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的玄虚

GST1讨论消费税,流传着很多奥威尔式doublespeak(故弄玄虚)的术语。本文因此想不用任何的术语来把话说白。

有一种听起来好像头头是道的说法:为了确保政府财政状况良好,政府要狠、要有决心,要敢敢推行消费税来“平衡政府收支”、要涨油价,或曰“津贴合理化”。当中歪理很多,对小市民的生活状况没有同理心,也对经济如何流动、增长与萧条没有全面的理解。

国阵政府为什么要征收消费税?消费税从阿都拉在2005年提出至今,支持的人最主要说法是,消费税是“最有效率”的收税方式。“最有效率”的收税方式是什么意思?说白了,就是政府可以从百姓的袋子里征收到比现在更高的税收。

另一个说法是,世界140余个国都在实行,马来西亚不应该落后他国。但是,当世界其他国家民主化了,国阵的支持者没有说,我们也要赶上民主列车。世界上只剩下20个国家的投票年龄定在21岁,其他国家的合格投票年龄都比21岁低,怎么也不来学习。

其实,晚近十年,特别是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以后,当全球的目光重新回到贫富差距的讨论之际,越来越多国家和学者在反省消费税加剧贫富差距的结果。例如,赚1万令吉收入的人,只花其中的一半收入在消费,而在消费中他付了5%的税金,与赚1千令吉的人把所有的收入都拿来消费,5%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还有一种说法,消费税最公平,让所有人都付税。他们说马来西亚太少人缴税了,有了消费税,天底下的人都缴税,对本来承担国家税务的一小撮人是迟来的正义。当6成的家庭是一马援助金的合格援助对象,意思说这个国家6成的家庭,每月收入不达3千令吉,够辛苦了。当然,这个社会肯定有逃税的人,我们也有足够的法律对付逃税的人,关键只是在执法。其他的人不纳税,是因为没有能力纳税,还没有到应该纳税的门槛。

有高官出来说,贫穷人士需要的日用品都免消费税。问题是,谁是贫穷人士?如果6成的家庭需要援助,大费周章换了一个税制然后豁免6成人口的消费行为?什么才是贫穷人士的日用品?以后“正常人的日用品” 与“贫穷人士的日用品”楚河汉界?

再有一种说法,说征了消费税,可以减免销售税,以后还可以减所得税。马来西亚的所得税,把中间阶层每月收入5千令吉至1万令吉的不上不下的收入群征得很辛苦,这是需要承认的事实,也需要税制改革,减轻中等收入家庭的负担,转嫁到真正的高收入群。但是,马来西亚的所得税不想英国、澳洲等先进国推行消费税前高达50%以上的税率。马来西亚的所得税,可以减免的空间很小。

说到底,其实政府也很坦白,高官们都说消费税是为了平衡国家财政收支的“苦口良药”,苦的是小市民,“平衡”了好让公家可以继续挥霍、歌舞升平。

还有一个更关键的问题:杀鸡取卵。过去马来西亚主要靠出口美国。过去数年,美国自顾不暇,美国工人吃不饱饿不死也没有钱消费亚洲口的产品。马来西亚在过去至少三年的经济成长来自于国内消费。国内消费除了政府的开支以外,就是来自老百姓的消费。很多的消费是小市民借贷来消费的。大家都借了很多钱,马来西亚是亚洲家庭借贷第二高的国家,风暴万一来袭,痛苦指数肯定很高。

消费税的本质就是向本来没有钱纳税的人收税。本来不必纳税的6成一马援助金援助对象人口,现在都要被征税,征走了的税,就是市面上少了的国内消费市场。实行消费税的恶果,不只是传说中的通货膨胀,最大的恶果是导致需求降低、进而导致萧条。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