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的未完成

过去一周,灰蒙的天空、炎热的天气、让人窒息的空气、中断的水供,还有安华的307判决、卡巴星的判决、加影补选等,这个国家很浮躁。在躁动的季节,让我们回到问题的根源:马来西亚是个等待改变的国度,1998年并没有完成应完成的改革。

日前,读到民意高企不下的雅加达市民选总督佐科威正式宣布参选今年7月的印尼总统选举,心里为印尼的民主进程感动。佐科威如果顺利当选,将是印尼首次选出与苏哈多政权时代(无论当时的朝野)都完全不着边的新世代出任大位。

佐科威曾告诉我,他第一竞选苏禄市长时,是一家一户拜票拜回来的,后来竞选则都是靠政绩。可以这么说,佐科威是烈火莫熄以来印尼最大的体制民主改革-地方分权-造就的政治人物。他如果当选,将是烈火莫熄的某种完美完成和全新的开始。

反观我国,上诉庭307对安华肛交案的判决,是马来西亚烈火莫熄的未完成的明证。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在同一个点上困顿停滞了16年。但是,这16年也不是白过的。社会成长了,民意转向了,新的世代在尝试创设新的模式,新的论述。

有云:“历史发生第一次时是悲剧,第二次是闹剧。”我们在见证着这个国度的闹剧,但我们不能成为闹剧的一部分。

我们在躁动的季节里,要看到问题的核心和根源,要在制度上冲撞和推动体制的改革。307的判决告诉我们,2008年308的民主小成,505的多数选票,如果没有制度上的改革,而只是聚焦于枝节的争议的话,我们可能继续陷入旧论述的泥沼。

马来西亚政治有三大论述场域,政治民主化、经济民主化和我所谓的3R(race,religion,royalty-族群、宗教和皇室)议题。

政治民主化、经济民主化是全民议题,是民联要走向中间、跨越旧有的意识形态分歧的共同纲领,而3R课题则是巫统的政治救生圈。

民联和民间不能在满足于小论述。大时代需要大论述,也就是要回到政治制度的不民主,重新建构民主马来西亚的政治结构。经济民主化的论述,要理解族群经济论述如何牵动人心,寻找超越族群政治论述的全民交汇点。

回看印尼的民主阵痛与现在的民主成熟期,我们需要全面反思,我们需要走出过去的小成就,看到新的马来西亚的制度想象和可能。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