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从哪里来?

Kos Manifesto民联率先提出第十三届大选竞选宣言,赞好的很多,但也有人问“可能吗?”“钱从哪里来?”

从2009年12月提出民联的《共同纲领》、2010年12月提出《橙皮书》和《百日新政》、2011年10月提出《2012年民联财政预算案》、2012年1月提出《橙色执政承诺》、2012年9月提出《2013年民联财政预算案》,竞选宣言只是民联整体政策文献的一部分。

在野党在选举前数年就开始提出全面的政策批判和提出替代政策,这是马来西亚政治史的头一遭。国阵到目前为止,每一次的公开回应都是:民联的提议都是民粹的,不可能实现。私底下,国阵领袖则急得很,忙着要军师们出点子回应。

国阵最大的问题是本身没有政治理想、政纲和经济论述,过去都是靠务实为主轴,靠以前相对专业的官僚体系的提议为政策基础、后来则是以回应利益集团为政策的依据。过去,在野党被国阵以种族主义分化,又没有媒体发声,很难对政策有全面的思考和传播。在这样的大环境,国阵的部长都不必做太多的政策思考。政治的讨论不是族群动员就是个人利益,与理想、与政策思考沾不上边。

最经典的例子是一马援助基金。民联秘书处和政策委员会从2011年7月咨询和制定2012年民联财政预算案,率先提出马来西亚经济的未来和社会的和谐,都要把经济的基础建立在确保60%每月家庭收入不及3000令吉的家庭得到更高的收入,然后通过他们得到更高的收入和可支配收入带来的内需,让整体经济活络,让其他人也“水涨船高”。

副首相慕希丁忍不住,立即说“国阵会回应”。交给了PEMANDU去想,被交付工作的朋友说,“你们民联又给国阵添麻烦了”。结果,在国阵不愿改革制度,不愿减少贪污和朋党关系的情况下,什么都做不可了,只能给每个家庭付500令吉算是交待。

民联的钱从哪里来?民联的钱从贪污当中省下来,这个大家似乎都明白,也不必多着墨。

除此之外,不是每一个政策都是要钱来解决的。民联当了政府,重新审查独立发电站和大道公司的合约,废除不合理条约,并不需要钱。有人说,合约是神圣的,不能重修。安华说得好,新的政府不会干预私人的合约。但是,涉及公共利益的偏颇合约,如果新的政府不修订,再多一届大选选民不会教训民联吗?需要钱吗?我的答案是,需要政治意愿,不是钱。

如果可以废除不合理的合约,朋党当然不好过,但除了朋党不好过,其他人的可支配收入都会增加,内需也会增加,生活素质也得以提升。

再者,马来西亚过去的经济模式都是以压制币值、压低薪金、生产廉价产品、靠出口导向(尤其依赖美国的消费市场)工业为主。但是,这个经济策略已经不管用。唯有扩大国内内需,提高技术密集作业模式,且进行对外的经济转型,开拓亚洲市场,方能突破并维持经济增长。在良好与公平的制度下,朝野的对峙与良性竞争是针对关于小市民生活的的政策作出细致的辩论。我们不能走老路,要有新的政治理念与思维的突破,才是政策精进的基础。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