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竞争场域

看来即将来临的第十三届大选,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朝野相对势均力敌的格局,也是最有可能出现政党轮替的一次。因为可能换政府,政策竞争变得格外重要。

我认为大选比较可能会在最高元首华诞(6月2日)和斋戒月开始(7月21日)之间的日期举行。

5月解散国会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尽管很多人说学校假期(5月26日至6月10日)是首相考量的重点,我认为学校假期不曾是考虑的因素。1995年大选甚至连周末也不是,而是落在平日的星期二。宗教和文化节庆却是重要的因素。

5月不举行大选因为上旬上议院还在开会(新法案需要两院通过,再经元首御准才能生效),更因为5月30日和31日沙巴卡达山人、6月1月和2日砂拉越伊班人分别庆祝丰收节。国阵担忧在城市居住的选民会趁假日回到长屋和村庄度假,带回新的资讯和想法而影响选情。

9月选举的可能性不能完全被排除,但这要看纳吉是否准备不顾争议的情况下,在穆斯林朝圣期间举行选举。马来西亚每年有近三万人赴麦加朝圣,9月下旬开始出发朝圣。

第十三届大选主要的政策竞争场域有三个:民主化、经济资源的分配和族群政治。

民主化包括选举、司法、国会、反贪、尊重人权等制度的改革。民联在民主化的议程方面占据道德制高点,只要老店国阵不愿意全面改革,期待马来西亚朝向自由、民主、开放的选民将投选国阵以外的政党。

族群政治,特别是涉及马来人身份认同、伊斯兰和君主的讨论,是巫统保住政权最后的命根子。巫统在这个场域占优势,但我们国家的整体利益则被绑架。

如果国阵可以针对老旧迂腐的制度作出全面改革,而巫统又可以摆脱种族主义游戏,马来西亚政治就和其他民主国家无异,最后真正的竞争场域就在经济政策。

其他的民主国家在竞选时谈得最多的议题是税制。而政府之所以存在,其实就像共管公寓集资雇用警卫的道理一样,是通过聚集个人的资源,集结完成私人无法做到的事情。

经济政策的最根本的问题有三。第一,6成的国人每月家庭收入不超过3千令吉,而且家庭债务高筑、消费能力随着债务高筑而降低;第二、美国和欧洲的经济危机不断、失业率高企,马来西亚过去靠出口为主的经济政策受到冲击;第三,我国经济处在低收入、低技术、低生产力的恶性循环,一直走不出困局。

来届大选的造王者,是2百万名首投族。当中大部分是无党派效忠、年轻的中间选民,特别是年轻的城市马来选民。说服他们支持政党轮替,是民联迈向执政的“最后一里”工程。

本文刊登在2012年5月号 《火箭报》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