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下一个高峰

PAS001伊斯兰党将于11月22日举行大会,选出新的两年一届的领导层。这是505大选后的第一次党选,但更重要的意义,是伊斯兰党针对未来方向进行辩论的党选与大会。

伊斯兰党创始于1951年的巫统伊斯兰学者派系,参与者包括前首相阿都拉的父亲与祖父。1954年,巫统阻止党员拥有双重党籍之后,伊斯兰党才算走自己的路。在1955年举行的自治邦选举,联盟获得51席,伊斯兰党获得硕果仅存的1席,为该党以后在马来亚政治的生存与发展留下伏笔。

1959年独立以后第一次选举,伊斯兰党一鸣惊人,夺下吉兰党和登嘉楼州政权,惟登嘉楼在1961年因议员跳槽而失去政权。伊斯兰党可以说是巴基斯坦以外,唯一尝到权力滋味的伊斯兰政党。当时,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还在面对领袖被处决和大逮捕。

从吉兰丹崛起的阿斯里虽然直到1971年才正式当上主席,领导伊斯兰党在1973年与联盟组成联合政府,并于1974年加入国阵。然而,从1950年代下旬起,阿斯里就很深刻地影响着该党的运作,直到1982年10月的党大会上辞职,尔后离开伊斯兰党,前后20余年。

1977年11月发生了吉兰丹危机。国阵通过紧急状态强取豪夺吉兰丹州政权,伊斯兰党被开除出国阵。1978年3月,伊斯兰党在吉兰丹州选举中惨败,直到1990年10月的大选赢回吉兰丹政权,全线在野一共12年。

1982年是伊斯兰党的历史分水岭。阿斯里离开以后,伊斯兰党新的领导层高举“宗教师领导”(Kepimpinan Ulama) 的旗帜(阿斯里并非宗教师,其领导以马来民族主义为主要诉求),可以说是重新建党。当时推举出来的主要领袖有尤素夫拉瓦(Hj Yusof Rawa)、聂阿兹(Tok Guru Nik Aziz Nik Mat)、法兹诺(Ustaz Fadzil Noor)和哈迪阿旺(Tuan Guru Haji Abdul Hadi Awang)。前两人在长时期伊斯兰党,但很受推崇,后两者则从回教青年运动(ABIM)开启政治参与生涯。

尤素夫拉瓦在1989年退休,法兹诺则在2002年6月辞世,剩下聂阿兹与哈迪阿旺撑起过去十余年的斗争。其中哈迪阿旺参与核心领导层时才只有35岁。伊斯兰党在等待下一代深具威望的领袖群。

1998年9月安华被开除,伊斯兰党籍此事变,党员人数在一年内从45万激增到80万人,后来甚至增加到百万人以上。在1998年以前,伊斯兰党主要的支持力量来自于吉打、玻璃市、吉兰丹和登嘉楼。到了1998年,很多不认同国阵与讨厌马哈迪,但也对安华有保留的城市马来人蜂涌加入伊斯兰党,希望伊斯兰党可以取代巫统执政马来西亚。

已故法兹诺就曾在伊斯兰党大会(Muktamar)提出,该党原有的结构、领袖和党员,皆需要处理新党员所带来的“文化冲击”(culture shock),更要把伊斯兰党“主流化”(mainstream),而不再局限于只能获得吉打、玻璃市、吉兰丹和登嘉楼人支持的乡区政党。

但是,要争取全民支持、争取中央执政权,伊斯兰党就需要与其他在野党结盟,也需要在政治议程上,争取全国各地的各族人民支持。1998年以来,该党党内关于方向的讨论,主要就环绕在要争取政治中间,还是只要巩固基本盘就好。

马来西亚目前的人口7成以上住在城市,马来人当中也有6成以上是城市居民。

我国的人口也有7成是0岁到40岁,换句话说,只有3成人口是40岁以上的。马来人的人口平均年龄更低。要执政中央,伊斯兰党需要与年轻的马来西亚、尤其是马来人,还有城市化马来西亚对话。

马来西亚社会经历了2008年和2013年大选,可以说已经确立了一个50对50的格局。支持执政党与支持在野党的人数不相上下,至少从选票而言。要执政就得争取各族的游离选票。也就是说,伊斯兰党要延续在2013年大选获得大量非马来人的选票的形势,也要和友党一起开拓沙巴和砂拉越的票源。

伊斯兰党需要为新的马来西亚、为未来的马来西亚准备执政人才。我见过很多非常有才华、社会经验丰富、见闻广博的伊斯兰党青中年党员,他们离散在政府部门、政府官联企业和大企业等,但是全面从政的不多。我敢说,伊斯兰党党员的人才库,是全马各政党最强的,只是在伊斯兰党的执政州以及党内的阻止当中,他们尚未找到角色来扮演。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