政权。

“否则,民联就算获49%的选票,(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也只是空头议员而已,没人当一回事。…取下州政权就让有钱去招兵买马,培养势力。”

他指出,若是为了修宪一事而图捍卫三分二优势,基本上除了选区划分外,宪法已没有什么可以改变之处。

冀提升东马州政府权力

他也建议,中央将东马两州政府升为1.5级政府,令它们比半岛各州的2级政府地位还高,同时落实2.5级省政府及及3级县市议会,这可让一些省政府可以自治。

黄进发认为,地方分权资源下放,将会在地方政治上促成两线制。
 
朝野未关注新生代声音

NONE另一方面,陈承杰也批评在来届大选瞄准沙巴的朝野政党,忽略了州内新生代的声音。
 
“我们看到沙巴卡达山裔新生代在西马机场驾德士,他们在家乡面对外劳抢饭吃的困境,这问题执政党与在野党没有好好去了解。”

他续说,80年代的沙州因木材业成为全国最有钱的州属,当年山打根被誉为“小香港”,如今却成沦为贫穷州属。

“还有,治安也是一个问题,有一次默迪卡民调中心去仙本那进行民调,发现街上没有人,询问警察下才知道海盗来了。”

《当今大马》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

Penang: Malaysia’s High-Tech Powerhouse

Last month, I led a 40-person delegation, which included important Southeast Asian regional economists and senior government and GLICs (government-linked investment corporations) officials, to visit semiconductor firms in Penang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