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

change1

此时此刻,我们共同寻求的改变,不只是政党轮替,也是新思维取代旧政府老店的社会设置。这是政党轮替以后,政党和公民都需要念兹在兹的。

还记得308大选次日早上,我在我的选区报摊买报纸,见到选后的第一个人,很高兴地恭喜我,用福建话说,“你好好做,做不好5年后我们再换”。

一转眼,308大选时5年前的事。不过,2013年大概是我们最后一次大事纪念308的一年。经过即将莅临的第13届大选之后,我相信马来西亚将成立新政府,而往后大家纪念的,将是这个即将诞生的新的日期。

我大概是在政治工作者和评论人当中,少数从2008年大选一结束,就相信巫统和国阵将在第13届大选落败的人。

我认为国阵撑不过来届大选,主要是因为巫统、马华和国大党基本上都是乡村政党,一直沿用地方绑桩的方式,靠派米、派钱和经营关系来延续统治的生命。这种只适用于乡村的政治模式,反映出国阵对城市社会适应不良。

过去,在资讯不流通、城乡分野大、族群动员有效的年代,很多时候人们并不知道国阵的精英们做出种种经济掠夺的行为。就算知道,往往可以用恶法盖过,或者干脆用族群来辩护。

如今,城市社会的形态普遍居住着受过教育的人口,资讯相对流通发达,让国阵再也没有能力仰赖过去的旧伎俩瞒天过海。现在人人有智能手机,网际网络基本上是相对廉价的,每个人都在自己出报纸(面子书)的年代,资源掠夺很难再掩盖。

国阵也忘了即使是半岛的乡村年轻人,其实也在城市里逗留工作。我们过去所理解的偏远乡村,和现在的乡村大不相同,它们和城市之间的关系是动态紧密的。

国阵的问题是,阿都拉和纳吉都害怕当哥尔巴乔夫,害怕开放会导致政权的崩溃。他们大概读史少,忘了有像蒋经国那样的例子,适时开放威权体制,能够换取执政党的生存空间。

纳吉上台4年,比阿都拉更锁国,也又比阿都拉更不敢跨前尝试。所谓的转型,都是刻舟求剑,尝试根据民调投其所好,以为宣传做得好,巫统党内管得好,就能赢得大选。

简单来说,纳吉政府可说是在铁坦尼号上重新安排座椅,不管怎么搞,就是没有正视冰山在前方的事实,沉船是迟早的事。

马来西亚过去的经济模式,是以压制币值和薪金,生产廉价产品和靠美国消费市场为主的出口导向工业为主。但是,这个策略已不管用。唯有扩大内需,提高技术能力,开拓亚洲市场转型经济,方能突破并维持经济增长。

在良好与公平的制度下,朝野政党要回到以小市民生活为本的良性政策辩论和竞争关系。

人民对这个旧政权感到最厌倦的,其实是没有政治意愿痛彻心肺地彻底改变。马来西亚人渴求民主开放、廉政、经济资源相对公平分配,是过去至少20年的政治诉求,谁执政都不能违逆。

我们不能走老路,国阵沉船以后的马来西亚路在何方,我们一定要关注。

就如那个说“你好好做,做不好5年后我们再换”的选民,我殷切希望,在这个公民清楚自己权利的新的马来西亚里,新的民联政府可以长治久安、可以带着新的希望和新的论述,为这个国家的重生而努力。

备注:此文刊登在3月15日《火箭报》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