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政府企图打压槟城经济

曹观友、章瑛及刘镇东于2012年5月28日在槟城乔治市光大召开记者会文告:

 

联邦政府将槟城港口交给丹斯里赛莫达私营化,让后者把槟城港口转成其柔佛港口的集散港,是否是打压槟城经济的阴谋?

新的证据显示,丹斯里赛莫达私营化槟城港口的动作,可能是打压槟城经济和强大工业基础的阴谋。

背景

据消息指出,全权拥有槟城港务公司(Penang Port Sdn Bhd, PPSB)的财政部长公司(Minister of Finance Incorporated,MOF Inc.)以“第二波私营化浪潮” (”Gelombang Kedua Penswastaan”)之名,将槟城港口私营化给 丹斯里赛莫达拥有的Seaport Terminal (Johore) Sdn Bhd。

而首相署公共-私人合伙单位(Unit Kerjasama Awam-Swasta, UKAS) 在邀请数个单位秘密投标之后,决定选择 把港口交给Seaport Terminal (Johore) Sdn Bhd。内阁会议于2011年11月25日同意上述安排。

今年3月29日,财政部通过内部文件证实 Seaport Terminal (Johore) Sdn Bhd已经开始对槟城港务公司进行财务审查( due deligence),并且正在与财政部长公司进行最后阶段的合约谈判。

同时,首相署公共-私人合伙单位 (UKAS) 正在与Seaport Terminal (Johore) Sdn Bhd商量延长槟城港务公司的租借期(concession)。槟城港口的实际经营,于1994年从马华控制的槟城港务局,割让给巫统控制的槟城港务公司(PPSB)。槟城港务公司获得从1994年至2024年共三十年的租借经营权。

为什么赛莫达涉足槟城港口将伤害槟州经济?

槟城港务公司的网站表示,槟城港口的愿景是成为“本区域的主要港口和物流整合中心”。

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于2010年4月指出,槟城港口的挖深工程将“配合港口11亿令吉的扩张和2008-2012年振兴计划,以便获取北部经济走廊带来的优势,进而强化槟城港口作为北部甚至远至孟加拉湾的首要港口的吸引力。”

槟城港口落在国际海运航线的要道,成为转口船运的自然聚集港。槟城港口必须善于利用我们的地理优势。

大型船只在槟城靠岸,将降低槟城出口的船运费,尤其如果槟城港口可以受到往返中国与印度和中东的船只,船运成本将进一步降低。

赛莫达私营化和把槟城港口变成柔佛丹戎布了巴(Tanjong Pelepas)的附属集散港以后,投资工业生产的投资者可能因为船运成本提高而不选择在槟城和北部投资。

挖深槟城港口

如果槟城港口要大型船只(每艄4000至8000个集装箱)靠岸,槟城港口的海床就需要从目前的11米挖深到14米。

挖深海床的计划一直只闻楼梯响,从第九大马计划提呈,到第九大马中期检讨,到副首相慕尤丁在2010年4月宣布在第十大马计划优先执行,至今仍然毫无进展。

挖深海床的计划据悉耗资3亿5千1百万令吉。

槟城港务公司不久前耗资11亿令吉进行扩建计划,购买了7台超大型起重机(Super Post Panamax cranes)处理高达8000个集装箱的大船只。

但这些船只只有在海床挖深以后才有可能进入槟城港口。联邦政府如果要买大型起重机,就得进行挖深工作,否则“英雄无用武之地”。

赛莫达打算做什么?

据悉,赛莫达拥有的Seaport Terminal (Johore) Sdn Bhd打算进行以下对槟城港口和槟城经济不利的的措施 :

1. Seaport Terminal公司可能以联邦政府不必出钱挖深槟城海床为由,要求政府从4亿5千万 令吉的价格,降至1亿5千万令吉。

2. 赛莫达同时拥有柔佛州的丹戎布了巴海港和柔佛港口。目前他打算“合理化”两个港口,也就是说关闭柔佛港口的集装箱服务。Seaport Terminal公司可能把槟城的7台超大型起重机搬到丹戎布了巴港口,再把柔佛港口比较小型的起重机运到槟城。

3. 如果赛莫达如此乾坤大挪移,就不必再挖深槟城港口。

疑问

我们要求首相暨财政部长纳吉回答以下的问题:

1. 首相是否可以以财长的身份证实或否认赛莫达的计划?

2. 为什么财政部长公司要私营化槟城港口?

3. 为什么槟城港务公司私营化没有公开招标?(槟城州政府有意献购槟城港务公司)

4. 为什么槟城港口海床挖深工程一拖再拖,从第九大马计划到第十大马计划仍不见眉目?

我们要蔡细历回答

• 为什么身为槟城港务局主席和国家经济理事会(小经济内阁)成员的蔡细历于2011年8月8日的国家经济理事会会议拒绝挖深槟城海床的计划?

我们要邓章耀回答

1. 我们一直在询问槟城国阵主席邓章耀对于赛莫达私营化槟城港口的意见。邓氏的回答是这不在他的管辖范围内。他是否已被告知赛莫达的计划?是否明白赛莫达的计划将会钳制槟城港口的发展,最终打压槟城的经济未来和工业潜能的成长?

2. 邓氏是否已经知道这个阴谋,所以不断提出槟城制造业已经饱和,是时候放弃制造业的说辞?邓氏是否打算拯救港口,以免槟城港口的没落导致槟城的经济在面对一次浩劫?

如果纳吉、蔡细历和邓章耀无法回答上述问题,那我们只能总结通过赛莫达私营化槟城港口是打压槟城经济未来的阴谋。

曹观友是丹戎区国会议员暨槟州负责地方政府与交通的行政议员
章瑛是大山脚区国会议员
刘镇东是升旗山区国会议员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