铺陈未来民联柔佛战略而选 镇东盼更多重量级领袖南征

DAP Johor election (5) sinchew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5日訊)民主行動黨居鑾區國會議員劉鎮東指出,他是在柔佛州主席巫程豪宣佈不尋求蟬聯後,決定參選州選,以便在來屆大選落實“柔佛州作為民聯前線州”計劃,所以他希望這是一場君子之爭。

“如果他沒有宣佈不尋求蟬聯,我也不會參選,他多次宣佈後,才有黨員和支持者支持我帶動柔州行動黨。”

他接受星洲日報專訪時說,巫程豪於週一(2013年12月4日)致電給他,詢問他是否參與州選,並表示本身還在考慮是否要多領導柔州多一、兩屆。

“我告訴他,我已經決定參選。

至於他(的動向),如果他考慮後決定尋求蟬聯,既然我已經宣佈了,希望這是對理念、理想、方向的討論,而不是個人的爭執,可以是君子之爭。”

劉鎮東:為未來方向參選

劉鎮東於今年1月1日宣佈將參與1月12日的行動黨柔佛州選舉,並表示如果中選為15名州委之一,願意擔任新任主席。

劉鎮東指出,這次州選對行動黨和民聯都很重要,他參選並非為了個人,而是未來的方向。

“接下來要如何走下去,看起來很大(成功的)機會,挑戰也很大,如何在半城鄉紮根不容易,需要更大的視野。”

詢及他與巫程豪的關係,他說,他與巫程豪可以坐下來聊不同意見看法的朋友,如果他認為巫有做不對的地方,也會當面提出。

他說,黨選不是“人頭的安排”,而是議程的討論,如果只是安排人頭,與國陣沒有差別,行動黨的黨選是檢討下一步行動的時機。

“我們不知道何時會大選,或許不久後經濟變得更加不好,國陣會考慮提早選舉也說不定,現在就應該開始思考。要爭取半城鄉選民的支持,都是行動黨前所未有的挑戰,不是個人的問題,而是一個團隊需要思考的方向。”

指巫確有影響力

他說,選民不想看到行動黨的人事紛爭,而是擬定未來的方向可以反映他們的願望,支持者還是希望改朝換代,黨選不應以人事糾纏為主,而是討論未來計劃。

詢及巫程豪在州內掌控了大約80%支持率,他說,巫程豪的確很有影響力,這些年來對柔州行動黨的貢獻大以及值得致敬。

“我和林吉祥、張念群放棄原有的選區南下,希望全面帶動,甚麼職位不重要,把柔佛行動黨作為重要的戰區,思考去打未來的選戰才是重點。我們強的地方,在於像長期征戰的林吉祥,不是為了位子。我們的黨員也一樣,其實也沒有甚麼東西好分的,黨員要的是榮耀、希望和理想。”

詢及萬一落選,他說,他已經提出他的計劃,盡力爭取支持,並非對他個人的支持,而是最重要的是計劃獲得落實,505大選後他也沒有在柔佛部署和設立新支部。

南下競選盼開疆拓土
去柔非“坐享其成”

“我不是去柔佛`坐享其成’,如果要(上陣)安全區,我無需離開原有的選區(檳城升旗山國會)。”

也是行動黨政治教育局主任的劉鎮東於2008年當選檳城升旗山國會議員,去年505大選則南下競選並當選為居鑾國會議員。

詢及他被視為“國王的人馬”,由黨中央安排在柔州一事,他說,在他不是很長的政治生涯來說,他希望不斷開拓,為了清楚的議程開拓,2008年去檳城是因為集中資源攻破檳州,2013年去柔佛州參選是可以開疆拓土。

他說,巫程豪在2012年3月中聯絡他有沒有打算到柔佛州參選,他即從國會南下與巫程豪談到半夜,討論如何把全國資源調到柔佛等備戰大選的工作。

他指出,巫程豪也有詢問其他領袖,不過各有各忙,他在執政州屬檳城有團隊,也有接班人可以接棒,所以可以南下。

“當時大家都同意,巫程豪也同意,柔佛的國席由全國領袖帶動,柔佛州內有很多新人競選州議席,以比較強的領袖帶動,州議席也跟著變強,選戰是全盤的思考。中央和州的分野是不成立的。”

到柔州跑透透
一步一腳印瞭解柔州

劉鎮東說,他答應巫程豪開始在柔佛州跑動,於是他在2012年4至8月,每兩個星期在柔佛一次,幾天跑動;9月開始就展開吉隆坡-柔佛-檳城3地跑透透,走遍鄉鎮,一步一腳印地理解柔佛州。

“我們在505大選成功打破這個國陣堡壘,現在鎖定的戰場在柔北和柔中,我們必須說服半城鄉的選民,而柔佛州的經濟需要有新論述。”

他指出,他在大選時參選,也面對對手提出的“外州人對壘本州人”的問題,而選民已經通過投票給了答案。

“行動黨沒有中央--州不和的問題,外人看來,他們要的是一個強大的行動黨,選民也不在乎是何人上陣,他們要看到資源投注在州內。最重要的資源是林吉祥,我們把最重要的`招牌’調下來,因為為了長遠的重要性,攻破國陣最後的堡壘柔佛州。”

來屆盼說服友黨
派重量級領袖南征

劉鎮東說,來屆希望說服伊斯蘭黨和公正黨的重量級領袖一起南移,一起攻打這個柔佛民聯前線州。
“柔佛州有26個國席,18個是混合選區,民聯在這18個選區都有機會`掃完’。”

他指出,未來幾年要把林吉祥和其他領袖的影響力發揮得極致,加上民聯緊密合作,奪下柔州政權也未必不可能,柔佛的56個州席中,民聯已經取下18席位,只要有29席即可執政,18席和29席相距不遠。

他說,柔佛將是全國最重要的戰場,把全國的資源調動到柔佛州,就好像他在2008年配合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到檳城攻破堡壘。

“當時我想,行動黨要突破檳城,需要林冠英帶動,當時沒有想到會贏,只是要加強整個團隊,升旗山(國席)其實不好打。”
他說,柔佛州是一個全國關注的前線州,505大選民聯打破國陣在柔佛的堡壘,也是行動黨首次在半城鄉的選區勝出。

“放眼來屆大選,必須及早部署,如果民聯要執政,至少須在西馬半島拿下100席國席,民聯在柔佛州可以贏取更多國席。”

未來幾年
須與友黨緊密合作

劉鎮東指出,民聯大選秘書處在505大選後檢討會議中曾經討論,執政州在國會選區、州層級和地方上的合作緊密;但是在民聯沒有執政的州屬,州層級方面未充份合作。“我認為未來幾年,必須與友黨伊斯蘭黨、公正黨建立至少到國會選區的緊密合作,以準備執政的想法建立合作關係,而不是到了接近大選才進行。”

他說,選民反映行動黨必須加強民聯的合作,3黨都強大,才能有改朝換代的可能,而柔佛州是關鍵。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