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与政治

宗教、宗教组织与政治之间的关系,是中外千古以来恒久的命题。变动的只是情景、人物、不同的宗教信仰。讨论这个命题,关键还是在于我们如何定义政治、理解政治。

从政以来,我不曾公开提及我的佛教徒身份,也不曾与大众分享深受佛教影响的家庭背景对我的政治理想的影响。5月2日受马佛青之邀,与马来西亚佛教学术研究会会长拿督洪祖丰及资深弘法人员黄添送先生,主讲题为“佛教组织应涉及政治吗?”的讲座,探讨佛教组织对于大马政治当前发展的回应,是我首次对个人的宗教经验与政治参与作一些连接。

佛教组织应否涉及政治,某个程度上是北传佛教独有的问题,多少是受北传佛教在中国历史上遭遇无数灾难后产生的避世传统的影响。南传佛教在政治参与上相对于直接,而藏传佛教近乎政教合一。但,从另一个角度,马来西亚华语基督教会,也有过类似的辩论。我国华社在讨论什么是政治、要参与到什么程度这个问题上,从华团到华语教会到华语佛教组织都有类似的讨论。

在我们这个威权一党独大的体制下,国民普遍被灌输“政治”是肮脏的,留给“良善、全知的政府”去确保“脏脏的政客”不会乱来,正常人顾好个人修行就好,有空也不要多管闲事。

其实,公民当然不必人人都参与政党政治,但政治的范畴远远超越政党政治和选举政治。举凡人们的生老病死、衣食住行、天灾人祸,都是公共议题,需要政治参与来协调和分配公共资源。

举个例子,政府30年前推行国产车政策、特意忽略公共交通的建设,马来西亚现在位居世界人均车祸死亡人数最高的前三名,每年6千余人死在路上,其中三分之二是没有经济能力负担私人汽车的电单车骑士。佛教以慈悲为核心价值,眼看无数的生命因为政策失误而消逝,佛教组织如果对交通政策持有鲜明的立场,何错之有?公共医疗服务每况愈下,无法给予伤患者有尊严的待遇,佛教组织只有采取自救式经营慈善事业帮助幸运得到帮助的人士而别无他法吗?还是可以带起社会舆论、争取医疗服务改革?

选举政治一般是短线争朝夕的作业,以下一届选举的胜负作指标。宗教则争千秋,以价值为导向。政治是公共资源的分配过程,宗教则有助于厘清价值的分配。佛教对人的平等的追求,是否能体现在佛教组织对社会的贫富差距的关怀?佛教强调慈悲心,是否可以通过争取人权来实现?每一个宗教都有一些人把个人修行看得比其他一切来得重要,也有另一些人主张秉持宗教深层的价值参与公共事务,通过政治过程落实宗教的精神。

以死刑为例。我们固然需要佛教组织和师父们为死囚作辅导,让个别死囚“死得好一点”。这当然是功德无量的事。但是,总得也要有其他的佛教组织在政策上努力争取废除死刑。又或者,佛教组织是否在明白司法鞭刑对囚犯的身心创伤以后,只是准备为囚犯作辅导,还是能积极唤起社会、和其他组织串联共同要求废除鞭刑?

这些政策领域,在选举政治中不一定有选票、不一定得到关注,但却对生命有着直接的冲击,佛教组织受宗教价值的影响之下,是否应该积极奔走呢?

以上种种政策问题,要是遇上一个顽冥不灵、不听民意的政府,佛教组织是逃离政治,还是据理力争?这是我们这个大时代的佛教组织要共同思考的问题。本文刊登在《星洲日报》言路版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