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政府只专注用警力维持政权,没有认真打击罪案

民主行动党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2年7月16日在槟城发表文告:

纳吉政府只专注用警力维持政权,没有认真打击罪案

首相纳吉任内2010年、2011年和2012年的财政预算案显示,纳吉政府全面滥用警力维护政权,却没有全力打击罪案。

在这个罪案越来越严峻的时刻,我们有必要讨论警察的工作内容和优先顺序,确保把所有警力投入防范和打击罪案。

在讨论警察的表现时,我们必须谨记,警察表现好坏、是否全力防范和打击罪案还是耗费宝贵的时间和人员维护执政党的政治地位,最终的责任不在警察部队,而在执政者身上。政府必须对警察的表现负起全责。

大马皇家警察部队于2010年获得45亿令吉的拨款,2011年58亿令吉,2012年63亿令吉拨款。2012年比2010年的拨款增加了四成。

然而,刑事调查部门在过去的三年都只获得8%的拨款。

其他的款额去了哪里呢?

  • 管理和后勤合共在2010年占用59%的款额,2011年和2012年则是55%。
  • 国内安全与公共秩序部门在2010年占总拨款22%,2011年25%,2012年27%,拨款额从2010年的9亿7千500万令吉,到2011年的14亿6千万令吉,到2012年的16亿8千万令吉。
  • 2010年和2012年间,国内安全与公共秩序部门的拨款增加了72%,总拨款则只增加4成。尽管国内安全与公共秩序也包括交通警察和边界巡逻,但主要的职责还是维护政权,而非保护老百姓。

情治单位(政治部)过去三年都获得6%的拨款。一个民主社会其实不需要象政治部般的情治单位。

2012年财政预算案提到情治单位是指出“情治单位是通过公开和秘密的手段,收集关于共产党、叛乱分子和极端分子的情报以维护国家安全,并且抵挡国内和国外的威胁。”

马共与马来西亚政府于1989年签订合艾和约至今23年,而巫统与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互动频密,现在还说反共有点可笑。

这些财政预算数字清楚说明,纳吉政府只在意维护政权,没有打算积极调动所有警力防范和打击罪案。

 

View full table

2010年、2011年和2012年大马皇家警察获得的拨款

2010

2011

2012

2010年和2012年间的增幅

RM

%

RM

%

RM

%

%

管理    2,080,549,300

46%

   2,247,329,900

39%

    2,505,960,200

40%

            20.45
后勤       606,540,100

13%

       906,887,200

16%

        942,718,400

15%

            55.43
刑事调查       354,535,500

8%

       471,462,800

8%

        504,408,000

8%

            42.27
情治单位       266,391,400

6%

       355,798,600

6%

        381,108,000

6%

            43.06
防范毒品       163,350,900

4%

       240,571,000

4%

        218,731,700

3%

            33.90
国内安全与公共秩序       975,114,200

22%

   1,456,909,500

25%

    1,681,546,800

27%

            72.45
商业刑事罪案调查          62,966,000

1%

       111,290,100

2%

          82,237,300

1%

            30.61
总额    4,509,447,400

100%

   5,790,249,100

100%

    6,316,710,400

100%

            40.08

资料来源: Anggaran Peberlanjaan Persekutuan 2010, 2011, 2012

 

 

刘镇东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

Penang: Malaysia’s High-Tech Powerhouse

Last month, I led a 40-person delegation, which included important Southeast Asian regional economists and senior government and GLICs (government-linked investment corporations) officials, to visit semiconductor firms in Penang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