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改革

dabugaige

大选在即,沙巴战事未了,在浮躁的集体心绪之中,要谈长远的制度改革并不容易。但,最基本的共识是,我们面对问题的根源,在于制度。国家要长治久安,人民要安居乐业,换了新政府之后,就得进行”大部改革”。

罪案严重到大家几乎都麻木,现在大概要到涉及美国女生,才能登上头版的程度。而罪案问题不是第一天发生。自1997年罪案在一年间翻倍以来,就高企不下。2004年阿都拉首相上台时,就以警务改革作为政纲,只是后来雷声大雨点太小,让既得利益团体存活、变本加厉。

警务改革的关键,是要警察”去政治化”、”中立化”(有人叫黄德不要”政治化”。其实,所有的政治经济议题都是要从政治切入,而非逃避政治。反而,我们的议程是要公务员、警察、军队政治中立)。

所谓警察”去政治化”,就是警察部队需要制度改革。我们不需要那么多”红头兵”(镇暴队员),来“对付”和平游行的人民。我们不需要政治部;政治部以前查共产党,现在拿公帑来查反对党。政府当然可以设置情治单位,但不应该针对国内政治。警察的普通行动部队(以前的野战部队)的许多作战功能,可以由军队来负责。警察应该关注在国内治安,而非外部威胁。

还有,海事执法局2004年成立,尽管政府在国会多次承诺尽早合并,提升近海执法和防卫的专业独立运作,警察的水警还不愿意解散,而海事执法局在首相署,也是莫名奇妙的安排。

就如首相纳吉所言,沙巴苏禄事件是个警钟。到底为什么会发生,众议纷纷。但是,我们需要”大部改革”,这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需要一起思考的。

刚加入公正党的前陆军副总司令嘉菲将军指出,军情局自2000年起,主要负责国内政局的情报收集,与政治部重叠,忽略了国际与军事情报。其实,两者都不应该做国内政治情报的收集。现代政治,通常都以民意调查作为参考。在民主社会里,通常报馆与独立的民调单位合作,以不偏不倚的方式刊载在报章上。

这需要思维的跳跃。执政党不可公器私用,使用政府单位替自己进行选举工作,并承认朝野政党都应依循公平原则使用公共资源。

军方在思维上也需要重新调整。目前陆军有四分之三的军人和军备在半岛,空军和海军的各类资源也都集中在半岛。虽说马六甲海峡是世界要道,经济价值高,但从军事的威胁而言,新加坡和泰国都不太可能侵略马来西亚。泰南就算有纠纷,主要还是针对泰国当局内部。

马来西亚的未来军事需要防备的威胁是在海上、在沙巴和砂拉越的海域和陆地,不在半岛。

而外交部也必须重新整顿。外交部不是请客吃饭的单位。外交部必须要能掌握区域趋势,领导区域舆论,并且在最快的时间,理解区域的变化。

苏禄事件确实是敲响了制度缺陷的警钟。因为,从多个层面,这事件告诉我们,马来西亚需要全面的”大部改革”。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