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与经济

Creative (Economy & Govt)

马来西亚需要更多的关于经济的讨论。眼下,无论是减白糖津贴为了减少阳痿、抑或刚出炉的“蕹菜论”,皆对公众理解经济问题没有什么帮助;而另一方面,一堆的“实验室”和似是而非的名堂,掩盖不了政府没有政策方向的苍白。

如果很多人吃蕹菜,供应赶不上需求,那么蕹菜的价格就会提高。政府可以介入控制价格或者提供津贴。控制价格和津贴都可能导致蕹菜断市和黑市的出现。

杀头的生意都有人做,黑市就更不用说。马来西亚出产棕油,却数次发生食用油短缺的现象,都是在棕油价超高,食用油统制价太低的时候。

近来几乎每个月杪,很多地方的油站都发生有钱买不到柴油的怪事。原因是柴油津贴价比工业柴油和外国的柴油价格都来得便宜,因此,国内有转售给工业用途的黑市,国外、岸外有大量的柴油走私活动。

要解决柴油走私和黑市,执法要更严厉。要一劳永逸解决价差,其中一个选择是取消柴油津贴,用别的方式直接把钱交到柴油使用者协助使用者。

我们的讨论当中,近乎没有区分柴油与汽油津贴。柴油的使用者,包括罗里车主和渔夫,相对于汽油的使用者,比较容易辨识和直接联系。因此若不区分柴油与汽油,让反对涨汽油价的民意也当作反对涨柴油价,得益的也许是庞大的柴油走私集团。

2014年财政预算案当中,津贴占390亿令吉,其中与交通相关的燃油占290亿令吉。我一直很想知道,到底柴油黑市和走私占了其中的多少。如果减少了柴油黑市和走私,是否可以不需要推行消费税、是否可以展缓其他的冲击?

当然, 柴油价影响运输、交通开销,对物价有着相当直接的冲击。在没有全面的讨论之前,任何的大动作都会对小市民带来莫大的冲击。

我反对在公共交通服务不完善之前涨汽油价,因为2006年及2008年的汽油价上涨,很多本来开车的,都转往使用电单车,汽油涨价近乎等同于交通意外死亡率的增加。

以一年290亿令吉“交通相关的燃油津贴”来看,马来西亚是全世界最有条件“付钱给国民搭巴士”的国家。政府可以不津贴柴油,但是可以大规模津贴巴士服务,包括校车、工人巴士和各种各样的巴士为主的公共交通服务。津贴的方式可以很多样,例如直接付校车券给家长、在上班时间提供免费巴士服务等。

国阵政府的问题是,对经济学没有基本的理解,因而也对可能的创意政策工具(例如:付钱给国民搭巴士)没有想象。对于公共交通,只有地铁的大型建设计划,赚的是朋党工程承包商,与小市民无关。对于交通,政府的答案只是继续建大道,继续卖车。

政府的政策缺乏想象力,也缺乏同理心,导致物价突然暴涨。引来民间反弹的一堆骂名之后,急急忙忙又多成立一个“实验室”,另一个内阁委员会,还有命令部长“下凡”巡视,这都是经济政策思考苍白和匮乏的表现。

部长和官僚体系不动脑、不咨询,结果把脑子“外包”给顾问公司和“实验室”。财政部长应该是名全职的部长,并且应该统筹经济政策;首相应该有全方位的经济与民生思考,两者(全职的财长和全盘的思考)都没有,一再说明制度的崩坏。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