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February 2013

蔡细历指民联执政影响马中关系谈话可笑

马华公会总会长蔡细历昨日在柔佛指伊斯兰党和公正党与美国及中东国家关系较友好,若来届大选后民联执政,大马与中国的良好关系肯定受影响。蔡细历大概是找不到新的理由说服选民拒绝民联,随便乱说一通。 我建议蔡细历把谈话完全翻译成国英语,请首相纳吉和外交部长阿尼法为他的言论背书。 前首相阿都拉与现任首相纳吉,在外交政策上,一改敦拉萨以来相对独立、不结盟的外交立场,在外交政策上全面寻求美国的认同。自纳吉2010年4月首次以首相身份访美以来,纳吉政府就以“比安华更获得美国认同”作为外交成就的指标。 纳吉如果知道蔡细历在华文报指国阵不亲美,肯定不能接受这样的说法。 马来西亚是在马哈迪时代起,特别关注与中东国家的关系。纳吉在今年1月访问巴勒斯坦,为的是马来选票。如果纳吉知道蔡细历在华文报指国阵不亲中东国家,也会特别担心。 蔡细历完全不懂外交,最好避免讲多错多。不要为了寻找拒绝民联的新理由而乱讲一通。 国阵的外交政策,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政策。从过去作为第三世界国家的领袖,到今天纯粹为了争取美国的背书,纳吉政府在外交政策上的表现,不能让人恭维。 民联执政以后,外交上其中一个关键的概念,是“中等权威”(middle power)国家。也就是说,马来西亚国土人口都不大不小,但志气可以很大,在国际上可以成为正义和民主的正面力量。当然,要成为国际上的正义之师,马来西亚本身必须先经历民主化的洗礼。 其他中等权威国家的例子包括南韩、澳洲、土耳其等人口和国土不多不少,但在国际关系上举足轻重的国家。 马来西亚的外交政策,不能只是跟着美国的调子起舞,也不是中国的追寻者。马来西亚要走自己的路,立足亚洲,尤其是要把和印尼、中国、印度的关系搞好,并且以“中等权威国家”的姿态领导世界舆论。 为了不要让蔡细历在华文报讲一套、国阵在实际上做另一套,我也会发表国英文文告,请首相纳吉和外交部长阿尼法纠正蔡细历的外交看法。   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 2013年2月13日

Read More蔡细历指民联执政影响马中关系谈话可笑

理论与实践

2013年的大选成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马来选民与非马来选民的“交叉抉择”:即马来选民是否接受民主行动党作为新政府的成员;支持改革的非马来人选民是否热切支持伊斯兰党。当民联的政治结盟效应发挥,各族选民作出“交叉抉择”,国阵的政权将不保。 8年前的2月1日凌晨,结束了旅学澳洲四年生涯,返抵家门。原本还要重返澳洲念博士写“马来西亚大反对党联盟”(the greater opposition)。博士班录取了,结果因为我的政党背景而没有拿到奖学金,留了下来没再离开,后来在马来亚大学念了个硕士。8年后,国阵垮台好像很有可能,我们用这些年一起谱写“大反对党联盟”的事迹和实质内容。 荣誉学士论文写伊斯兰党党内政治之后,想用博士论文探讨国阵威权体制垮台、大反对党联盟成型、取代国阵的可能。 之所以写伊斯兰党,是2001年9月的冲击。911发生时我已在澳洲,看到社会对伊斯兰的恐惧和误解,想理解伊斯兰政治的多元性,告诉大家伊斯兰教和穆斯林不是铁板一块的。9月22日,民主行动党退出替代阵线,那一刻异常的沉痛。一直相信,只有在野党结盟、走向中间,才有取代国阵的可能。替代阵线走不下去,就等于国阵继续执政。也因此,很想了解伊斯兰党到底是个怎样的政党。 2004年大选,在野党在222席当中只赢了19席,溃不成军。在那样的氛围当中,告诉自己,多读几年书,希望在这个国家比较需要反对党、比较像我这样做政策和策略的人的时候,才全身投入前线选举政治。 但也因为没有再出国念书,而赶上了马来西亚民意变化最大的年代。 首相阿都拉改革的呼声,令很多人动容,但他挟着庞大的民意,却在2004年大选后不久就一再向保守势力妥协。2005年7月巫统大会希山举剑,切断巫统的非马来人支持。也在同一个时候,民主行动党、伊斯兰党和人民公正党秘密会商,决定以选举改革作为最低共同纲领。 国阵之所以可以继续执政,因为在野党被族群、宗教议题分化,马来人害怕民主行动党,非马来人害怕伊斯兰党。民主行动党和伊斯兰党在议题上必须走出国阵设立的场域。制度民主化和经济平等是我们共同的纲领。 自2005年7月以来,我们经历了2007年11月10日的BERSIH大集会、2011年709的BERSIH 2.0、2012年428的BERSIH 3.0。 2013年1月12日在1957年8月31日马来亚宣布独立的默迪卡体育场,在十余万来自全国各地的各族出席者面前,安华高喊“默迪卡”,群众回以“人民”,取意“人民独立”,也有“二次独立”的说法。无论2013年第十三届大选的成绩如何,马来西亚2.0已经诞生了。 马来西亚2.0最基本的功课是,从族群政治动员走向公民政治参与,从最终利惠朋党的种族经济的“恐怖平衡”说辞跳跃到公平与平等机会、团结互助的共赢论述。 (本文节录自刘镇东新书《决战在中间:共创马来西亚2.0》的序文) 备注:此为原文

