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念政党

parachute2013年大选,我们见证了城市海啸。城市海啸最重要的元素是理念通过科技传播与群众的积极参与。未来五年,我们要把群众参与大选的能量,转化作社区建设与政治过程长期参与的力量,也要在理念、理想和意识形态上建构更全面的论述。

国阵的政治,是过去的政治,靠的主要是在乡区把国家与政党模糊化,村长就是巫统支部主席,而巫统支部主席就是村长的作业,并以国家资源提供福利,当作政党的施惠。过去,马华与新村、国大党与园丘都是这样的关系。至今为止,砂拉越土保党因为人民太穷困,这样的模式好像还可以再走一段路。

但是308与505两届大选说明的是,在半岛,乡区施惠的政治已经随着城市化、资讯发达而消逝。国阵险胜靠的是选举制度,但从选票上而言,国阵早已落败。

我们必须谨记,选民支持民联和民主行动党,不是因为我们有比国阵更好的演唱会、更多的礼品赠送、更多的钱来分派,也不是我们承诺更多的大型发展计划。他们支持民联和行动党,因为我们在理念上走在国阵的前端。

在未来的日子,我们不能满足于在理念上比国阵超前。国阵的想法是够烂了,而且已经非常过时了。马来西亚需要的不是一个比国阵理念超前的反对党阵线。马来西亚需要的是,在理念上走在选民前方,引领选民未来的执政联盟。

行动党在这方面,可以率先把自己定位以清新和贴近选民需要的理念领航的“理念政党”(a party of ideas)。

在族群关系上,我们要完全超越以族群为单位的政治模式,回到关怀每一个公民的实质需要。马来西亚的族群政治辩论,从1950年代至今,很多的话语还是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21世纪的行动党,要超越旧有的论述。我们要超越行动党是代表非马来人权益的思维框框。行动党也要代表马来人,代表穆斯林。对于每一个议题的讨论,我们要摆脱代表非穆斯林、非马来人发声的反应式动作,广泛地咨询各族群,寻找利惠全民的共同方案。

我们也要带领我们原有的忠坚支持者,特别是华裔选民,看到“巫统不等于马来人”,“巫统的政策不是所有马来人支持的”,而且“不是所有马来人得到巫统/政府的帮助”。唯有看到大部分的巫裔与其他马来西亚人都是命运共同体,我们才有超越国阵话语的可能。

更重要的是我们要看到,其实,马来西亚人除了族群身份之外,我们有太多的共同政策议题与共同的身份认同。

例如,过去在讨论经济的论述当中,成长与分配常常被当作是对立的。然而,如果六成的低收入阶层吃不饱穿不暖,社会上就会有很多人铤而走险,也因为人均收入不高,国内的消费也不强,最终企业因为内需不强而成长疲弱。对此,行动党在经济政策上,就是要能够找出一条既能促进成长,更能确保机会平等的道路。

备注:本文刊登于2013年9月1日《火箭报》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