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资源管理

Water source (CN 2)

水资源的管理,需要全民关注,也需要新的思维和视角。

如果最近两个星期要选最重要汉字,莫过于“水”。我的选区居銮算是水荒最严重的其中一个地区;雪州大臣卡立与联邦政府在加影补选前突然完成雪州水供谈判,签订谅解备忘录。

本次全国旱季,从全球的角度来看,气候突变(climate change)、全球暖化的议题并没有进入我国的公共议事日程,各种公共建设工程如水坝、防洪设施和城市规划,都是按照过去对需求与供应的假设进行,对于新的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突变尚未做任何准备。

翻开报纸,我国全国人口达3千万人,未来人口肯定越来越多,水和其他的资源更迫切需要妥善管理。

然而,到底要继续提高供应还是减少人均需求,是水供和电供最关键的问题。从朋党争取建筑工程合约的角度而言,水供不够,就需要建新的水坝。但是,从有效管理资源的角度出发,需求管理(demand management)更为重要,只有可以管理好需求(而非一味增加供应),才有永续性、生生不息。

居銮是全柔面对水荒最严重的重灾区,已经实行分区制水近两周。关键在于,居銮森布隆水坝是1984年建的防洪水坝,到目前还是水利灌溉局管理,近乎没有蓄水保留地,附近都是农业和种植业活动,不利储水。

简单而言,水供不只是建水坝,管理水坝周边的森林确保储水区不受破坏,以及管理供水用途的河水不受工业污染,也是社会需要关注的。

从水供不只是建水坝的角度来看,已经处理过的干净水却在输送当中流失或者被偷窃的无收益水(non-revenue water),是另一个需要关注的重点。雪州和柔佛州的无收益水都在3成以上,如果可以减到槟州的一成半水平,就可以减少对新水坝/新水源的依赖。

按照以上的脉络,我不赞成雪州大臣卡立与联邦政府在加影补选前突然签订的水供备忘录。

雪州政府以96.5亿令吉收购雪州四间巫统朋党水供公司的资产;联邦政府再提供另外20亿令吉“补助”。卡立一直坚持96.5亿令吉的价位,但联邦政府的20亿令吉“补助”,我相信将直接付于四间朋党水供公司。意思是,朋党公司得到他们要的价位,表面上雪州政府只是付出卡立要的价位。

可是,不管什么价位,最终都是纳税人的钱。雪州政府购买上述水资产以后,将转售给国家水供管理委员会(SPAN),联邦政府最终还是要发售债券融资付还上述开支。联邦政府再把水资产租借给雪州政府,到时水费可能就不是现在的价位。

按照The Edge财经日报的报道,有关的价位在会计检查前还未能算是完全确立,价位可能更高。

备忘录始终是备忘录,不是合约,不能算是绝对的定案。可是,在这个过程中,卡立放掉了雪州政府的谈判王牌-冷岳河第二水库的建设权。不管接下来安华是否担任大臣,联邦政府是否执行备忘录,冷岳河第二水库的建设立即招标,之后的30天内将动工,建设水坝/水库的朋党赢了。

总而言之,水资源管理需要新思维,特别需要超越朋党经济水坝建设的窠臼。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