Read More理论与实践

火烧连环船

国阵最强的堡垒在柔佛。但国阵的连环船也在柔佛。多元族群选区是国阵过去建构的水上城堡,2013年大选一遇火攻,可能上演火烧连环船。假使35%马来选票、80%华裔选票和50%印裔选票投给民联,民联可以在柔佛赢得20个国会选区。如果国阵在柔佛火烧连环船,民联可能单凭半岛的议席,就已跨过112席执政门槛。 当年赤壁之战,东吴周瑜使计,利用火船直冲曹操的水师,加上东南风急,火势迅速蔓延。最后曹操大败。“火烧连环船”决定了赤壁之战的成败。 邹宇晖在新加坡榜鹅补选后指新加坡的集选区是人民行动党的“连环船”。过去人民行动党强大时,在野党很难找到5至6名多元种族候选人参加一个选区的选举。但过去必胜法则,如果在野党支持率和人才库跨过一定门槛,可能一发不可收拾。 马来西亚的多元种族选区也有异曲同工之妙。1994年和2003年选区划分时,国阵政府通过选举委员会大量设置多元种族选区,为2004年国阵胜64%选票、赢得91%议席的主要原因。 2008年大选,半岛西海岸森州以北的多元种族选区,部分马来选民投选民主行动党,更多华裔和印裔把大部分选票投给公正党、伊斯兰党和民主行动党,火烧连环船把国阵的堡垒多元种族选区夺下。 2013年全国大选两个最重要的战场将是沙巴和柔佛。沙巴除了反风,还有在野党之间的合作与议席分配问题。真正可以结束国阵政权、建立民联稳固多数席次的战场在柔佛。 柔佛州的26个国席当中,只有8个有超过6成马来选民较难动摇。 一方面,民联没有25%以上的马来支持票,非马来选票反风多大也可能徒劳无功,马华席次尚且无法单靠华裔选票赢得,更妄论巫统席次。上届民联在柔州的马来选票只有约20%。 然而,只要35%的马来选民支持民联,配合非马来人的大反风,火烧连环船就会发生。要35%马来选民支持民联并不容易,但并非不可能。 国阵其中一项秘密民调显示,柔州民联的马来选民支持率平均已超过30%,伊斯兰党在一些地区甚至超过35%马来人支持,行动党的马来票则在20%左右。 据悉,该民调也证实民联的平均华裔选票大约在70%。其中行动党在一些地区可能达75%,伊斯兰党的华裔支持率则约50%,另国阵民联的印裔选民支持率则各一半。随着大选接近,若伊斯兰党与行动党能在马来与华裔选民间互相拉抬,缩小差距,火烧连环船就很有可能发生。 纯粹从数字计算,以下是一些可能的情境(假设印裔选票都是50%): 马来选票 华裔选票 民联在柔佛可赢得的席位 25% 65% 1 30% 70% 6 30% 75% 12 35% 75% 16 35% 80% 20 民联2008年大选在半岛赢得80个议席,如果国阵的柔佛连环船烧掉,民联在半岛就能跨过112席执政门槛,实非天方夜谭。 备注:此文刊登于2月1日《火箭报》  

Read More火烧连环船

The dominos in Johor

Johor is the last bastion of Barisan Nasional but the coming general election may prove that the fortress may turn out to be merely a sand castle. If Pakatan Rakyat gets the support of 35 percent Malay, 80 percent Chinese and 50 percent Indian voters…

Read MoreThe dominos in Jo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