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0年的马来西亚

2030

拉长视界,放眼2030年的可能,来讨论2013年的问题,将为我们提供新的视角。

2003年10月上台的阿都拉与2009年4月上台的纳吉,都错过了改革马来西亚经济与政治的机会之窗。2020年也不过是南柯一梦。505以后,思考马来西亚的未来不能靠国阵;而民联与民间的思考,则需要更长远的视界。

2030年,除非有大型战争,否则,可以相当肯定的,马来西亚的人口,与世界人口的趋势一样,会越来越多。与此同时,随着人们的平均寿命增加,乐龄人口的比例也会提高。

人口的增加,对于住房、公共交通、水供、能源、医疗、教育的需求,都需要我们去认真思考。

国阵政府目前对于水供和能源的处理,都是在拼命增建设施,美其名满足可能的需求,实际上是为了满足朋党靠公共工程找吃的需要。增加水供与能源的供应导向模式,在人口不断增长、需求毫无节制的情况下,永远不会有终点。然而,水、能源和其他天然资源其实都是有限的。

从长远的角度思考,“需求管理”(demand management)才是正途。就如雪隆区水供问题,不断开拓新的水资源,如引导彭亨河水及增加水坝,真正得益的是和中央政府相关的工程承包商。有远见的政府,应该要把雪州平均35%的无收益水(因为水管破旧或者偷水浪费掉的干净水资源)降低到槟城的平均15%;也应该通过各种方式节水。

到2030年,全球气候暖化的问题看来会越来越严重,全球都得正视和尝试减少资源的浪费,特别要减少排碳。电能的处理也要从需求管理的角度出发。

马来西亚的交通和城市规划,如果没有重新思考,到时候其实不需要再建路,因为如果按现在的私人汽车增长率,所有的大道都会塞满汽车成为露天停车场。

按照现有发展商与地产商主导不断往郊外扩大城市的边界,一旦国际油价上涨一倍,国家和市民都无法承担以私人汽车为基础交通/汽油开销。

马来西亚过去的发展模式,集中在吉隆坡,忽略了其他的州属的发展,特别是沙巴和砂拉越。以私人汽车为基础的南北大道的开发,降低了对火车的使用与长远策略思考,也导致很多本来通过火车连接的城镇之没落。

乐龄人口的增加,对于医疗服务的素质、价格等,都需要重新思考。未来的经济也需要靠教育与研究来支撑。

从2030年来检视2013年,还有很多的思维需要打破和重建,国阵和纳吉政府并没有这样的准备。什么“土著经济议程”等其实是1970年的议程,与未来没有关系。民联和民间需要超越,需要为未来的马来西亚作准备。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