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党的历史抉择

Pakatan-Rakyat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办公室于2014年4月27日发表新闻稿

伊斯兰党应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唯有走向中间,才能有与其他在野党结盟的可能,也唯有结盟,才有取代国阵的可能。

伊斯兰党在伊斯兰刑事法的议题上的抉择,将决定历史是否重演。伊斯兰党会不会再次因为伊斯兰刑事法的议题,而废弃自2005年以来经营的中间路线,从此走上不归路,也不再获得大部分选民的信任。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在最新一期的伊斯兰党报《哈拉卡》,以<历史会重演吗?>为题的专栏,呼吁伊斯兰党吸取历史的教训。

也是行动党柔佛州主席的刘镇东,每周一在《哈拉卡》撰写专栏。<历史会重演吗?>也以<国阵的杀手锏>为题,刊载在5月号的中文《火箭报》。刘镇东相信与伊斯兰党的党员和支持者通过《哈拉卡》直接对话,可以协助巩固民联的中间路线。

刘镇东指出,“国阵/巫统的算盘是在2015年4月1日推行消费税之前,通过各种方式让民联解体,民联一解体,国阵就可以为所欲为,而国内将没有替代政府的选择。”

“1990年大选,伊斯兰党在46精神党出现后有替代政府选项的大形势下,重夺吉兰丹政权。巫统决定走向中间,全面吸纳非马来人选票,而民主行动党与46精神党的关系,也因为伊斯兰党在吉兰丹州议会提出伊斯兰刑事法而结束。”

“1999年因为安华事件出现公正党,伊斯兰党大胜。马哈迪通过2001年4月的内安法令逮捕公正党当中最有战斗力的领袖。2001年6月起,前锋报和其他巫统领袖不断讨论伊斯兰国的议题,迫使伊斯兰党一直在回应。9月22日,民主行动党决定推出替代阵线。在2001年9月29日,马哈迪在民政党的大会上宣称马来西亚已经是伊斯兰国,反问伊斯兰党到底该党要怎样的伊斯兰国蓝图。伊斯兰党最终在2003年11月端出强硬、保守的《伊斯兰国文件》,放弃走中间和中庸路线的《伊斯兰民主备忘录》,成为2004年大选的败因之一。”

他在文中指出,“国阵/巫统的’杀手锏’可以归纳成以下几点:

第一、把安华收监,然后在公正党党内制造纠纷,让公正党在内乱中灭亡;

第二、通过社团注册官吊销民主行动党的政党注册;

第三、通过鼓动伊斯兰党的一些没有全国格局的领袖大谈伊斯兰刑事法,然后巫统支持伊斯兰党在吉兰丹推行伊斯兰刑事法,迫使公正党和民主行动党与伊斯兰党划清界线,民联不是失去民主行动党就是失去伊斯兰党,从此一蹶不振。

第四、如果民联还是顽强,则把其中一些关键的领袖收监,让党内失去看到全局的领袖操盘,最终各自自顾不暇,没有考虑到全国大格局,而在各党相互冲突或者党内纠纷中失去战斗力。”

伊斯兰党的领袖与党员要在这历史的关口中,从大格局中思考马来西亚的政治方向,而非让巫统和《前锋报》的议程牵着鼻子走。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