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的能量

Karpal-singh

卡巴星是至少两代人仰望的巨人。在告别卡巴星之际,愿他正义的能量,继续激发另一代人崛起,共同来寻找新的马来西亚。

身在卡巴星槟城西方路的丧府,我看着络绎不绝地前来向他致敬与告别的人们,读着一篇又一篇悼念他的文字,回想起我接触的卡巴星。他给民主行动党和马来西亚留下一个典范:正义是拔乱反正的力量,也是感染至少两代人的能量。

2010年12月,卡巴星邀我到他的吉隆坡律师楼,会晤一名来自纽西兰的前记者Tim Donoghue,要我为出版传记提供意见。在这之前的2010年6月卡巴星70岁生日时,我的团队曾为他制作了一组三语的照片书。

Tim在1987年结识卡巴星。卡巴星是纽西兰母子Lorraine Cohen 和Aaron Cohen死刑案的辩护律师,成功为母子俩洗脱罪名。在这之前的澳洲死囚案与此案,让卡巴星国际名声大噪。

事实上,Tim于1988年就获得卡巴星授权立传,初稿写了再改,改了再写,因为卡巴星在战斗中有胜有负,生命中有意外受伤的打击。1995年大选卡巴星险胜、行动党大败;1999年卡巴星和林吉祥双双落选,要叙述失落的老虎的故事作者似乎也于心不忍。2004年卡巴星重返国会,算是新的开始,但2005年1月却遇上车祸,从此半身不遂。

2008年大选之后,作者和卡巴星才重新考虑出版。作者似乎觉得505大选是卡巴星的某种圆满的完成。以25年书写的《Karpal Singh – The Tiger of Jelutong》(Marshall Cavendish) ,最终于2013年9月在吉隆坡推介。

卡巴星一生不曾掌握公共权力,却以律师与政治家的双重身份,成为马来西亚政治史上的传奇。

卡巴星突然辞世对国人带来的心灵冲击,以及可能的正面感染,意味着他的事迹将继续成为讨论的话题,也将成为后人的典范。卡巴星的“正义的能量”至少有以下面向:

他的传记作者和国际是受到他在人权方面的贡献的感召,特别是卡巴星毕生反对死刑、反对鞭刑的实质努力。去年11月,我与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团长张聒翔拜访卡巴星讨论政务,结果正事三五分钟谈完,接着听他娓娓道来拯救死囚的故事,像一场精神的盛宴。他的人道主义精神,给予社会最边缘的人-死囚和囚犯-基本的尊严,是正义最好的表现。

卡巴星辞世,他反对伊斯兰刑事法的立场,成为各方的焦点。卡巴星反对伊斯兰刑事法,并非宗教的争议和差异,而是出于他对宪政民主的坚持。他对宪政民主的坚持及勇气,让他敢做别的律师所不敢处理的个案,包括涉及皇室的案件。

政治上,如果范俊登是林吉祥的政治历程中首10年齐名的领袖,卡巴星则在将近40年的时间与林吉祥齐名成为至少两代人的英雄。他们代表着正义;他们代表着对强权的顽抗;他们,更代表了我们对更美好的马来西亚的期待。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