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杀手锏

Pakatan-Rakyat

2010年1月,阿拉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有人放火烧基督教堂,也有人煽动穆斯林的情绪。有一名巫统的资深部长告诉我,时任内政部长的希山慕丁在巫统政治局会议向首相纳吉保证“阿拉问题必将导致民联在数个月内分裂。”

巫统、《马来西亚前锋报》和土权的宣传及相对保守的宗教教育,令很多穆斯林群众不认同非穆斯林使用阿拉一词。但是,马来文圣经和阿拉一词的使用者,主要都是沙巴、砂拉越的基督徒,很多在过去一至两百年间已经使用马来文作为传道语言。本来没有争议的议题,变成了身份认同的斗争。

巫统的算盘是,在如此巨大的群众压力之下,伊斯兰党将被迫反对非穆斯林使用阿拉一词。伊斯兰党领袖,尤其是党主席哈迪,毕竟比巫统领袖更了解伊斯兰教义,说明其他宗教不能滥用阿拉一词、也不能用来向穆斯林传教,但是其他一神教的信徒,如果传统上有使用则无妨。

民联没有如巫统所盘算般分崩离析,民联在2010年1月存活下来了,迄今四年仍然存在。

2008年和2013年大选,马来西亚在选票上都已经是50对50的国家。选民已经接受在选举竞争上,马来西亚已是一个两党共存的政治体系。可是,民联自2009年申请共同登记成为一个联盟,却一直不获批准。掌管国会事务的首相署部沙希淡说,民联不是一个单位,所以不能说民联得到51%的选票,国阵使用一个标志,所以还是国会里的单一最大党。

国阵不愿接受民联作为可能替代国阵的未来政府和当下的对等联盟,继续以一党独大的方式执政。在国会议事运作当中,国阵不愿让民联议员参与政策讨论,在拨款方面也是把民联政党当作体制外的单位。

国阵意图摧毁民联

国阵的盘算是,民联总有一天会解体,届时国阵将继续一党独大一百年。国阵/巫统目前的盘算是要在2015年4月1日推行消费税之前摧毁民联。执政党的军师清楚,一推行消费税,国人将怨声载道,国阵失去政权的可能性非常高。唯一可防止国阵失去政权的方式,就是先摧毁民联。

国阵/巫统的方程式可以归纳成以下几点:

第一、把安华收监,然后在公正党党内制造纠纷,让公正党在内乱中灭亡。

第二、通过社团注册官吊销民主行动党的政党注册。

第三、通过鼓动伊斯兰党内一些没有全国格局的领袖大谈伊斯兰刑事法,然后巫统支持伊斯兰党在吉兰丹推行伊斯兰刑事法,迫使公正党和民主行动党与伊斯兰党划清界线;届时,民联不是失去民主行动党就是失去伊斯兰党,从此一蹶不振。

第四、如果民联还是顽强,则把其中一些关键领袖收监,让党内失去看到全局的领袖操盘,最终各自自顾不暇,没有考虑全国大格局,而在各党相互冲突或党内纠纷中失去战斗力。

当民联的全国改朝换代大格局不存在时,国阵/巫统可以继续接受伊斯兰党执政吉兰丹、可能也可以接受民主行动党主导槟城偏安一隅,毕竟没有全国改朝换代的大格局,民联执政的这些州属迟早也会消亡。

寻找大智慧免历史重演

这样的历史,我们不是不曾经历。1990年大选,伊斯兰党在46精神党出现后有替代政府选项的大形势下,重夺吉兰丹政权。巫统决定走向中间,全面吸纳非马来人选票,而民主行动党与46精神党的关系则因为伊斯兰党提出伊斯兰刑事法而告终。

1999年,安华事件催生公正党,伊斯兰党大胜。马哈迪在2001年4月以《内安法令》逮捕公正党里最有战斗力的领袖。2001年6月开始,《马来西亚前锋报》和其他巫统领袖不断讨论伊斯兰国议题,迫使伊斯兰党一直回应。9月22日,民主行动党决定退出替代阵线。2001年9月29日,马哈迪在民政党大会宣称马来西亚已是伊斯兰国,反问伊斯兰党到底要怎样的伊斯兰国蓝图。伊斯兰党最终在2003年11月端出强硬、保守的《伊斯兰国文件》,放弃走中间和中庸路线的《伊斯兰民主备忘录》,成为2004年大选的败因之一。

历史会重演吗?伊斯兰党会不会再次因为伊斯兰刑事法的议题,而废弃自2005年以来经营的中间路线,从此走上不归路。如果安华再次入狱,公正党能否超越安华?民主行动党如何在最坏的情况下,仍然团结在同一个旗帜下,同时大量争取非华裔的支持,也要开拓槟城、中北马以外的新腹地?

马来西亚可以摆脱国阵的魔咒,开创新的可能吗?尽管挑战重重,我相信我们还是可以找到大智慧,最终终结国阵政权。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