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pril 2013

阵线对阵线

我代表民联参选的居銮之役,看来是本届大选其中一场新闻看点和评论较多的战区之一,本文希望从居銮窥看全国选情。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3月30日宣布我竞选居銮国会选区时,特别强调民联是以“政府对政府、阵线对针线、政策对政策”的规格看待居銮之役。 我们是以准执政党的格局,加上我身为民联政策委员会成员的全国视野,与参与槟州执政团队的经验,提出我们对全国、柔州和居銮的政见。 其实不只居銮,本届大选的全国的抉择,就是在已知的现政府与未来的新政府之间做出选择。国阵代表着维持现状,民联代表着新的思维、新的可能。 最为关键的因素,在于“阵线对阵线”。国阵政府在过去5年来,通过各种途径希望摧毁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和伊斯兰党组成的民联。政治上,国阵通过媒体不断放大伊斯兰党与行动党的分歧;而社团注册官也一直以各种理由不处理民联注册成为正式联盟的申请。 过去的选举,国阵是“唯一可以都被各族人民勉强接受的选择”,靠的不是本身的政绩,而是民主行动党与伊斯兰党的矛盾来不断胜选。简单来说,就是巫裔不投行动党,华印裔不支持伊斯兰党。 从提名以后,马华总部准备的报章广告和布条,就能看出国阵的思维停留在1999年大选。提名前夕,社团注册官近乎不让民主行动党使用火箭标志参选,行动党中委会决议在半岛使用伊斯兰党的月亮党徽,在沙、砂使用公正党党徽参选,可以看出选民已经超越了过去的思维框架。 国阵“投给行动党的一票是投给伊斯兰党的一票”的论述,在投给马华等于投给土权和巫统右翼的对比之下,显得无比苍白。 国阵除了“动乱牌”、“回教国牌”、“服务牌”、“乡情牌”等以外,没有其他的新论述,更让人觉得本届大选是新时代取代旧时代的风潮。 在居銮乃至柔佛全州的多元族群选区的竞争,可以说是30%之争: 国阵是否可以发挥政治联盟的力量,赢取30% 的非马来人选票,或者民联是否可以发挥政治联盟的力量,赢取至少30%的马来选票。 在“政策对政策”的思维框架之下,民联提出政治制度改革,重新思考政府的职能,处理贫富差距、朋党关系和贪腐问题,以及新的族群共赢关系。

Read More阵线对阵线

竞选宣言之争

民联于2月25日推出竞选宣言,国阵则在上周4月6日推出竞选宣言。朝野的宣言竞争,其中有些关键的事值得深入讨论。 国阵的竞选宣言,可以通过国营电视两个小时的直播,以及政府相关的主流媒体进行大事报道。民联推出竞选宣言,要等到竞选期间,才有10分钟的“施舍”。民联在2月提出竞选宣言时,遭到巫英文主流媒体一面倒攻击“将导致国家破产”。 身为民联秘书处与政策委员会的一员,我当时就说,等国阵公布竞选宣言,我们再以国阵的说法“还治其人之身”。怎么说呢? 国阵过去不必面对在野党提出全面政策论述的挑战,因此,向来所谓的“竞选宣言”都是草草了事、寥寥几行字就交差。例如,2011年4月砂州大选,国阵的竞选宣言只有9行字,没有内容,只有口号。 追根究底,国阵过去是靠着地方桩脚形成的“定存区/州”,并且不断重划对执政党有利的选区地图,到了选举时其实是纯粹收割长期通过国家资源经营的“制度红利”。 然而,民联的出现,让国阵面对前所未有的政策挑战。民联自2009年12月推出共同纲领、2010年12月推出《橙皮书》、2011年9月推出《2012年民联预算案》、2012年1月提出《橙色承诺》、2012年9月提出《2013年民联预算案》、2013年2月公布人民竞选宣言,经历了4年余,提出了相当清楚的政治经济哲学。 民联的政策核心说法,是要民主化马来西亚政治、改革政府、杜绝贪腐、在经济上消除朋党,让小市民生活过得好一些,同时在文化政策上摆脱单元族群主义。 民联在提出各项政策时,国阵唯一的回答是“不能做,会导致国家破产”。民联的说法是,“杜绝贪腐就有足够的剩余来推行利民政策”。 等到国阵推出竞选宣言,抄袭民联的政策之余,最引人注目的大概就是派钱,家庭1200令吉、单身600令吉。 派钱的想法,其实是从民联而来。2011年7月间,当民联在准备2012年替代预算案时,我们提出国家最核心的政策目标,不应该再以族群作为单位的安排,而是要确保每月家庭收入不超过3000令吉的6成家庭,有多一些可支配收入,有多一点钱花。小市民手上多一点钱,国内消费就会推高,国内经济、尤其是中小企业就能相对活络。 要怎样让小市民手上多一点钱,关键在于取消垄断、消除朋党、改善工资与技术提升、政府改善公共医疗、改善公共交通等。然而,国阵没有打算做制度改革,只好以派钱敷衍。 钱从哪里来?民联的钱从杜绝贪腐、制度改革而来,国阵的钱要从征收消费税、百物涨价而来。国阵不否认大选后将推行消费税,更有所谓派钱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调整津贴”(就是涨价的意思)。 民联反对消费税,最主要的原因是,6成国人家庭收入不超过3000令吉(一马援助金的援助对象),实行消费税将让他们更穷困,也最终导致依靠国内消费支撑的企业面对困境。大选后,如果国阵继续执政,百物将上涨,也将进一步破坏企业及国家经济的前景。 在其他民主国家,竞选时期,少有出现一次过公布竞选宣言的,反而是每一项政策,一次一项的公布及进行辩论。在5月5日前的未来23天,国营电视应该邀请双方针对各项议题作出辩论。同时,财政部也应该以中立的姿态,针对朝野政策,提出评估。 让政策竞争成为本届大选的主轴。

Read More竞选宣言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