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居銮之役之六:The ground has shifted

Kluang6

居銮之役:典范之争

刘镇东(林宏祥笔录)

前言

“五月五,换政府”召唤的激情即使未能迎来“马来西亚第二次独立”,却激烈冲撞原有的政治生态,给未来开创新的想象。

第13届全国大选居銮国会选区之战,乃典范之争。原任议员、副部长何国忠,挟着华社独立后对马来西亚的政治想象,在时代交叉的关口,面对来势汹汹的“马来西亚2.0”之挑战。从政治语言到竞选策略,居銮选战让我们看见政策辩论如何破解传统的服务牌与乡情夙愿,而网络宣传以及“全民参与”的动员方式,又如何扭转过去华团领袖、各界名人在主流媒体给国阵候选人造势的局面。

在15天的竞选期中,居銮成了一个平台,把知识界、文化界、政治界等各地人物卷入,仿佛在解决着一个世代的分歧与纠葛。居銮共有86,732名选民,族群结构为49.26%华人、39.57%马来人、9.79%印度人以及1.38%其他民族。505当天投票率高达86.80%,民联/民主行动党候选人刘镇东获40,574票,即以7,359张多数票,击败国阵/马华公会候选人何国忠(33,215票)。

“让全国看见居銮,让梦想不再出走”是刘镇东的竞选口号之一。505大选落幕百日后,我们不妨倒过来“从居銮看马来西亚”-以居銮为个案,再延伸分析柔佛战情在此届大选的意义,召唤马来西亚未来改朝换代的梦想。

(一)为“居銮之役”定调

何国忠从政前先后出任马来亚大学东亚系主任及中国研究所所长,后于2008年竞选居銮国会议席,在“308政治海啸”中以3,781多数票为马华公会保住此柔佛国席。此届大选,何国忠一开始就将自己困在旧的政治模式里,喊出“居銮之子”口号,把此战役定调为“居銮人vs外来者”,图以乡情、服务牌争取选票。何国忠甚至以不点名方式揶揄民主行动党候选人刘镇东与陈泓宾(明吉摩州议席)不熟悉居銮,对此地一无所知,“出席活动时都会迷路”[1]

当时刘镇东回应,林冠英在五年前出任槟城首席部长时,对当地同样不熟悉,而今他不仅获得当地人认同,甚至还在当地造路、铺路[2]。有趣的是,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早在3月30日正式宣布刘镇东为居銮候选人时,就为行动党将此役定调为“政见对政见、政策对政策、政府对政府”,把格局上升到两个阵线的对决。“告别腐败,改朝换代”愿景感召的激情,淹没了传统的乡情、服务牌。

“居銮人vs外来者”的策略格局困住了何国忠,导致他不仅未能在选战中突显自己“知识分子问政”的特质,甚至没有建立“体制内的良知”之形象。反之,这样的定调让他降到一般马华公会候选人的水平,沿用一套脱离民情的语言、战略与模式竞选。在这样的竞选模式操作下,选民很难区分候选人究竟是何国忠,还是蔡细历–简言之,其竞选策略团队平白浪费了何国忠具备的候选人条件。

(二)知识/文化界的对决

媒体一度将居銮之役形容为“师生战”[3],虽未掀起太大的涟漪,却也让何国忠借题发挥。除了早前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指称“在中华文化熏陶下,师生战对自己而言,输赢都不光彩”[4],何国忠在5月2日“居銮之子,风雨同行”晚宴发表演说时也表露:“刘镇东是我的学生。容许我说一点点我心中的话……那一点点。我问他,你为什么要来居銮?为什么你不去其他地方(竞选)?”[5]

刘镇东当时改编了哲学家亚里斯多德“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的名句回应之–“吾爱吾师,吾更爱马来西亚”,在大是大非前舍“师生情”取“真理公义”,是时代的抉择。更有趣的是,何国忠在晚宴演说中接下来的一段话:“…可能你(刘镇东)是无意的,也可能你是有意的。但是呢,你制造了我们文化界的分裂。今天,有一半的人支持他,一半的人支持我。结果,出现了很多人身攻击的事情。”[6]

