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德拉的未完成

nelson-mandela-prison-bars1曼德拉的南非,有未完成吗?后曼德拉的南非,有什么是我们要借鉴的?

曼德拉的辞世,唤起人们缅怀他的理想主义。曼德拉的斗争经历,对于从事政治与社会改革工作的朋友,是黑暗中的明灯-很少人坐牢坐那么久,更少人能在有生之年,看到理想的实践、亲自实践当时世人都认为不可能的任务-废除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但是, 后曼德拉的南非并不完美。

当巫统在505大选后推出“强化土著经济”的说法时,我直觉“Bumiputra Economic Empowerment”特别是“BEE”的缩写似成相识。后来才想到,南非执政党也是曼德拉代表的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ANC)曾学习马来西亚的新经济政策,以“Black Economic Empowerment”(加强黑人经济)之名,扶持黑人企业家。玩味的是,巫统没有新的说辞,抄袭后学者非洲人国大的用语。

首相纳吉说曼德拉的斗争与巫统类似,大概就从误把非国大后来的政策方向,完全等同于曼德拉的斗争。

曼德拉很早就走出同代黑人领袖“黑人为黑人斗争”的窠臼。他在1964年第二次被捕、下判前陈词,让他晋级伟人的话是这样说的:

“我一生都奉獻給非洲人的鬥爭。我曾經為了反抗白人的宰制而戰鬥,我也曾經為反抗黑人的宰制而戰鬥。我懷抱的理想是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其中所有的人和諧地相處,所有人都有相等的機會。我希望為這個理想而活,也希望能成就這個理想。可是,如果有需要,我也準備為這個理想而死。”

(During my lifetime I have dedicated myself to this struggle of the African people. I have fought against white domination, and I have fought against black domination. I have cherished the ideal of a democratic and free society in which all persons live together in harmony and with equal opportunities. It is an ideal which I hope to live for and to achieve. But if needs be, it is an ideal for which I am prepared to die.)

1994年民主化以后的南非,正面的事情很多,目前也是非洲最强的经济体。但是,黑人朋党越来越多,政府的政策着重在培养黑人精英与商人,而商人进而影响非洲人国民大会的党内政治,官商输送日益严重,贪腐问题也不在话下。

然而,因为非洲人国民大会有着“革命政党”的光环,也抬着“扶持黑人”的招牌,加上在野党的支持力量来自白人、印度裔和部分城市黑人,还无法与非洲人国民大会抗衡。

由于很大部分的黑人都是贫户,非洲人国民大会当中一些青年领袖明白贫富差距对社会的伤害,但选择诉诸种族论述,把贫穷问题族群化,避开对执政党和政府的批判。

去年起的一系列工潮,显示非洲人国民大会的“类似巫统的政策”似乎走到穷途末路。2012年8月,警察更在杀害34名参与工潮的矿工。执政党甚至要重新恢复白人专政时期的牵制自由的安全法令,进一步显示其方向的迷失。

我在2012年短暂访问南非出席会议,深深感受到祖马总统领导下的南非令人失望的情境。

从某个程度上而言,很多国家都面对类似的挑战:列强殖民结束之后、或者政治民主化之后,新崛起的精英,在享受成为精英的既得利益以后,变成维护新秩序的新既得利益群体,而没有把国家独立或者政治民主化变成小市民的实质经济福祉。

南非的BEE与巫统的BEE,关注的是黑人和马来人精英的股权与经济代表权,却没有在就业机会、就业保障、工资福利、医疗、教育等与中下阶层实质生活息息相关的议程上着墨。

非洲人国民大会似乎与巫统越来越接近,与曼德拉的理想渐行渐远,乃至陨落。

 

备注:刊登于2013年12月15日《火箭报》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