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资政策与新经济格局

尽管最低工资法将于2013年正月生效,国阵政府并没有认真想要通过工资改革,来重新为马来西亚经济布局。对于中小型企业转型的协助也微不足道。

实施最低工资的目的,是为了同时摆脱数个经济的结构性困境。随着美国和欧洲经济自2008年的金融风暴一蹶不振后,过去一直依靠出口欧美的亚洲国家,必须扩大国内和亚洲内需来维持经济增长。更高的收入有助于扩大内需市场,进而造就更多的就业机会。

同时,实行最低工资也将鼓励企业和工业摆脱对廉价劳工的依赖,转而对工人的长期潜能、能力和生产力的投资。

这经济的“良性循环”也最终将减少依赖廉价外劳、同时减少人才外流。目前在外国工作的技术工人和专业人士,可能会因为国内的工资提高到与外国的相差不远,而决定回到故乡。

“马背上”定政策

问题是,国阵政府没有全方位的新经济思维。

我不觉得国阵政府领袖明白为什么要实行最低工资。最低工资之所以最后成为国阵政府的政策,纯粹因为在野党不断争取。

国阵目前是全世界有选举的国家当中不间断执政最久的政府,首相纳吉也不断强调选举国阵等同于政策得以延续。但是,过去数年出台的政策,更像打仗途中随手在马背上制定的宣布。宣布之后再把外国顾问带来想落实的细节。

因此,我们会听到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和他的儿子蔡智勇说最低工资将导致国家破产,也会导致外劳把外汇汇出国。

当然,这只是蔡细历经济笑话的一部分。蔡细历还说,民联提出减少收费站和结束南北大道收费的政策,将导致成千上万的收费站工人失业。对于民联,消除垄断和寻租者(靠关系找“空头”的家伙),是为国人创造更多可支配收入的方法。但是,对于蔡细历和国阵,任何改革我国朋党经济的新想法,都是不好的。

为何推行最低工资?

在我们讨论推行最低工资的理据之前,让我们看看邻国经济发生了什么事。

11月21日, 雅加达的新总督佐科维宣布提高雅加达最低工资44%到220万印尼盾(相当于马币700令吉)。次日,西爪哇省的26个地区宣布最低工资平均增加25%,其中一个地区的最低工资高达210万印尼盾,直逼雅加达的水平。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更多地区的最低工资水平将被提高,以防止工人涌往雅加达。

印尼股市的反应是:消费品公司股价立即升高,因为更高的工资等于更多的国内消费。当然,也有雇主感到不悦,但更多人看到新的最低工资水平对印尼经济的好处。

在中国,深圳的最低工资已达人民币1500元(相当于735令吉),而泰国的最低日薪工资是300泰铢(30令吉,与马来西亚的最低工资近乎一样)。

这些数字对马来西亚有何影响?国阵政府推出半岛900令吉,沙、砂两州800令吉的最低工资,民联则建议1100令吉最低工资,并且全面为需要转型的中小企业提供资助。

当印尼和缅甸等国家的薪金水平接近马来西亚以后,马来西亚将很难再获得大量的廉价劳工。马来西亚经济将很快因为缺乏廉价外劳,同时又因为工资低、机会不多而失去马来西亚国籍的专业人士和技术工人,而停滞不前。

最低工资是我国朝向经济提升的必要之路。

中小企业新议程

其实,早在1992年马来西亚就晋入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政府当时就应该推行各种政策配套协助中小型企业从劳力密集走向科技和技术密集的作业模式。然而,由于每一个抵马的外劳,都有与官方关系密切的人士抽佣,任何减少外劳的政策都遭到既得利益者的阻挡。

对于外资企业和大部分附加价值高的工业,最低工资的影响很低。但我们也得正视,最低工资多少冲击低阶制造业。即使把最低工资设在700令吉,这一部分的厂商都会受到影响。

要协助这一组的厂商,废除最低工资不是办法。低阶制造业的出路,在于政府出资资助相关业者转型和提升。国阵的最低工资政策纯粹从法律角度出发,民联则建议须全面配套协助工业提升和企业转型。

除了最低工资以外,马来西亚的中小型企业面对多方面的挑战:贪污、政府行政干扰、官联企业掌控经济导致小企业求存困难等。晚近数年,中小型企业还面对当局的“追税恐怖主义”,通过各种手段强征税,对中小型企业带来莫大的干扰。

一句话,马来西亚需要重新思考工资政策,面向全球和区域的新格局。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