由于何国忠与刘镇东的重叠性(学术背景、活动圈子等)蛮高,居銮之役确把许多文化界、知识界、政治界的人士卷进来。在某个程度上,一个世代积累的政治分歧与人事纠葛,仿佛找到“了结”的新平台。新纪元学院前院长潘永忠公开力挺何国忠后,刘镇东就接到前院长柯嘉逊的来电,表示愿意公开发文告挺刘镇东。另外,留台联总前总会长姚迪刚、大马华文作家协会会长叶啸等人声援何国忠之举,在面子书上遭网民大肆挞伐抨击,对过去享受光环、鲜少面对公开质疑的文人,乃一大“文化震撼”。

姑且不谈网民直接、咄咄逼人的表达方式如何让过去相互取暖、表面和谐的知识圈、文化人感到不适,“师生战”提出后,刘镇东团队的外援周忠信建议将之提升为“学者战”。原籍居銮周边新邦令金、也是銮中校友的旅台学者曾庆豹就说, 人的一生,老师很多,真正影响刘镇东的其中一人是曾庆豹本人。5月3日,来自不同学术单位、研究机构、跨越族群的60名学者与政治分析员发表联署声明,力挺民联候选人刘镇东为一名能够解决国家社经困境的国会议员[7]

(三)马来西亚1.02.0之争

针对居銮之役,政治评论人黄进发“新旧知识分子之争”[8]的分析极为贴切,即何国忠代表的是忧国忧民的旧知识分子,属于马来西亚1.0世代,面对扬言开创国家未来50年的马来西亚2.0新世代知识分子群与选民群。

某个程度上,何国忠的政治语言很难走出“华社”的框框。在“居銮之子,风雨同行”晚宴上,他说了这么一句话:“…难道我们一定要在大选的时候,将师生的感情割裂,将我们人与人的关系割裂,将我们最伟大的人伦的基础分化,这个是我们的中国文化吗?但是,这些都在这几天发生了!”[9]

更甚的是,何国忠投折出马华公会前总会长黄家定时代“逃离政治”[10]的精神面貌,谈及自己如何促成乡团集聚办活动时,他说:“那大家都知道,我在大会上演讲,我从来不谈政治。为什么不谈政治?因为我一直觉得,我们可以用其他方式来从政。政治不一定要讲不好的话,政治不是要将人性的弱点散发出去。政治不一定是要你攻,或者是我攻……”[11]

当马来西亚华社已为干净与公平选举诉求(BERSIH)、反莱纳斯稀土厂运动而与友族并肩上街时,何国忠却为居銮“一年出现好几次万人的街头表演”[12]感到骄傲,为“我们的中国文化”而忧,甚至因“从来不谈政治”而感到自豪。显然,何国忠依然停留在上世纪的社会氛围想象中,殊不知海啸始于地壳的转移,而政治海啸则始于世代、民情、典范的转移。

(四)“全民参与”的动员方式

刘镇东于2013年3月开始在居銮走动,以“朋友拉朋友”的方式,在媒体镁光灯之外,安排为数几十人的小型聚会。有别于何国忠会晤“有头有脸”的地方团体领袖的串联方式,刘镇东相信“每个人都有均等的影响力”,关键在于有没有遇到适当的意见领袖,包括“咖啡店”里的意见领袖。

一个月下来,刘镇东拜会了数百名“没头没脸”的当地人(普通老百姓),一般先以简短的自我介绍开始,然后让当地人提问、发言,触及课题包括治安、经济、政治等。刘镇东尝试将小市民的生活细节与国家政策挂钩,解答他们的疑问。至于地方课题,刘镇东更多时候是个聆听者,而前来者在不公开的情况下,也愿意跟他分享。

