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兹诺的理想成真

LCT0002回教党在2001年经马哈迪的挑战后,于2003年宣布“回教国文献”(Dokumen Negara Islam)。结果,该文献却成为回教党在2004年时惨败的主因之一。相较于1999年全国大选所赢得的27个国会议席,回教党只成功保住了6席。该党不只失去了非回教徒的选票,连马来选民也对“回教国”这个概念感到“忧虑不安”。

事实上,“2003年回教国文献”违反了已故回教党主席拿督法兹诺原先的概念。2001年,法兹诺提出了“回教党致马来西亚人民的备忘录——21世纪的回教治理”,随后与非政府组织就四页草案深入讨论,2002年5月带到吉兰丹哥打巴鲁第48届回教党会议上。

法兹诺强调,回教治理的特质需要协商、遴选和民主,国家建设也必须奠基在崇高品德与价值系统之上,并以真正的信仰体系为主。他解释,回教党理想中的治理模式是支持尊崇法治,强调服务和福利,以建立一个“福利国”,一个相信福利可以让国家繁荣、避免破坏、浪费和毁灭的国家。

这备忘录的七项基本事项为:(一)文明社会;(二)公正权利(al-musaawah);(三)尊崇以意义深远与范围广泛的回教法规为基础的法治;(四)公平(al-‘adalah);(五)选贤任能制度(as-solahiyah);(六)福利国;(七)有活力创新的行政制度。

可惜,法兹诺在会议结束不久后,就于2002年6月23日离开了人世,以致备忘录并未成为回教党的核心议题。

令人感到讶异的是,另一份完全不同的文件在2003年11月,以“回教国文献”的名义出现,并被回教党宗教师咨询理事会(Majlis Syura Ulama PAS)接受。这份文件就像“备忘录”一样,也包含了七项原则,两者在多方面却不尽相同:

(一)凡是被认定为是回教刑法、等量报复(qisasa)和乖离回教法的处罚的国家法规,只能实施在回教徒身上,而非回教徒则可选择是否接受该法或普通法(common law);(二)Khilafah制度(Sistem khilafah),统治者必须实行回教法,否则,他们将被认为是阿拉委托人的的叛徒;
(三)虔诚(Takwa);
(四)协商制度(concensus),只讨论任何可以深入调查的事情,以及不能用在固定的回教法(qat’i);
(五)公义与平等(al-‘adaalah wal musaawaah),与同一(equality)和平分(fairness)不同;
(六)自由(al-hurriyyah),不能与回教戒律(syara’)相矛盾;
(七)绝对的主权(as-siyaadah wal haakimiyah)或统治权(sovereignty),任何主权归阿拉所属,而不能受任何一方侵犯。

回教党这份文献也许是意图良善的,但成了中间选民、非回教徒和温和回教徒的恐惧来源,遭到2004年大选否决。

2007年,人民对时任首相敦阿都拉阿末巴达威的软弱执政不满。当时回教党也回到法兹诺的概念,希望用更开明和主流的方式争取人民的支持。许多回教党领袖,特别是温和派已参与各种民主动员的运动,例如干净选盟集会(Bersih)。这证明回教教义不是狭隘而是开放的。

随着上周回教党在吉隆坡的第57届会议所遴选出来的回教党新领导层,阿都哈迪阿旺扩大福利国的宣传和努力的心愿,也渐渐地看到收获。

诚如哈迪所解释,福利国是以回教为核心的概念,而且可以被各种宗教和种族的人所接受。这意味着回教党依然可以为真正给全人类带来好处的回教议程而奋斗。

摘录哈迪的说法:“ 我们可以从实施福利国开始。它存在于回教与可兰经的范围之中。可兰经里并没有提到回教国,而是福利国。”可兰经提醒我们已故法兹诺真正主张的,是在不牺牲回教党的斗争原则下,让回教形象更加民主、包容、开放与公正。

自2004年以来,回教党走过铺满荆棘的道路。一些回教党领袖缺乏自信,以至于巫统以马来人团结之名向回教党献议合并时,变得左右为难。

如今,法兹诺的理想终于成为事实。回教党看似准备好要巩固民联,并作出令人信服的承诺。这与法兹诺的理想一致,想要为各种族与宗教的人民提供更好的替代选择,以取代巫统和国阵执政国家的权力。

* 编注:原文为马来文,原题为“Akhirnya Impian Tercapai”,2011年6月7日发表于Roketkini。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