搔不到痒处

我对国阵联邦政府的2013年财政预算案简单的看法如下:没有未来、活在过去;仙女散花、搔不到痒处。

简单来说,2013年的世界经济格局不会比2012年好,2012年不比2011年好,2011年不比2010年好,2010年不比2007年美国房屋次贷风暴开始前好。

原因也不难懂,美国失业率自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以来,几乎都高企在8%以上,欧洲的失业率普遍超过10%,西班牙、希腊等受危机打击最深的国家更是严重,有者失业率超过20%,青年失业率甚至过半。没工开就没钱消费,没钱消费就没有需求,没需求就没人生产,没生产就没工开,如此恶性循环下来近五年,还没看到隧道终点的光线。

马来西亚过去40年是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体,过去都以欧美为出口对象,当然现在也出口到中国,但中国也是靠出口到欧美的“世界工厂”。换句话说,欧洲和美国人没工开、没钱消费,迟早殃及马来西亚这个鱼池。

联邦政府2013年预算案有为这样的格局准备吗?答案是没有。

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说,2013年马来西亚经济需要靠内需,这一点大家都同意。问题是,内需从哪里来?内需有四种来源:政府投资、政府消费、私人投资、私人消费。而无论哪一种来源,可以是通过举债或者通过收入。

政府举债,如果在经济低潮时介入,而且做的是国民认同的事情,是无可厚非的。只是我们的政府举债投资项目,很多时候是把公家的财务转到朋党手中的名目。在全球经济萧条的阴影下,加上国内政府一直没有改革、肃贪的决心,除了房地产炒作以外,其他带动就业的私人投资并不多。很多列为“私人投资”的项目,是官联企业假装是私人公司的灌水数据。

真正的关键是私人消费。私人消费也是可以靠举债而来。马来西亚的家庭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比是日本以外亚洲第二高,也才会有近20万人寻求国家银行债务辅导与管理单位的协助,其中7万余人成功避开破产的厄运。

国阵政府应该认真看待在全球不景气的格局下,全面促进国内私人消费,维持国内经济增长的各种可能。其中协助6成家庭收入3千令吉的国人提高收入和可支配收入,应该是整个政府关心的核心问题。

政府的回应是派一个大马援助基金,然后在大选后实行货品消费税(GST)。所谓的给2500至5万令吉收入的国人减免1%税务,其实也是在货品消费税的大前提下执行。实行了货品消费税,向本来没有符合纳税资格的底收入家庭征税,最终只有扩大贫富差距,继续减少社会总体的消费能力,进一步减少国内经济增长的可能。

政府解决生活费增加的唯一方案是出资开设一马商店卖次等货给低收入群。赚钱的是领到政府资金做这件事的大财团。

世界银行多次指出,我国的劳动人口当中,有很多是从事非正式行业,从踏踏实实的小贩到卖翻版vcd都有。小贩小商人口众多,主要因为工资不出头,小市民在正式就业无法养家生活。2013年财政预算案的回应是:政府将拨出1600万令吉为150万名小贩买保险,有什么冬瓜豆腐赔偿最高5千令吉。小贩没有得到什么,保险公司做了1600万令吉的生意,如此而已。

本次的预算案辩论,国阵议员不谈国阵的预算案,集中火力谈民联的预算案。马华总会长父子等人针对民联提出1100令吉的最低工资大做文章,什么实行1100令吉最低工资国家会破产云云(国阵政府的最低工资定在900令吉)。

马来西亚不能长期依赖外劳,不能长期让大多数国内工资不出头都去当小贩小商,否则大家都没钱消费何来在全球危机时期支撑国内经济的私人消费?要国内工人过得体面,就得减少依赖非技术型的外劳,尽量以自动化、科技和技术取代。

至于受最低工资影响的中小型企业,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该告诉他们,政府将竭尽所能协助他们从劳工密集转型到技术密集的运作。一个负责任的政府,不应该鼓励企业继续压低工资。协助企业的正途是减少贪污、降低高速公路过路费和其他运输成本、减少繁文缛节提高政府效率、降低罪案等。

自1999年杪担任国会议员助理至今,自己当议员也见证了第五份财政预算案,细读了这些年的预算案,就是唏嘘,总是搔不到痒处,总是和小市民的生活如此遥远。

备注:此为原文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