数十场的闭门会面后,刘镇东自觉捉到感觉,也相对“踏实”。民联团队也提出《居銮2.0》的政策论述,提出居銮要复兴,要靠全国火车服务快速可靠,靠“大居銮”连接周边城市小镇,在通过居銮在地重新发现文化旅游事业和高科技农业。

刘镇东、陈泓宾竞选团队强调“全民参与”,透过互联网面子书征求物资、动员选民出席竞选活动。宣传海报以民联的橙色为主,并把一国两州候选人(P152居銮、N28明吉摩-陈泓宾、N29马哥达-凯鲁费兹)绑在一起,以民联团队出击。接近投票日时,全城掀起“黄绿红”热潮,草木皆兵–居銮人兴奋地穿上购价马币5.05元的衬衫,表达“改朝换代”的决心。4月30日起,因公共假期返回家乡的人们渐渐多了,最后数日的演讲会,从单向的演说,变成多元节目、主角多元的“嘉年华”,再把全民参与的精神进一步推高。

何国忠祭出的乡情牌、服务牌,乃至师生情皆未奏效,而当其圈子闻人前来相挺时,却引发另一批知识界、文化界活跃分子的加入、反击,抵消了原来预计的效应。吊诡的是,以知识分子姿态从政、作为高等教育部副部长,何国忠相对而言并未获得太多体制内外、跨族群知识分子的鼎力支持,或在某个程度上反映马华公会在制度里影响力式微的悲凉。

(五)“The ground has shifted”

4月27日,行动党主席卡巴星(Karpal Singh)与马华公会总会长蔡细历,双双以“战车”抵达居銮,惟双方人气悬殊,民联以逾万人头压倒国阵的两百人。实际上,在这场选战中,马华公会一味“抄袭”行动党的竞选模式,如战车、吉祥物乌巴(Ubah),却不知道“战车”乃为弥补民联租不到礼堂的缺陷,而不小心成了街头造势的“道具”。当马华公会在政治斗争理念与技术层面都陷入“不知为何而战”的茫然,此役注定埋下败笔。据悉,当晚马华公会信心崩盘,深感已挽不回华人票。

然而,无论是何国忠或马华公会都面对“纯华人操作”的局限,因为国阵是以族群分类的方式,把竞选工作外包给各自政党,即巫统负责马来选票、印度国大党照顾印裔选票、马华公会则争取华裔选票。印度国大党自308后在当地几乎销声匿迹,刘镇东团队于竞选期间在印度园丘可说是“进出自如”,成功稳住印裔选票。

何国忠后来试图透过当地华团力挽狂澜,惟一些华团人士已在早前私下告知刘镇东,会支持后者,尽管在表面上仍然需要与国阵/马华公会/何国忠维持良好的关系。一句话,”The ground has shifted”–何国忠基本盘已随世代、典范的碰撞而转移,505当晚再也抵不住往南袭卷的“政治海啸”。



[1] 何国忠:民联候选人迷路 不熟悉居銮 如何理民生(《中国报》报道,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415706)

[2] 刘镇东:实行政策最重要 迷路绝不影响执政 (《中国报》报道,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416067)

[3] 何国忠曾在1998至1999年间,以马大教授身份受邀到新纪元学院兼职教授《史记》,而刘镇东当时在新院修念中文系,是何国忠教授的学生。

[4] 何国忠:‘师生战;输赢都不光彩 (http://news.sinchew.com.my/node/291111)

[5]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XdBGt6imQY

[6] 同上。

[7] 具备解决社经困境能力 60学者联署力挺刘镇东(《当今大马》报道,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015)

[8] 刘镇东:不分种族弃旧模式·盼5月5实现大马2.0(《光明日报》报道,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165644)

[9]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1AARCMbXqs

[10] 潘永强:《马华公会何时重返政治?》(刊登于2004年10月12日《东方日报》)

[1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XdBGt6imQY

[12] 同上。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