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改革一小步

《南洋商报》

收录在《小市民的政治经济学》第四辑〈制度改革〉 (第197-199页)

 

首相阿都拉于2005年1月24日晚宣布政府将立法设立永久性的独立警察投诉及不当行为委员会(IPCMC),直接接受公众针对警方的投诉。

律政司署刻在研究法律细节,以落实这项由“提升大马皇家警察运作与管理皇家委员会”和裸蹲案、调查报告书两度提出的建议。

阿都拉同时也宣布,警方立即执行裸蹲调查委员会关于搜身的建议。另外,阿都拉表示已经审查去年5月16日公布的皇家委员会125项建议当中的80%,并且已经实行其中的25%。

成立独立投诉委员会可说是阿都拉上台两年余以来,最重要的制度改革动作。从较为严格的标准而言,打着改革旗号获得选民大力委托的阿都拉,两年只有一项制度改革未免步伐缓慢。然而,比较宽容的标准,则指强人时代结束,新首相需要时间稳住阵脚谋定而后动。

警方执掌“合法暴力”的无限权力,需要全面的监督权,而且任何单位的内部审查,往往都在官官相护的情况下失去效应,因此成立独立于警察系统的投诉委员会是减少警察滥权和贪污的重要制度设置。

阿都拉于2003年10月31日出任我国第五任首相,并于是年年杪宣布政府成立皇家委员会的意图,委员会名单于2004年2月初公布,2005年4月杪完成任务,5月16日公布报告书。

犹记得报告书公布最初的几天,各大媒体竞相大幅报道,积极欢迎委员会的各项建议。没几天热闹的氛围却突然沉寂。阿都拉公布成立他本身主持的特别小组,成员包括公共服务局、财政部、律政司署和国安部的官员。而副首相纳吉则宣布政府将落实皇家委员会关于警方硬体设备提升的建议,却不提有关人权、反贪、减低罪案的建议。

尽管阿都拉在安排首个委员会时,照顾警方的感受,委任曾经担任总警长19年、并在警界备受尊重的敦韩聂夫为副主席,并要求委员会研拟改善警方福利和设备的建议,但是委员会最终非常全面和广泛的改革建议,据说引起警方的反弹。警方的不满与内阁同僚不热衷,导致报告书被冷藏。

半年之后的11月24日,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在国会走廊播放裸蹲短篇,掀起千层浪。警察滥权的问题再度成为重要的政治议程。阿都拉从最初在马尔他召开记者会指示彻查,到抵国后在机场召见总警长巴吉利等人,然后在警方显然不满的情况下宣布成立第二个皇家调查委员会,有效利用是次风波确立“警方无法有效调查本身滥权行为”的原则,为独立投诉委员会的成立铺路。

其实,第一个委员会已经针对警察扣留所的人权问题做出详尽的分析和建议;当人们发现第二个委员会的成员是前者的“迷你版”(从原先的17人筛选其中4名委员和一名秘书),很大程度上已经知道委员会如何看待裸蹲议题。日前公布的报告书证实同一批委员只会强化原先的论点,而不会出现意见大转弯的情况。

首相阿都拉趁着报告书向公众公布之际,成立独立投诉委员会,重新开启看似荒废的警政改革议程,是漫长制度改革路的一小步,值得高兴,但需要耕耘的实在还有太多太多。

值得注意的是,阿都拉的宣布,是警政改革部际特别小组会议的决策,而非内阁的决定。既然内阁已经付托特别小组处理125项建议的落实,这个宣布看起来并没什么不妥。只是,如此重大的决定完全没有经过内阁会议复核,多少反映阿都拉的改革议程在内阁同僚当中不见得受落而被迫避开内阁直接作决定。

显然的,未来的任何一项制度改革,阿都拉都需要更大的政治意愿面对来自内部的障碍。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