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的时代

可能的时代 (1)

追悼曼德拉,让我想起,1980年代末是个充满可能的年代。此时此刻,看似充满困顿,但也是个充满可能的年代。

林吉祥在谈起他的政治启蒙时,提过1955年万隆会议对他的影响。14岁的他当时和同学从峇都巴辖骑脚车到马六甲,兴奋的谈起新的世界格局的可能。

二战1945年结束后的十年,是个风起云涌的年代。1948年起西方世界对共产世界实行杜鲁门总统所谓的铁幕政策(The Iron Curtain),全球进入冷战状态。在二战以后在殖民地崛起的民族主义,促成了前殖民地的独立风潮。有者通过战争(印尼、越南)结束殖民统治,也有宗主国为了保存经济利益但推动形式独立(马来亚)。万隆会议是25个新兴独立国家以“不结盟”的形式,向西方说“不”,也向苏联说“不”。

1950年代和1960年代,是个充满可能的年代。之前没有想过的事情、大家都认为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变成事实。新兴民族国家的独立,在美国、西方世界的民权运动等,都是化不可能为可能的大时代。

12月12日,我坐在英国国会西敏寺礼堂,出席英国国会两院联合追悼曼德拉的仪式。在有近千年悠悠历史、冬天微冷的西敏寺礼堂,让我想起1980年代下旬至1990年代初,是世界另外一个充满可能的年代。

英国曾是南非的宗主国,对南非白人种族隔离政策多少有些历史责任。但也是在英国,反抗种族隔离政策而逃亡的领袖得到庇护;在1988年曼德拉70岁生日时,有众多当红歌星参与、全球广播的大型演唱会,也发生在英国。

2013年,我们见证曼德兰生命的完美结束。但是,曼德拉获释和南非废除种族隔离、迈向民主,到了1980年代末,仍然是个近乎是个不可能的斗争。

曼德拉在1990年2月获释,1994年的民主选举中当上第一名黑人总统、第一名全民民主选举的总统。

我在1986年开始阅报和关心政治。1986年2月,菲律宾的马可斯总统在人民力量抗议中出逃,电视上的画面,历历在目。1987年6月韩国的百万人在光华门的抗议促成的民主化,1989年中国天安门事件之前维持近两个月的大示威,都是震撼人心的画面。

曼德拉获释,与本来被认为也是保守派德克勒于1989年9月出任总统后决定开放与民主改革当然有着直接的关系。1989年东欧掀起的大革命,也肯定是因素。

1989年11月9日,东德政府决定弃守自1961年就竖立起来的柏林围墙,人群翻过围墙,冷战的“铁幕”的象征结束。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等国都在短期内骨牌式变天。在这之前,没有人相信这样的可能。在这之后,大家在寻找理由解释改变何以发生。

人类历史有着无数改变的例证。多么强的霸权,都有倒下的一刻。多么艰巨的社会改革,看起来多么不可能,其实都有可能。

2013年结束,2014年伊始,谨此与为马来西亚改革努力的朋友共勉。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