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毛出在羊身上

taxes1

民联领袖常提出国阵政府债台高筑、浪费公帑和贪污舞弊是换政府的重要理由。政府每花的一份钱,都是羊毛出自羊身上,老百姓最终得买单。

马来西亚政府四成的开支从石油相关税金而来,两成的开支从借贷而来,剩下的才是从税金而来。与天然资源较少的国家比起来,真正纳税的人并不多,全国只有170余万人缴税。这正反映出为何公民普遍上对政府开支尚未能真正感受到“羊毛出在羊身上”。

不过,政府要征税,有千百种名堂。

举个例子,1999年立百病毒后,政府决议以彩票特别开彩筹获资金赔偿猪农。开彩之后,发现特别开彩税收可观,从此确立每月数回特别开彩的制度。我在国会问过彩票特别开彩税金的用途,发现除了赔偿猪农,也拨作第一方程式赛车、马术比赛和东南亚运动会的开销。

交通抄牌一直以来被视为政府的税收来源之一。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自动抄牌系统,也是政府与朋党“合作”找钱的“空头”。

又或者,马哈迪时代以国油公司的资金建造白象布城,政府每年付还国油20亿马币“租金”,占国家总预算的1%左右,也是槟州政府两年的预算案。

国阵领袖在回应在野党领袖指政府借贷过多时,往往都指出马来西亚外债不多,都是内债,同时,马来西亚的债务比其他许多国家的比例来得低。

马来西亚经历1997年东亚经济金融危机后,政府外债的比例的确是借少了。说马来西亚国债比例还没有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55%,是有争议的,因为很多债务不是政府直接借贷,而是政府担保官联企业借贷的,如果官联企业不能偿还,担保人还是要代还。最后还是民间要买单。

我并不反对政府借贷,但必须“用之有道”。

政府到底向谁借钱?是公积金局。公积金局在1990年代,多年派息8%以上,但1997年风暴后,都一直低息,2012年看似要大选,因此派息6%。

公积金局派息低,某个程度上与国际利息普遍低靡有关。但是,这也和政府大量向公积金局借贷有关。公积金局必须购买大量政府债券,政府债券通常也是最安全的投资,但回酬则非常低。政府借越多,公积金局可以投资其他领域的剩余金额就越少,最终可以从公积金会员的福祉中看到影响。

另外,纳吉在提呈2013年的财政预算案时,在演讲词中数度提及“一个更公平、全面的税收制度”。他的潜台词是,大选后,政府将推行货品消费税(GST),以解决政府常年财赤的问题。

显然,国阵政府并没有改革的决心,却要在大选后通过货品消费税要人民替政府开销买单。

不管政府用什么名堂征税、借贷还是以石油税金来支撑无尽的浪费,最终羊毛出在羊身上,老百姓都要买单。

 

备注:此文刊登在2013年1月15日《火箭报》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