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政党

505大选的成绩给我们的启示是,民主行动党需要在民联的框架消除马来选民对行动党的疑虑,也要在我们的整体思路中走向中间,除了代表非马来人社群,也得直接代表马来人发声和仗义执言。

民主行动党在理念上不为任何族群,宗旨为求帮助全民。但是,在巫统主导的种族政治系谱中,被打成非马来人、非穆斯林政党。在很大程度上,因为我们向来的主要选民群是非马来人,而常有次级同志以捍卫非马来人权益的姿态表达政见。在多数的非马来人遭到巫统政策直接冲击的年代,这当然无可厚非。

然而,社会变迁(城市人口增加、人口年轻化、教育水平的提升、资讯流通)2008年308大选和2013年第13届大选以后,我们来到全新的政治格局。

第一、  民联自2008年经历了巫统、《前锋报》及土权三位一体的马来人至上的论述,5年后马来选票并没有崩盘,还维持在相当程度、没有全线崩盘,说明民联只要再多赢3-5百分点巫裔和砂、沙选票,来届全局可能不一样。

第二、  行动党自从已故阿末诺同志于1995年败选以后,一直没有马来人议员,本届有两名巫裔国会议员、一名巫裔州议员。巫统在攻击行动党是华人政党时,一遇到行动党的巫裔国会议员时,就不知道如何应对。

第三、  在过去数年,行动党也招到非常有理想的马来青年加入成为党员和志工甚至成为党工。

第四、  行动党已经不再是以个别政党的身份参与政治,行动党是民联的一员,只要立场趋向中间,就能获得很大群民联支持者的加持。

简单来说,我们不能按照巫统和国阵的种族分工的逻辑操作。民主行动党不能只是代表非马来人,也要代表马来人仗义执言。

秘书长林冠英在1990年代为马六甲的马来女生伸冤,后来被判监,是行动党获得马来人认同的起始。林冠英担任首席部长之后,也一改国阵过去种族分工的政治作业模式,直接面对各族群选民。

行动党不是民联的马华、民政或国大党。马华、民政及国大党在2013年大选也可以说已经接近政治终点。马华、民政及国大党不是我们的政治对手。我们的政治对手是种族主义,我们的政治对手是巫统。

行动党与民联友党必须找到一条与巫统的种族动员政治完全不同的模式,重新建设没有种族主义的马来西亚。

备注:本文刊登于2013年8月号《火箭报》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