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广场

吉隆坡市长封锁独立广场,除了显示执政党的确给阿拉伯之春吓坏了,也证明当局没有从过去的大集会中学到什么。

话说2004年大选出现的舞弊,尤其在登嘉楼(特别针对回教党选区而登记的新选民成为造王者)和雪兰莪(现任选委会副主席当时是雪州选委会主任突然将投票时间延长两个小时、许多地址出现问题),让民间社会和在野党觉得选举制度的改革是当务之急。

我在2005年从澳洲留学毕业返国,刚好参与了这方面的工作,协助管理净选盟的秘书处工作。

成立净选盟的想法自2005年7月讨论,到2007年11月11日的大集会,耗时近两年半。净选盟在2006年11月23日在国会走廊正式由在野党领袖和非政府组织领袖联合宣布成立,并且于2007年7月20日在隆雪华堂举行动员大会。428集会是在4月4日才公布,只耗时24天。大家都对选举改革有了共识,剩下的只有不愿接受这个共识的执政党。

还记得2007年大集会前两周,秘书处的办公室楼下突然多了一档卖炸香蕉的档口,我们认定是政治部的布置,立即撤退到其他地点。

当年集会前一天,时任选举委会会主席拉昔向媒体辩称选举改革正在进行中,净选盟不应集会。当时的首相阿都拉在巫统大会上宣称“我讨厌被(集会者)挑战”。结果,警察封城。尽管有无数的外州集会者不获准进入吉隆坡,首都的街道最终至少有5万人冒险集会。

虽说净选盟自2007年7月动员大会时,就宣布要在11月11日3点在独立广场集会,但是负责集会策略的小组,有鉴于警察在独立广场部署了3千名警员,在集会前一天通知大家在四个地点分别集合。集会当天2点则通知集会者不去独立广场,直奔国家皇宫。结果四组当中,三组成功在半小时内抵达皇宫,一片黄潮一时让人不禁感动。

最早抵达皇宫的集会者发现,皇宫只有数十名警察。

去年的709大集会,警察更是前所未有的全面封城,一片风声鹤唳。集会者当然没有抵达原定的默迪卡体育场,迎来的是催泪弹、水炮。但是,吉隆坡的街道的每一个角落,都是我们心中追求美好国度的广场。我们都在撰写着这个国家的新篇章。

同样的,世界各大城市集会的马来西亚人,他们虽未身在吉隆坡,但他们追求公平选举制度的心,没有疆界。

执政党的反应,实在有点僵硬和“已可预期”。封锁、暴力打压,然后在事后假意妥协却无诚意彻底改革。每一次的打压,只有打出更多期望改革的民众。每一次的假意妥协,只有让更多的公民觉醒。

本文刊登在《星洲日报》言路版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