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理想

Ideal从2008年的308到2013年的505,我们只有一个大目标,就是执政布城。505以后,政局的变化有多重可能。无论多艰辛,我们坚持改革的路,在未来的日子,我们要完成许许多多的小理想,等待大理想水到渠成。

505至今,巫统仍然不断走偏锋,与政治中间,与中庸政治渐行渐远。1991年2月马哈迪提出2020宏愿至2005年7月希山举剑的14年间,即1995年、1999年、2004年三届大选,巫统获得非马来人中间选民的鼎力支持。

自希山举剑的8年来,巫统因为在族群政治上采取极端的论述,失去华裔、印裔、沙砂两州的非穆斯林土著、基督徒。也在经济政策上不断偏颇朋党和贪腐严重,失去城市马来选民的支持。

如果巫统继续走偏锋而民联三党都能坚守政治中间,未来五年的政治格局于2008年和2013年大选的差距不远。如果受国际经济牵连国内缺乏改革而往下坡、特别是原产品尤其是油棕价下滑,贪腐日益严重,则国阵倒台的可能性愈高。

但是,巫统可能也会大U转。巫统如果像1991年提出2020宏愿般大U转靠向中间,并且整治贪腐,认真处理贫富差距问题,则国阵的形势也有可能回转。至于国阵的非巫统政党,基本上都是陪衬,无需特别讨论。

民联三党是否可以坚守中间也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公正党的领导层的考验是能否可以从前巫统世代顺利转移到烈火莫熄世代,开创新的政治模式和赢取人民的信任。

伊斯兰党党内的氛围有点像行动党2001年推出替阵时的情绪,认为巫统对行动党的抹黑有效,影响盟友伊斯兰党的马来票源。伊斯兰党是否可以坚守中间,今年11月的党选大概是关键。

行动党的两大考验是如何完全超越族群政治的局限,开启连马来人和沙砂土著也觉得可以接受的新政治论述;并且继续通过我们执政和参与执政的州属以及其他各州的议员表现上让选民认同行动党作为有前瞻理想的理念政党和有实践力的政府与“准政府”团队。

无论形势如何,2013年大选给国阵的教训是,不管国阵怎样抛金、怎样高压,马来西亚自2008年以来,已经是50对50的社会。朝野在选票上势均力敌不相伯仲。

2013年给民联的一个比较少人提到的教训是,州级政治比民联的政治想像还重要了一些。特别是马来政治当中,州级政治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民联在吉打兵败如山倒,在比邻的槟城民联的马来选票还有小增加,同样是伊斯兰党,在雪兰莪的州议席翻倍,在登嘉楼也大有起色。

简单来说,我们面对的格局是,我们的对手可能会走向中间,民联也有可能无法坚守中间。不过,我们的社会已经是朝野势均力敌,而州级政治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我们绷紧了五年,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执政布城。走下去,我们需要有很多的小理想,要把很多有大方向引导的小事做好,特别是社区的营建。赢取中央政权仍然是大目标,但是,我们要回到地方,为州、甚至于个别城市的政治、经济与社区经营,做更多的思考和准备。

许多的小理想的完成,只要大的方向清楚,是对混沌大格局最好的回应和准备。

 

备注:本文刊登于2013年9月15日《火箭报》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